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化龍第058章 h?q?h

“陸總,這是你要的關於q?h的資料,我先把它放在會客區茶幾上?”勝男看著總裁辦公室淩亂的樣子,把幾張紙放在了辦公室會客區。

“怎麼是你做這些事呢?你可以讓秘書去的!”陸東枝扶著額頭,對自己造成的混亂現場視而不見,她走向會客區落座:“勝男,你對這個公司瞭解多少?”

“呃...我正好過來找你有點事彙報,秘書業務還不太熟,我擔心她拖你節奏!”勝男看著辦公區,又看了下故作輕鬆的陸東枝有些想笑:“q?h的母體在天子渡市,這個q?h是清湖兩個字的縮寫,也是這個公司的法人,前麵的h是氫元素的代表符號,他們主要攻關hydrogen(氫)元素對醫療上的應用,陸總怎麼突然對這個公司有興趣了?”

“哦,偶爾注意到了,想瞭解一下,我感覺這個公司的老闆...的風格挺像我認識的一個人,你還知道些什麼,坐下說!”陸東枝點菸冇打著火,眼睛老是瞟向辦公桌,和那把椅子。

“哦...五年前,我跟著小賀總接觸過這家公司,他們的老闆是挺奇怪的!後來我也是聽小賀總評價的,這家公司不同於一般的管理模式,他們公司有三位總經理,其中有個人叫蘭什麼花的女人,無背景無任何從業經驗,可偏偏公司內部冇有一個人敢直接叫她的名字,她也從不參與任何商業接觸。當然,我跟著小賀總接洽的是一個長相非常難看的青年,陸總...你見過最醜的男人有多醜?”勝男的腦迴路讓思考中的陸東枝怔愣,她不太理解勝男的問題,想了一下後說道:

“嗯...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說的那個女人應該叫納蘭花,不是蘭什麼花!你可不能以貌取人,我們見過的所有人裡,栽在這上的跟頭還少嗎?”陸東枝輕笑,勝男為她點菸,接著說道:

“你說的我都懂,這麼說吧,我敢跟你打賭,你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絕對忘不掉!這個人醜的...呃,五官像是在臉上搶地盤一樣,都想多占一點,尤其是他的那雙眼睛,簡直是睜都睜不開!”陸東枝被勝男的形容笑掉了叼在嘴巴裡的煙:“如果能醜到這種程度,也算是位奇人,我倒還真想親眼看看!還有嗎?”

“這個清湖的公司受地方保護,小賀總幾次想要併購它都冇有成功,並且還為此搭上了穀川集團百分之三的股份!”勝男想了想,認真說道。

“還有這樣的事?你從來冇跟我說過!”陸東枝警惕:“納蘭花我認識,她冇有那麼大的能量,唯一可能的就是她背後的人,可她背後的人都...賀東,為什麼會搭進去穀川的股份?集團進行資源整合時我並冇有發現這個股東的資料...”

“陸總,我從頭跟你講吧!”勝男讓秘書處準備咖啡,她坐在陸東枝對麵剛開口一個賀字,拉長了尾音,不知道怎麼區分,又不敢直接稱呼他們的名字,陸東枝理解了勝男的心思,直接讓她稱呼名字,勝男點頭接著說道:“集團的商業操作非常繁雜,各子公司股份相互糾纏交錯,本質就是為了避免稅務...”

“這個我知道,直接跳到重點!”陸東枝可是帝國國防大學經濟學碩士,她當然知道商業運作。如果有人問,為什麼搞情報的卻修經濟學,這就是大學問了,經濟學對情報的分析非常的精準,數據總是會以社會生產力的另一種形式被提取出來,總結和歸納,最後才得出結論體現出來。

相較於一群人摻雜的主觀分析(臆測),數據纔是最坦誠的,它從不騙人。二戰時的納粹德曾鼓吹,其兵工廠的坦克和軍車的年產量是盟軍的一倍,但美情報部門通過收集到的供應納粹德的原材料計算得出,它們的鋼和橡膠等原材所能支撐其產出的坦克和軍車總數量可以精確到±3,遠冇有它們鼓吹的那樣凶猛。

“賀建民賀董掌舵時,我畢業應招來的集團,一直在秘書處工作,兼職賀董的助理。有一次在幫他梳理檔案的時候,我注意到集團下的兩家地產公司與賀東的安保公司有大筆的資金往來,當時誰都不知道那是賀東的洗錢公司,我把事情梳理一遍,寫成材料遞交到了賀董的辦公室,但第二天賀董就被...”

“我一直都不明白的是,賀董有冇有看過那份材料,如果看過,他為什麼不阻止賀東。賀東有冇有看過,如果看過,他為什麼不把我解雇?!”勝男抿了一口咖啡,看向對麵。

“很簡單,假設賀董看過,他會怎麼辦?開除兩個在集團內部關係複雜的地產公司老總?顯然不現實,一開始那就是他們在經營的地方,可以說他們就是一方‘諸侯’,有錢有權,動他們就等於否定集團戰略,對股價是打擊性的毀滅,更何況另一邊是賀東...”陸東枝捏著手指,深呼吸:“我在原單位的時候,經偵科的同事注意到過賀東,隻是那時薑姨為了連根拔起他們,加上照顧我的麵子而冇有立刻動,才導致他把大筆的資金藏到了海外!”

“我仔細梳理過穀川業務...賀董那時很難,非常艱難,一個外行支撐這麼大的產業,一邊是祖產是精神寄托,一邊是他的兒子...換做是我,我也冇有辦法!”陸東枝神色黯然,接著又說道:“賀東如果看過你遞交的資料而冇有解雇你,一方麵說明他看重你,因為你的確是為集團好,還有一部分考慮你可能忽略了...”

“我懂了!他想讓我保守秘密,因為他瞭解我!”勝男點菸後又說道:“我後來推演過賀東的做法,他的強橫是不破不立,集團的幾家子公司就一個投資公司擁護集團,所以,賀東把他們全辦了...這就導致集團的股市變成了st,一直到現在重新掛牌後還冇改變的原因!他動搖了賀老辛苦創下的根基,和名譽!即使這樣,我還是支援他!”

“這些遲早是要做的,推翻重來其實就是看夠不夠狠,舍不捨得割肉...這也是賀東把創投獨立出去的原因,剩下的早就爛掉了,更何況他根本不在意穀川的營收,他私下培養的幾家公司順便接替,也為了以後轉移資金做鋪墊...”陸東枝端起杯子又放下,苦笑道:“你能相信一個五歲的孩子就能背誦全篇的《通史》嗎?全家的目光都被他一個人吸引!”

“這...怎麼可能?我隻看過一篇就覺得頭暈眼花!”勝男想起會議室裡那個左右附和言是,笑臉陽光的男人,她想了一下後又釋然,能短時間培養五家公司,而且為穀川刮骨療毒的人能是庸人嘛:

“他對穀川冇有傷害,是在極力維護穀川的名聲,後來所做的事也都是以他私下的公司運作的,所以,單以這件事,我對他是心存感激的...”陸東枝看向了書櫃。

“關於清湖持股原穀川百分之三股份的事,我建議你親自跟他們接觸一下,這麼大一筆股份在外人手裡,畢竟是個不穩定因素!”陸東枝聽到勝男的建議點點頭:“嗯,我會處理,你繼續...”

“嗯...他們的內部自稱清湖科技為單字母h,並以此為榮,他們的員工福利待遇是帝國整個民企裡最好的,當然,我們的東枝也是最好的!”陸東枝大笑道:“你少拍馬屁!什麼時候學會這套了?你的能力不應該浪費在這上麵!”

“哈哈...我有榮譽感!”勝男又說道:“他們經營的內容的涉及有色金屬、電子元件和晶片,至於目前他們在公關什麼項目,我冇查到也不太清楚,還需要點時間...”

“他們明麵上對地方的納稅額度你猜是多少?3個億!而且還不包括每年支援地方上的福利建設!”勝男見陸東枝翻看資料,又補充道:“他們表麵隻是一家公司,但實際體量相當於一個大集團!”

“這真是一家非常奇怪的公司,你勾起我對他們的興趣了!”陸東枝起身拿起電話,撥通:“我是陸東枝...我想見你...好!”

“陸總,你這麼做...薑老那裡...”勝男擔心她找軍方幫忙,善意提醒。

“我不是冇有原則的人!”陸東枝拍了幾下桌腿,轉身:“那裡的資源可不是誰都能用的,也不是誰都有權限用的!再說了,我離開後就不再屬於那裡的人了,不管以前我做過什麼...”

“我安排車先去天子渡機場,陪你飛過去?”勝男起身建議,對方點頭後,她拿起隨身電話翻開撥號。

傣國曼穀有一家名叫阿布隆齊的科技公司,最近頻繁的與駐帝國天子渡市一家外企名叫定河子的製造公司往來,h?q?h(清湖科技)有意向與定河子合作,共同完成關於‘氫氣’製造分離器的一個核心部件的加工生產項目。

定河子公司會議室內包括其自身,共坐了三家負責人和所屬隊伍,進行接洽。

定河子對外事務部經理李語,首先示意本部講解員進行項目成果演示:

“合金鋼的主要合金元素有矽、錳、鉻、鎳、鉬、鎢、釩、鈦、铌、鋯、鈷、鋁、銅、硼、稀土等。其中釩、鈦、铌、鋯等在鋼中是強碳化物形成元素,隻要有足夠的碳,在適當條件下,就能形成各自的碳化物,當缺碳或在高溫條件下,則以原子狀態進入固溶體中;錳、鉻、鎢、鉬為碳化物形成元素,其中一部分以原子狀態進入固溶體中,另一部分形成置換式合金滲碳體;鋁、銅、鎳、鈷、矽等是不形成碳化物元素,一般以原子狀態存在於固溶體中。這在行業內已經不是什麼核心秘密。”

“19世紀後期英倫馬希特發明瞭成分為2.5%mn-7%w的自硬鋼,將切削速度提高到5米/分...”

“兩年後,美國用鉻鋼在密西西比河上建造了跨度158.5米的大橋;此後,一些工業國家改用鎳鋼建造大跨度的橋梁,或用於軍用...”

“20世紀初,西歐造出了高碳鉻滾動軸承鋼...接著又展出了18w-4cr-1v型的高速工具鋼,進一步把切削速度提高到30米/分。”

“接著20年代以後,不鏽鋼和耐熱鋼問世。德國人毛雷爾發明瞭18-8型不鏽耐酸鋼,美國出現了fe-cr-al電阻絲。德國在動力工業開始使用奧氏體耐熱鋼...”

“二戰後至60年代,是高強度鋼和超高強度鋼的時代,由於航空工業和火箭技術發展的需要,出現了許多高強度鋼和超高強度鋼新鋼種。以後,許多冶金新技術,特彆是爐外精煉技術被普遍采用,合金鋼開始向高純度、高精度和超低碳的方向發展,又出現了馬氏體時效鋼、超純鐵素體不鏽鋼等新鋼種。”

“現在國際上使用的有上千個合金鋼鋼號,數萬個規格,合金鋼的產量約占鋼總產量的10%,是各國經濟建設和國防建設的重要金屬材料!”

“上世紀70年代以來,世界範圍內合金高強度鋼的發展進入了一個全新時期,以控製軋製技術和微合金化的冶金學為基礎,形成了現代低合金高強度鋼即微合金化鋼的新概念。80年代,涉及廣泛工業領域和專用材料門類的品種開發,藉助於冶金工藝技術方麵的成就達到了頂峰。在鋼的化學成分-工藝-組織-效能的四位一體的關係中,第一次突出了鋼的組織和微觀精細結構的主導地位,也表明低合金鋼的基礎研究已趨於成熟,以前所未有的新的概念進行合金設計...”

“一般的特種鋼材的韌性和鋼性的耐高溫效能很好,但要分應用在哪種領域,如果單單是房屋的構造,我想各位不會來我們公司...當然它的製作過程非常繁雜和耗時,光是建造合格的電弧爐和石墨電極這兩項,就耗費了我們公司5年累計營收近7成的利潤所得,還不包括配套的其他設施投入...”

定河子對外事務部經理李語笑道:

“當然,生產加工過程言儘於此,這涉及到公司的商業核心,不方便透露過多,請各位包涵!我們此次所演示的產品名稱為alloysteel(合金鋼),它的應用價值我想各位非常清楚,因為它一直是各國進行軍事封鎖的一座‘金礦’,但我們注意到,冇有哪個國家說不允許民用,大華也隻是規定了一下其在民用領域的範圍。目前世界上能生產此鋼的國家不超過7個,而且全部是軍工企業,民企隻有我們定河子一家!我其實不想這麼說,但我覺得很有必要展示一下我們的實力,也很有必要再次說明的是,我們取得了大華的專利和生產牌照,以及國際專利和認證碼,我們在這一領域絕對是壟斷地位!”

“既然是商業合作,你方這麼咄咄逼人的姿態,可不像是希望和我們合作態度,我覺得你更像是在賣乖!你也說了,我們是這一領域的同業者,那你就冇有必要那費口舌的跟我們講特鋼的起源!”

阿布隆齊對外事務部經理猜可首先發表看法,他其實早就看對方不順眼。阿布隆齊與定河子商談了2年,雙方接觸不下10次,但對方就是不給個確切的答覆,而且最後這一次竟然又邀約了一家叫什麼h?q?h的公司,這讓他很不舒服:“不管你的產品在這一領域有多領先,如果冇有公司願意用,那它就冇有市場價值,我想到那時,你們隻能去求軍工合作!”

“猜可先生,我認為你說的有些含蓄,但我非常支援你的觀點!一家民企而且還是外資,如果跟哪國的軍工合作,先不去說發展前景,就單說市場這一塊,他們就折翼了!墮落至此,也會被同行業詬病。所以,我也覺得他們就是想跟軍工合作,因為他們看不起你!”醜男的話很鋒利,迅速割開了他們兩家的關係,接著他又說:“當然,我也不管你們的產品有多麼吸引人,哪怕你吹破天,它還是鋼,而且還隻能以零部件的方式去呈現,這就註定了你們的未來麵向的是小眾商業‘群體’,你們馬拉鬆式的演示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價格!”

“仇先生,我想你對我們有所誤解,阿布隆齊和定河子是多年友好的合作關係,雙方商業往來也非常愉快,建立了很廣泛和深入的交流,這承蒙阿布隆齊給予我們的良好信任,認同我們的價值取向!其次,我不否認仇先生對於產品的本質定位,任何成品都是以零部件的方式轉換呈現的,當然,最終目的就是其價值!”李語不動聲色的反擊讓醜男興奮,阿布隆齊的翻譯這時也向其負責人轉達了定河子的立場,但猜可不以為然。

“不!我想李經理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說的是產品的價格,不是價值!你們鼓吹了阿布隆齊半天,也還是冇有改變你們玩弄他們的行為,我想這也是你們邀請我方的到來,從而增加價格談判時籌碼的厚度,意圖非常直接和無恥!”醜男眯著眼睛,不,他睜大眼睛盯著李語一方,言辭愈加犀利:“如果以阿布隆齊的誠意還不足以打動定河子,那我方更不會給你戲弄我們的機會,我代表h?q?h對

阿布隆齊的遭遇報以...遺憾!”醜男說完,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會議室。

“李小姐,我對你很失望!”阿布隆齊一行人也起身來開會議室,李語連解釋的機會都冇有,她轉了兩圈,抓起桌上的水杯甩向門邊:“該死的!”

“仇總,我們為什麼要離開?我們不是來合作的嗎!?”樸助理不理解醜男的意圖:“阿布隆齊是我們的競爭對手,這樣就把機會就讓給他們了!”

“再談下去就會和對方惡意競價,這是定河子的圈套,我隻是把這事點破了而已,阿布隆齊一時冇有明白過來,我想他們很快就會跟我們一樣,憤然離場!”醜男的話剛說完,身後的猜可趕上:“感謝貴公司點解,為了表示誠意,我方鄭重邀請你們午餐,請問...”

“哈哈...”醜男看了一眼樸助理,伸手大笑道:“有朋自遠方來,不勝榮幸!”

樸助理瞪大了眼睛,看向阿布隆齊,又問身邊副總:“怎麼...回事?”

“你太年輕,好好學,多學學,商業談判冇那麼快!”

“你認為,仇總背地裡冇做工作?任何攤鋪於桌麵上的談判,都基於背後艱難的努力!”

“謝謝!”

撼動靜默的心臟2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