第二九八 大結局

“這是發生了什麼情況?怎麼小鬼子的守衛力量增強了這麼多?”就在剛纔,趴在屋頂上的馬超看到日軍司令部的大門處警戒崗哨的人手增加了一倍,而且,在周圍巡邏的那些巡邏隊的巡邏頻率也提升了不少。

“這絕對是有大魚啊!!!”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出於一名戰士的直覺,在看到小鬼子如此慎重,就足以告訴馬超,這肯定是有對於小鬼子十分重要的事情。

一直忙於製作藝術的馬超在這段時間中,可以說是完全與外界中斷了聯絡。而且,自身處在這種敵人的腹心之地,所能夠獲得的情報也是少的可憐。所以,對於日軍已經安排畑俊六這名陸軍大將來接替朝香宮鳩彥王擔任華中軍司令官一事也是毫不清楚。

若是按照正常的任務執行程式來說,在出現這種不可控狀況的時候,應該立即撤退。但是,本著藝高人膽大的原則,馬超還是決定留下來看看,萬一是什麼好事呢。

隨著天色逐漸亮起,本來影影綽綽的司令部大門此刻顯得十分的清晰。而在大門口的兩側,也有著一些日軍軍官,在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在等待著什麼。

司令部辦公室內,已經穿戴整齊的朝香宮鳩彥王閉著雙眼,靜坐在辦公桌後的椅子上。而被他擦拭了一夜的指揮刀,已經被安穩的放置在刀架上,等待著新任主人的到來。

“畑俊六大將,應該快要到這裡了吧。”並未睜開雙眼的朝香宮鳩彥王忽然開口,淡淡的問道。

“是的,親王閣下。按照時間推算,應該還有十五分鐘就應該抵達了。”站在角落中的侍從官中尾利兵衛輕聲回答道。

“走吧,咱們去迎接一下,新任的方麵軍司令官吧。”朝香宮鳩彥王睜開雙眼,語氣蕭瑟的說道。一夜未睡的他此刻雙眼之中佈滿的血絲。

“嗨。”侍從官中尾利兵衛應了一聲後,就拿起一旁掛在衣架上的大衣,披在了已經站起身朝香宮鳩彥王的身上。隨後,就走在他的身後,一起向司令部門口走去。

此時,乘坐著畑俊六大將的車隊,也已經拐過了街角,奔著司令部的位置而來。

馬超趴在屋頂上,靜靜的看著那個已經站在那群日軍軍官中央的那個傢夥。說實話,在冇有瞄準鏡等輔助工具的幫助下,馬超並不能確認那個人的具體身份。但是看著他所處的位置,已經剛剛在到來時所有軍官對他行禮的樣子,這個人哪怕不是朝香宮鳩彥王恐怕他的地位也是相當高的。

而且,在那群日軍軍官前不時升騰而起的一團團的白霧,也在無聲的印證著馬超的猜想。

所以,馬超決定,不再繼續等待了,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後,就放緩呼吸,靜氣凝神的瞄準起就在日軍司令部大門口不遠處的下水道井蓋起來。說實話,隻憑藉步槍上的機械瞄具去瞄準一個隻有一米左右的橢圓形物體,這個難度並不大。

真正的難度在於,跳彈!畢竟是以一個極大的角度去射擊,子彈與井蓋所形成的角度十分的巨大,這麼說吧,在這種情況下,產生跳彈的機率可謂是百分之百。

所幸,馬超並不需要這個。他需要的就是子彈擊中井蓋時,因為碰撞而產生的火花!畢竟在井蓋之下,就是已經揮發的汽油氣,隻要有一顆火花,就足以引燃它,然後藝術就產生了。

但是,開槍的機會隻有一次!到時候一旦冇有達成所設想的狀態,那麼,朝香宮鳩彥王以及站在這裡的那些小鬼子,絕對會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在這時候,哪怕在二次射擊併成功引燃之後,造成的戰果,也是微乎其微的。

就當馬超已經把自己的狀態已經調整到最巔峰後,準備射擊的時候,從街道的東側,駛來了一列車隊,好死不死的直接停在了那個下水道井蓋上麵,這一下子就打斷掉了馬超的動作。

這列車隊,正式日本陸軍大將畑俊六所乘坐的車隊,由於視野的關係,馬超並冇有發現他的存在。因此,才導致了現在這種局麵的出現。

無奈之下,馬超隻能暫時停止射擊,心中盼望著這列汽車儘快離開這裡。

畑俊六在走下車的一瞬間,就聞到了一股汽油味道和臭雞蛋味道混合的氣味直衝腦門。帶著白手套的手立刻就遮掩在了口鼻處。這一動作令在場的這些以朝香宮鳩彥王為首的這些日本軍官們的臉色全都黑了下來。

畑俊六對天發誓,剛纔遮掩口鼻的動作絕對隻是下意識的反應,根本冇有任何想要羞辱這些人的意思。在看到在場的這些人臉色都十分難看之後,連忙把捂著口鼻的手放下來後,摘下了那雙潔白無比的手套。並且在臉上掛出了友善的笑容後,連忙大步向著朝香宮鳩彥王的位置走去。

而此時,原本護送他前來的車隊,也已經啟動,沿著街道行駛了下去。

畑俊六在走到朝香宮鳩彥王的跟前之後,剛想開口說話,接受華中軍司令官的權利時,就忽然感覺自己的後背被人狠狠的推了一下,不受控製的向著朝香宮鳩彥王的方向飛了過去!

飛在空中的時候,畑俊六還從朝香宮鳩彥王驚恐的眼神倒影中,看到沖天的烈焰在自己的背後澎湃蒸騰!

就在兩人即將撞在一起的時候,畑俊六背後的烈焰也在瞬息之間,追上了他們。從他們的身上呼嘯而過之後,狠狠的撞在了司令部的大門之上。然後,再留下了一地的焦屍以及三三兩兩的火星之後,再無其他的痕跡了。

此刻天空之上,一枚在不斷噴吐著白煙的偽·喀秋莎在自由的飛翔著。在留下一條完美的弧線之後,重重的墜落在了司令部的不遠處,稍等片刻後,轟然爆炸!!

按照計劃,關成利在聽到爆炸聲後,就立刻點燃這枚喀秋莎,用來掩護馬超他們幾人撤退。在看到喀秋莎已經飛上天空之後,關成利就立刻離開了這裡,畢竟,那條白煙足以為馬上就要發狂的日軍,指示出自己的位置了。

“你們,一定活著逃出來啊。”關成利在向著撤離點前進的時候,心中還默唸著。

隻是,當關成利成功的來到了彙合點的小碼頭後。卻發現,已經提前來到這裡的朱勝忠羊拐和刀子三人,正在默默的留著眼淚!

在看到關成利到來之後,三人一聲不吭的就和關成利一起坐上了一艘漁船,向著長江劃去。

漁船上,已經猜出什麼的關成利也沉默不語,就這麼靜靜地坐著,聽著他們時不時的啜泣一下,心中也是傷感不已。

瓦罐難免井邊破,將軍難免陣上亡。在這個國破家亡的時代,每一名軍人都已經做好了血灑疆場的準備。但是,麵對那些已經犧牲的戰友袍澤,活下來的人不可避免的會有各種傷心的時候。

直到後來,關成利在某一次羊拐喝高了之後,才知道了馬超到底是怎麼犧牲的。

那一天,趴在房頂上的馬超再等到汽車離開之後,就看到了那個正在沿著台階向上走去的畑俊六。雖然因為距離過遠,馬超並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但是,看情況就知道,這些早就聚集起來的日本軍官們,都是為他而來的。

所以,馬超立馬就向著目標開了槍。而整個場麵,也確實就像是他最開始所預想的那樣,子彈擊中井蓋時所引起的火星子,成功的引燃了混雜著汽油氣的沼氣,產生了大爆炸。成功的把那些日本軍官給全部報銷。

隻是,爆炸所引起的震動,也將馬超選定的這棟用來當做狙擊點的危樓,給徹底震塌了。而馬超在感受到這一點之後,立馬當即離斷的就把朱勝忠給一腳踹了出去,同時,對他們下達了最後一條讓他們撤退的命令,而他自己卻被掩埋在了碎磚爛瓦之下。

····················

金陵軍區,某部,軍官集訓隊宿舍。

“緊急集合!!!”樓下,一聲緊急集合的命令,清晰無比的傳入到了還在酣睡的士兵耳中。所有士兵在睡夢中就本能的開始迅速的起床穿衣,拿上自己的武器等各種物資,半夢半醒之間來到了樓下集合。

而在集合的這群人中,馬超也赫然在列。看著周圍的環境和自己身邊的戰友,馬超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之前所經曆的一切,都是在做夢啊。

從四行倉庫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