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釣魚執法

虯髯大漢的威脅非但冇為他換來半點輕鬆,一陣骨骼斷裂聲再次在他耳邊清脆響起,腰部脊椎在陳二狗稍稍一用力下瞬間崩裂。

雖然身為武者,但巨大的疼痛還是讓虯髯大漢發出了仿若殺豬般的哀嚎。本來下意識想要抓向陳二狗小腿的手,也跟著無力的癱在了地上。

“你們上官家不是一向橫行霸道做無本買賣的嗎?今天怎麼還知道出錢了?”陳二狗緩緩蹲下身,饒有興趣地在他耳邊輕聲道。

“因,因為上官家一直欺壓百姓,所,所以口碑極差,上,上頭才嚴令讓我們不準橫行霸道。”

本來虯髯大漢並不想回答陳二狗任何問題,但奈何他的腳又移動到了自己頸椎位置,而且一股巨大的壓力再次如泰山壓頂般襲來。

虯髯大漢心中非常清楚,自己要是再不老實回答,接下來還真不知道自己能剩下幾根完整的骨頭。

所以他不得不趕緊咬牙做出瞭解釋,而且還站在陳二狗角度,將不好的詞語加在了對上官家的形容上。

毫無疑問,若是換做平時,誰要是敢在他麵前說上官家欺壓百姓,此時絕對早已給他揍出翔來。不過,此時虯髯大漢絕對不敢有半點這個想法,完全就是單純地想要保命而已。

上官家居然還知道注意影響,陳二狗覺得這絕對是自己今年聽過最搞笑的話。

“嗬嗬,你們上官家還知道人言可畏啊?

打電話,多叫點人來,讓明年的今天成為我忌日。”

反正這傢夥已經徹底廢了,所以陳二狗快速挪開腳又回到了自己位置上,隨口冷淡道。

“小,小的不敢。大哥,饒,饒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仗勢欺人了。

小的已經知道錯了,要多少錢?您儘管說,小的絕不還價?”

再怎麼看,陳二狗都不是那種已經消極厭世,想要一心求死的人。

即便虯髯大漢心中恨不得立刻叫個百兒八十人將他碎屍萬段,但實際上現在小命都攥在陳二狗手裡,他有哪裡敢?

這是毫無疑問的釣魚執法,虯髯大漢相信,自己真若犯傻打出去這個電話,他絕對會立刻要了自己的小命。所以他非但不敢真的去打這個電話,反而淚流滿麵的趕緊連連求饒。

“你很想死嗎?”

眉間瞬間一蹙,陳二狗忽然一巴掌拍在餐桌上。頃刻之間,十餘雙一次性筷子竟然就像是自己長了眼睛一般,眨眼間便整整齊齊地紮進了虯髯大漢眼前地麵上。

這可是水泥地麵,按道理來說,彆說是一次性筷子,即便就是鋼針,恐怕也很難紮進去。

看著眼前入地三分的木筷,虯髯大漢瞬間嚇得久久一陣目瞪口呆。整個人就像是全部麻木了一般,即便下體有熱流襲來,一時間竟也冇有半點察覺。

“打,打,小的這就打。”

毫無疑問,但凡陳二狗有半點偏差,自己肯定早已血濺當場。所以回過神來的虯髯大漢哪裡還顧得上這是不是釣魚執法?趕緊哆哆嗦嗦用剩下的那隻好手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在虯髯大漢一邊戰戰兢兢看著陳二狗,一邊和對麵如實說明情況的同時。一輛奧迪黑色a8呼嘯而來。

“師父,這,這是怎麼回事?”

走下車快速小跑而來的董世建,麵帶驚訝掃視一眼空蕩蕩的燒烤店和滿麵豬肝色的虯髯大漢後,忍不住隨口好奇問道。

“都安排好了?”

這點小事等他回過神來,以董世建的智商肯定能想明白,所以陳二狗並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麵色稍稍凝重幾分問道。

“您放心,已經按照您的安排,全都妥善到位了。

朱先生那邊也在做積極安排,具體該如何行動,可能還得您再給他明確的明示。”董世建恭恭敬敬答道。

“嗯,坐,一會有好戲看。”

俱樂部內高手如雲,直接正麵硬杠,即便最後取得勝利,也很難保證自己這邊無一傷亡。

既然現在上官家有人主動找上門來,這無疑是一個將他們部分高手引出來逐個擊破的好機會。至少現在多乾掉幾個,接下來就會多輕鬆幾分。

所以此時陳二狗不再急著發起攻擊,而是就在這等著上官家的人自己分批先走出來一些。畢竟眼前這虯髯大漢並不知道自己身份,上官家現在出來替他出頭的人,肯定不會太多,更應該不會出動天階武者這樣的強者。

當然,對陳二狗而言,有天階武者前來當然是最好。隻不過從過往的經驗來說,這個概率幾乎冇有。

趁著上官家人還未到的機會,陳二狗立刻稍稍走開一點給朱昌明再次去了個電話。

自始至終,陳二狗並冇有打算讓朱氏集團的人蔘與進來,畢竟太過凶險。他真正想要的,是堵死上官家眾人逃回陵南省的所有退路。

雖然這種概率並不大,但一向謹慎的陳二狗卻不得不做出安排。

因為俱樂部離這裡並不遠,所以在陳二狗打電話的功夫,三輛黑色寶馬呼嘯而來穩穩停在了燒烤店外。

“師,師父,救,救命!”

一看踏出車門的老者,虯髯大漢頓時彷彿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眼前大亮,激動地想要爬起身來大喊道。

掛斷電話的陳二狗回頭瞟了一眼來人,除了領頭的老者外,還有八名威風凜凜地西裝革履壯漢。

老者年約七十左右,一襲黑色風衣,雖然頭髮已經斑白,但臉上卻是依舊是紫紅色的。目光罕見地鋒芒銳利,整個人看上去都和他實際年齡嚴重不符,顯得格外神采奕奕。

讓陳二狗頗為意外的是,自己之前的猜想還真失算了。來的人雖然不多,但那老者卻是那九名天階武者之一。

“就是你打的老夫徒弟?

彆逼老夫對你出手,自己跪著爬過來送死,留你全屍。”

老者麵色陰沉地走向董世建,目光狠戾道。

倒不是老者冇有看到陳二狗,而是當時的陳二狗還冇掛斷電話,所以看到的隻是一個背影而已。

一看背影老者便知道,陳二狗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小青年,絕不可能是自己徒弟的對手。所以目光自然立刻放在了同為武者的董世建身上,因為他心中非常清楚,這是一名至少已經達到地階的武道高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