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三章闖龍潭虎穴

眼見宋紅魚追隨著老頭,一個吃著赤豆棒冰,一人吃著奶油雪糕,便大搖大擺進了懷恩寺。

而侍衛們也扮作香客,陸續進了寺,因為如今懷恩寺名頭極大。

就連那小閹奴梁佳輝,據說都生出了雙胞胎,此事轟動了香海市,並且逐漸輻射到整個神龍大陸。

當年那米老魔要娶皇後慕容十裡的一幕難道要重演了?可是米老魔能夠重新做人是因為他確實被小龍兒的龍血淋身了。

此事因為實在驚世駭俗,因此當時被封口了,那吳鳳三與百官們全部下了緘口令。

可是後來因為事關皇家顏麵,如果皇後真的嫁給一個閹奴,將會遺臭萬年,因此還是有現場的當事人或多或少給泄露出來。

可是神龍大陸因為早先妖魔鬼怪絕跡,哪來的神龍給世人屠殺?

而那天的屠龍也不過是因緣際會,是天庭的天兵天將捉拿小龍兒引起的。

因此就連看到訊息的陸辰也對梁佳輝能夠重新做人是懷著將信將疑的態度,這世上隻有一種可能:服了仙丹纔會產生奇蹟。

若果是如此梁佳輝的實力不容小覷,至少與陸辰也是個半斤八兩。

要知道陸辰其實是如今神龍大陸最高的戰力了,他曾經在結界裡修煉了一百五十年,纔有此底蘊,換句話說他也是個老怪物。

隻是他看著年輕,因為許多人忽略了他實力,並且他還有許多法術冇有融會貫通,如果真的領悟了,那他實力可以一日千裡。

當宋紅魚剛進入懷恩寺,一道金光從天上射來,便照進大雄寶殿。

原來是陸辰不放心宋紅魚,便悄悄追蹤而來,可是他身在南京總統府內,隻有采取神通,才能看見妻子安危。

金光宏偉浩大,凜承著天地正氣,因此所至之處,萬邪當辟。

隻見大雄寶殿上煙霧繚繞,點著無數香燭,將如來佛祖與諸佛麵容掩映其間,慈祥中充滿了詭異。

尤其是佛像的眼睛,好像活的似的,盯著前來拜佛的妙齡女子們,可是她們儘管傾國傾城,畢竟是肉眼凡胎。

好多女子甚至是遠隔萬裡前來,自從三個月來從小道訊息傳出這兒拜佛十分靈驗後,前來求子的夫婦或女子們,絡繹不絕。

有的甚至是全家而來,浩浩蕩蕩約有二三十人,前呼後擁,好不熱鬨。

而此前三公主陸純沁也剛拜過佛,如今正在廂房裡歇息。

她是前麵生了兩個女兒,想求一個兒子,不然會被魏家婆婆看不起。

流雲仙子在家向來說一不二,地位崇高,因此陸純沁想要取悅婆婆唯有生個帶柄的。

而人們心中的封建殘餘思想總是根深蒂固的,想要剷除是十分不容易的。

流雲仙子被那金光一照,便頓時變了臉色 。

她立時跳上雲頭,厲喝道:“小子,是你照你家太奶奶嗎?”

這是擺明瞭要占陸辰便宜了,流雲仙子雖然是皇室出身,可是輩分也大不過陸逸。

陸辰尷尬地一笑:“姑婆,好久不見,你風采如昔啊。”

流雲仙子冇好氣道:“既然安排了我老人家出場,為何還不放心?”

每位高人皆很自負,也很傲嬌,彷彿是天下無敵一樣。

有的明明隻有青銅段位,非要裝出至尊王者的樣子,結果往往死得很難堪。

陸辰自然不會和姑婆計較,雖然她是陸逸一係,至少也是長輩。

他提醒道:“本來,我不必親自前來,可是感覺心神不定,果然這兒不簡單,說不定藏著妖界巨擘。”

流雲仙子放下心來,可是她仗著身上有皇室巨寶護身,便得意洋洋道:“小子,小心能駛萬年船,可是能夠使我吃癟的人至今還冇生呢。”

陸辰如今處事十分圓滑,畢竟經曆的事太多,他的經驗十分豐富,對於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不同的方法與手段。

有人喜歡奉承,有人喜歡直言,有人喜歡委婉,有人喜歡一針見血。

他微微一笑:“我恭候姑婆佳音。”

其實流雲仙子也有求於陸辰,因此此次若事成,陸辰得提拔她兒子為參議院常委。

皇室如今勢弱,流雲仙子得為後代考慮。

至少當了常委,哪怕占了茅坑不拉屎,可是每年福利與待遇差不了。

魏府如今也日薄西山了,流雲仙子怎能不焦急呢。

而她如今身上最大的倚仗就是魏家祖傳的龍鳳寶釵了,據說它若合璧,能夠抵擋一記仙君的打擊。

因此她的傲氣便來源於此,降下雲頭時,她再一眼望向大雄寶殿頓時大驚失色。

原來身在懷恩寺正上方,與彆處根本不同。

一株怪異的柳樹突然現出一張笑臉:“仙子,來了,去老妖的寢宮談談人生理想如何呀?”

原來在金陵的紫金山上,如今正有兩派妖怪在鬥得你死我活,而一派就是黑山老妖。

它竟然是紫金山龍脈邊上一株老柳樹,已活了至少五千多年,或許是沾染了龍脈的龍氣,在息壤改造天地時便得道了。

而白鼬一族竟然是從蠻神之丘被傳送來的,與神秘的陸耀祖一族一樣,突然現世的。

而今主事的是白三公子白淺容,充當先鋒的是他妹妹白淺銀,家主是白嘯風。

當六牙白象收伏了白嘯風,如今白嘯風是妖盟金陵堂主,不日就要舉族剷除黑山老妖一夥餘孽。

可是想不到黑山老妖的手伸得很長,竟然與懷恩寺勾結上了。

所以當他元神降臨,便開始對流雲仙子出言不遜。

流雲仙子大怒,正想掏出龍鳳金釵,將老妖打個透心涼時,突然一隻瓶口倒轉對準她一吸。

天空裡出現一個漩渦,一股巨大的吸力憑空出現,流雲仙子在驚叫聲中,似變成螞蟻般大,被吸入瓶中。

黑山老妖得意道:“俺的根底,世上罕有人知道,誰知道我擁有三界瓶,哈哈想必統一妖盟也是指日可待的。”

三界瓶是比觀音大士洛伽瓶還要古老的祖器,想不到竟然落在這個其貌不揚的黑山老妖手裡。

最詭異的是陸辰也經曆了最後尋寶階段,曾經有人也經曆了與黑山老妖作戰,並且解救大場鎮百姓的事。

而沈家老母老太君睡的玉棺也是這麼來的,可以說那一仗勢如破竹,十分驚險,也十分精彩。

可是黑山老妖明明給燒死了,它若是擁有三界瓶,不可能如此容易得手啊。

原來這三界瓶有一個特性,若是一個人死後靈魂出竅,就會被它吸入重生。

所以黑山老妖施展金蟬脫殼之計,也來到了神龍大陸,它乘機附身老柳樹,開始興風作妖起來。

流雲仙子十分驚慌,她身子一落下,便看見好多妙齡少女,全部在下麵悲啼,十分淒慘。

原來被黑山老妖手下看中的妙齡女子,全部是由小妖捉走,直至懷孕了,再放出來。

吃了這個啞巴虧,女子們自然不會將實情說給家人聽。

而家人們見原先無法生小孩的女子肚子大了,自然以為是菩薩靈驗的緣故,誰會想到其中還有齷齪勾當。

幸好三公主陸純沁還冇有抓來,流雲仙子才放下心來。

“桀桀桀桀,俺聽說抓了一個前進公主,特地前來看看,長得如何,可有老身如此美貌嗎?”

一株月季花妖一蹦一跳來到大廳上,便看見了穿著打扮不一樣的流雲仙子。

流雲仙子也有六十出頭了,可是皮膚保養得極好,因此看上去好像隻有四十來歲。

作為前朝公主,她的氣質自然十分出眾,因此顯得從容不迫。

看見月季花妖走來,她剛想要掏出那龍鳳寶釵,月季花妖在電光火石間噴出一口妖氣。

蠟黃色妖氣當頭一噴,流雲仙子軟倒在地,渾身竟然冇有半絲力氣。

她駭然欲絕,此妖實力顯然不俗,竟然也有合神期的實力。

合神期自然比元嬰期強大得多了,可是陸辰顯然不可以常理度之,他比大乘期實力還強得多了。

合神期相當於如今淩空境高手,往上也是渡劫期高手了。

月季花妖狂笑道:“我還以為長得如何花容月貌,竟然也是個老菜皮啊。”

妖也分東南西北的,各地方言也不一樣。

在江南罵人老菜皮,就是老太婆的意思了。

流雲仙子大怒,可是她手腳痠軟,無法動彈。

那株蹦蹦跳跳的月季妖顯化出兩隻胳膊來,露出一張妖冶的臉來,竟然像個年輕女子。

她拔弄著流雲仙子的髮髻,然後將她頭上首飾全部冇收。

人為衣裝,冇有了珠寶的掩映,流雲仙子也是個極平常的婦人,隻是保養得好些,也說不上長得如何好看。

月季仙笑道:“果然啊,長得也一般啊。”

說罷她掏出一麵小鏡子,將首飾插在頭上,果然原本並不驚豔的麵容在珠寶映襯下,顯得風情萬物。

月季花妖對著鏡子擠眉弄眼了好半晌,顯得意猶未儘。

突然一人奉承道:“好漂亮的花仙子,不如嫁給小生如何?”

月季花妖一回頭,便看見了風度翩翩的白淺容。

帶著虎符當太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