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四章無名仙屍

月季夫人一見白淺容好整以暇地拎著扇子在扇風,竟然大吃一驚,她的眼皮感覺一跳。

要知道三界瓶是件祖器,那是比聖器還要高一級,因此黑山老妖才能從蠻神之丘偷渡來神龍大陸,否則門都冇有。

而黑山老妖在蠻神之丘冇有反抗,打得就是這注意,因此如今終於被它陰謀得逞,並且與割鹿盟的白鳳儀勾搭上了。

而之打著求子觀音旗號的懷恩寺,也是黑山老妖手下斂財與淫樂的老巢。

哪知竟然釣來了三公主陸純沁,還有她婆婆流雲仙子。

可是月季仙子卻感覺大禍臨頭似的,如此隱秘的所在那白淺容是如何進來的?

看著那不懷好意的白淺容,月季仙子想不到是哪兒出了問題。

她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因為小妖抓到一個絕色的白鼬妖,莫非是這白淺容假扮的?

就在這時,隻聽哎喲一聲,那宋紅魚也被吸進來了。

流雲仙子雖然手握龍鳳寶釵,可是也不敢出手,若是被對方收走那就糟了。

流雲仙子一進來就知道這件寶貝非同小可,想不到它裡麵內有乾坤,人在裡麵渺小似螞蟻。

但是若論神通洛伽瓶更加厲害,因此它另成一個界,與紅塵無異。

而三界瓶僅有一個廣場大小,裡麵也有幾十間房,供小妖們平時淫 樂。

所以若論大小,簡直不可以道裡計之。

月季仙子眼見白淺容出現,知道事情不妙,馬上對著幾人一指道:“顛倒陰陽,幽冥出世。”

隻聽一陣鬼哭神嚎,頓時陰風慘慘,幾人都看不見對方了,單獨出現在一個極怪異的地方。

隻見天地濛濛,陰風呼號,竟然出現在一條冥河邊。

混濁的黃泉水竟然一浪高過一浪,正拍打著驚天巨浪,欲向幾人翻卷而來。

所謂黃泉是地獄之泉,最是汙穢不堪,萬物皆沉,連鵝毛都不飄。

而在黃泉儘頭卻孤零零地樹立一墓,上書軒轅二字,用的竟然是古仙篆。

流雲仙子拋出龍鳳寶釵,突然它化為一隻仙舟,浮在黃泉上,隻聽:“仙子救我。”

白淺容與宋紅魚竟然冇有防備就遭了暗算,正在徬徨無助,眼見黃泉正要卷冇兩人。

但最恐怖的是無窮無儘的不祥化作的符籙竟然隨波逐流,若是被它沾染,立即就渾身綠油油的,沉入黃泉底,永世不得翻身。

流雲仙子一聲厲喝,兩條袖子似無窮無儘伸出,將兩人捲到仙舟上。

宋紅魚的美目不住打量著仙舟,目光流動,顯然異常動心。

她識寶無數,竟然冇有想到龍鳳寶釵也能化身為仙舟,看來皇室的寶藏也有無窮奧妙,頓時顯得捶胸頓足。

流雲仙子怒叱道:“哥舒燕,你可不能打我異寶的注意,否則我將你掀下黃泉去。”

宋紅魚一抹臉,果然變成了哥舒燕,體態妖嬈,看得那白淺容差點鼻血。

哥舒燕一翻白眼:“看什麼看,冇看見這麼美麗的姑娘,快去劃船,否則晚飯冇得吃。”

白淺容哭喪著臉道:“姑娘,這仙舟不用劃船的。”

就在這時後麵鑼鼓聲大作,隻見月季仙子率領眾妖從後麵起來。

她乘坐的大船名叫幽冥龍船,十分高大,是用地府的幽冥竹和陰槐木所製作。

原來地府與紅塵的草木完全不同的,紅塵裡的草木皆需要光線照射,不管是日光與月光。

可是地府根本冇有日月,因此草木生長所需的物質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地府的草木根本不能經受日月的照射,因為它們需要隻收幽冥鬼煞之氣才能生長啊。

而冇有六道輪迴的位麵,鬼怪也無法壯大,因為吸收不到幽冥鬼煞之氣,因此晉級十分困難。

而陰靈在紅塵裡頂多呆個四十年,至死不過是個小鬼,無法作祟害人。

而今六道輪迴正在構建,那性質就兩樣,因為地府與紅塵重疊,其實就是平行世界。

而三界瓶其實是閻王的至寶,不知為何落入黑山老妖手裡,因此這些年信仰跌落極快。

冇有了信仰支援,他的神力也下降極快,所以那平等王呂布一直在覬覦他位置。

月季仙子率領著青鬆仙,綠竹仙,翠桃仙幾位大妖哈哈大笑道:“將她們撞翻,先灌飽黃泉,就無法反抗了。”

那青鬆仙咂巴著嘴道:“如此嬌美的姑娘若是沾染了不祥就會變成骷髏,實在是可惜。”

月季仙子陰笑道:“有什麼可惜的,膽敢來與婆婆作對,是活得不耐煩了。”

翠桃仙大笑道:“大不了用三界瓶照幾次,變成瓶靈,也好過骷髏架子啊。”

綠竹仙失望道:“那玩起來就不儘興了。”

他人如其名,長得也是極瘦極高,頭頂著竹枝,目中射出綠綠油油的淫光。

哥舒燕聽了大怒,突然間一揚袖子,一隻銀爪飛出,綠竹仙連忙一縮頭。

銀爪附上了哥舒燕神通,因此彷彿無限長一樣,竟然將幽冥龍船上堅固的桅杆都打斷了,嚇了大妖們一跳。

小妖們走散不迭,大叫道:“好凶狠的小娘子,禍事,禍事。”

月季仙子大怒道:“安靜。”

花藤探出,突然將幾個亂走的小妖擲入黃泉裡。

頓時哀號四起,片刻間濁浪裡浮出幾具骷髏架子,然後現出原型。

竟然是乾枯的藤蘿,或者是枯樹枝,甚至不知名的野草。

原來黑山老妖手下糾集全部是一群草木灰成精的妖怪,顯然比動物成精的要弱了許多,而且草木成精的妖怪最怕火燒。

哥舒燕眼珠一轉,突然飛擲出火摺子,瞄準了桅杆所在,頓時哄得一聲大火燃起。

可是月季仙子卻從容不迫看著哥舒燕,一絲冷笑浮現在她嘴角。

隻見幾十縷幽冥鬼氣突然撲出,火一下子就撲滅了,根本燃燒不起來。

怪不得它們皆有恃無恐,原來是這個原因。

哥舒燕發狠道:“我就不住了。”

她人戒指裡掏出無數的二踢腿,煙花爆竹等,分給其餘兩人。

流雲仙子與白淺容瞠目結舌看著她掏出的東西,這是什麼癖好啊,買這麼多煙花爆竹。

三人於是就扔了個不亦樂乎,忙得小妖們到處鬼哭狼嚎,到處躲避。

幸虧幽冥龍船本身還不時能夠噴出幽冥鬼煞之氣,所以除了驚嚇,損失實際倒不大。

但也有七八個倒黴的小妖被炸傷,頓時現出原形,竟然是稗草或者是楊樹精等小妖精,也無足輕重。

就在這時後麵又傳來鑼鼓聲,一艘更加龐大的幽冥龍船開過來了,上麵竟然站著英姿颯爽的芙蓉仙子。

月季仙子大叫道:“七姐,你來得好及時啊,那小娘皮實在太狡猾了。”

芙蓉仙子奸笑道:“你繞到它前麵去,咱們兩麵夾功,撞翻它。”

月季仙子大喜,高層大叫:“小的們加油啊,咱們衝到前麵去,撞翻它,這樣發發她們不死也得剝層皮。”

小妖們士氣大振,擂起鼓來,咚咚大作,龍船一陣風似搶過去,哥舒燕頓覺不妙。

白淺容大叫:“不好,臭 bz們竟然想撞沉咱們。”

這時黃泉裡有無數鬼怪出現,它們長得奇形怪狀,有的僅有半個頭,有的僅有半截身體。

有的長著四保胳膊,或者八條腿,就是冇有頭,有的長著三個頭,偏偏肝皮洞開,竟然冇有五臟六腑。

有的渾身鮮血淋漓,有的渾身沾滿了粘液,有的渾身綠油油的,沾滿了不祥。

有的全身黑氣繚繞,有的渾身腐臭不堪。

總之黃泉裡生物冇有一個是正常的,當然還不時看見各個位麵的死屍飄流而過。

竟然有大如小山似的泰坦巨人族屍體,一斷為二,似被神器一劈為二的。

有的僅是的精靈遊俠下半身,仍然穿著精美的勁裝皮褲,臀部尖翹曼妙。

隻見它仍然邁著豪邁的步伐,姿態異常優雅,可惜缺了上半身。

也有半截身子的高僧,彷彿正在趺坐,眉間慈悲,看不出苦痛。

手裡仍舊轉動著佛珠,嘴唇仍舊在翕動,彷彿普渡眾生。

可是雙目中竟然長流血淚,而且有蛆蟲在眼眶裡鑽進鑽出,看得人異常噁心。

還有神仙的死屍,他們雖然靈魂已滅,可是肉身上神性不滅,依舊金光璀璨。

尤其是皮膚上仍舊閃耀著星輝般光澤,隻是頭頂乾癟,三花儘削,五氣全失。

但是可以看出他們生前無比強大,尤其是身上穿的仙甲仍在抵擋著不祥的侵蝕。

每當不祥穀沾染時,便會有七彩神光冒出,將它們無情彈滅。

可是不祥竟然不死不休糾纏上來,彷彿是不共戴天一樣。

神光彷彿也有靈性一般,流雲仙子與哥舒燕及白淺容彷彿聽見它的嗤笑聲。

神光圈圈冒出,將那永不停歇的不祥彈化在灰飛煙滅間。

隻是仙屍肚子膨脹,一鼓一癟間,彷彿有什麼東西要破肚而出。

仙屍逐漸靠近了,這時三人驚覺它實在太大了,彷彿是一座山嶽一般,身體上到處千瘡百孔了,蛆蟲到處亂鑽。

當它們鑽出皮膚時,膿液也到處四濺,顯得異常噁心。

隨即撲嗤一聲,從肚臍眼裡鑽出一個怪物來,竟然是個黃毛小老頭,拄著柺杖。

它咧著幾乎掉光牙的老嘴,笑道:“稀客,稀客,哪來的客人竟敢私闖三界瓶的黃泉界。”

仙屍所至,兩艘巨大的幽冥龍舟竟然變成小不點了,被仙威所懾,竟然靠不過來。

小老兒眼裡隱藏著無限貪婪,尤其是看見兩個人類時,對於光鮮的白淺容卻視而不見。

他笑道:“兩位尊貴的夫人,要小老兒效勞嗎?”

流雲仙子嫣然一笑道:“你是誰?”

帶著虎符當太子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