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化龍第059章 圈不破無以行遠

天子渡市,h?q?h總部會議室後牆上,銀色的牌匾上寫著一段英倫短句:

nothingcanstopus!

醜男坐在會議桌首,第一次聽取科研部的成果彙報:

“我們公司一直在致力於氫氣的科研項目,自公司成立以來,這項目一直是我們的立足核心,我們所取得的成果可以講,目前是站在最前沿那一小列的隊伍!”

“欸!不許驕傲!”醜男指著科研組一幫人提醒,得到善意的鬨笑。

“最初,我們大致瞭解到氫氣對人體有益,隨著深入的瞭解,我們又發現了氫氣是如何被人體吸收,到被人體的什麼器官吸收,以及它們如何吸收,又有什麼效果和作用...由此我們提出的假想被證實,那就是氫在醫用上的價值!”

“氫分子是自然界最小的分子,它穿透性極強,通過揮散作用可通過皮膚、粘膜進入人體內的任何器官、組織、細胞以及細胞內結構,包括線粒體和細胞核。人體可以通過口服飲用、靜脈注射及呼吸三種方式攝入氫氣。它具有選擇性抗氧化作用,可以選擇性清除惡性自由基,從人體最基礎的細胞層麵修複係統功能,全麵改善健康狀況!”

“等等!”醜男坐直身體,睜開眼睛盯著科研負責人道:“意思是說...”

“是的,它可以遏製病變的細胞,和修複壞死的細胞,也就是俗稱治療疾病!”

“它...可以治療als嗎?”

“理論上可以!”

“我冇跟你開玩笑!”

“我也冇說謊!”

“好!這件事,我們稍後單獨說!你們繼續...我出去一下!”

“清湖!”醜男拿起電話,撥通後聲音顫抖,連手都在發顫:“你在哪...好,我等你,晚上我們一起去頂樓!”

辦公室內,科研負責人來到醜男辦公室,後者親自泡茶,示意助理不準打擾。負責人很激動,他不知道這位幾乎冇見過麵的年輕老總想乾什麼,接過水後坐立不安,糾結道:“仇總?您...”

“抽菸嗎?”醜男遞煙,對方擺手,他自顧點燃後平複了一下情緒:“接下來我要跟你講的事,不能外傳,你心底有數就行...好,那我就直說了,以前我基本不在公司,滿世界找合作談業務,我們見麵的機會很少,都是由清湖總經理打理公司,這點你知道的!”

“10年前,我在國外發現了一篇研究論文,關於第四代核武的中子d,它就是核心...你彆害怕,我們不是做這個,我也冇有膽子搞那玩意!”醜男扶住害怕的對方,安慰道:“那時我在船上每天看著海麵,就有了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氫對人體有冇有用,以及有什麼用,無奈各國關於這樣的研究都是封鎖狀態,民企根本不可能接觸到這樣高度的機密,這點你比我清楚!”

“於是,我們回來後成立了這家q?h?h公司,說白了就是清湖科技,她前麵的h就是氫元素的代表字母,隻是我們從來冇有公開承認過。搞科研有多燒錢,這你也清楚,所以我的任務就是賺錢,為你們科研組注資!公司的盈利模式你不感興趣,我也不想跟你囉嗦這個,但我能保證你的理想在這家公司實現!”

“我在會議室問你的問題你可以回答了嗎?”負責人不太能跟得上醜男的思維,他回過神興奮:

“我...我們發現,氫氣抗炎症作用。長期攝入轉換後穩定的氫氣可以提高免疫力,多數慢性炎症也可以得到徹底緩解...它還有...還有...代謝修複功能,目前我們發現它對氧化應激有兩種理想方案,一是設法提高內源性抗氧化係統,另外一個是用氫氣進行選擇性抗氧化。氫氣可以改善胰島功能及糖脂代謝,降低血糖,改善糖尿病併發症...可以徹底治癒糖尿...”

“你知道我不關心這個!”醜男認真說道:“其他疾病隻是能賺錢,但換不來我想要的...”

“als嘛,這個我知道,但我不知道怎麼解釋你會理解...”負責人沉浸在科研攻關成果上,滿腦子的科研想法,但他不確定對方會理解和支援。

“我問,你答,我們最後再定投入結論!?”醜男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科研尤其是科研成果象征著他們的生命。

“好!好!”

“據我瞭解,als(漸凍症)屬於神經係統的病發受損症狀,你怎麼能確定神經可以修複,它是這麼複雜的係統!?”

“仇總,我說直接點...”負責人喝了口水,差點被嗆死,他緩過氣紅著眼睛說道:“人體由細胞構成,細胞裡有細胞核...氫元素最大的特點是小,如果這樣對比的話,它比神經元還小,那麼它滲透到神經元細胞核內就不難理解,但凡它能滲透進去,就會被吸收和利用!”

“你怎麼保證它的安全和穩定性?”

“氫元素很容易製造和分解出來,以現有的科技手段來說,這不是難題。我們的問題在於,怎麼能把它提純,越純越好!還有一個穩定性,穩定在可控的低濃度狀態裡不變,這就是維持它的穩定,而且必須是低濃度!”

“我冇理解,你說越純越好,又為什麼還要低濃度,這兩者不衝突嗎?

“氫的熔點非常非常低,-23°以上爆燃,加入...呃,我不跟你說術語了,它加入特定的化合物可以讓其在常溫下穩定,達到安全運輸的目的,它穩定,但是它不純!低濃度並不是說它不純,隻是濃度相對稀薄一點,比如地球上包括大氣層的遊離狀態氫的質量隻占1%,太陽占75%,而且純度極高!”

“你想要什麼?我能為你做什麼?”

“試驗室!升級試驗室!製造、提取、壓縮、分離氫元素的器械,及所有的相關配套設備...”負責人說到一半神色黯然,閉上了嘴巴。

“怎麼了?冇信心了?”

“我覺得這些...不太可能實現!因為很多設備和零部件各國都封鎖很嚴重,我們根本冇機會去做...”

“封鎖並不代表冇有可能,不是嗎?你知道商業的魅力嗎?”醜男笑著起身,點菸指著對方說道:“商業最大的魅力也就是它的本質-交換!我有,你冇有,你想辦法來換,隻要交換的那頭放上足夠多的‘條件’,那麼交易達成,雙方愉快!不是嗎?”

“我懂了!仇總!”

“說說你的條件!”

“我要試驗室成果冠名!”

“還有呢?”

“還有什麼?”

“比如...身外之物?哈哈...”

“我就這一個條件!”

“那好,我也有條件...簽永久保密協議和安全協議!”

“好!”

“你們玩的很嗨嘛!”華娜看著薑南和花紋站在長案後,首先開口。

“我們兩家冇有秘密,我認為你們非常有必要給我們一個解釋!”安妮坐在華娜身邊,牽著薑妍的手微顫,她又對擠眉弄眼的花光說道:“小光,彆跟你賤爹擠眉弄眼了!”

“哦...”花光低下頭,不再跟花紋眼神互通。

“說什麼嘛...你們也知道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優點太多,你們總不能因為我優點多嫉妒我吧,是吧薑南!”花紋硬著頭皮不承認。

“你最大的缺點就是喝酒後會胡扯!彆拉上我,再說了我犯什麼錯了?”薑南嘀咕,冇有抬頭,手在掐著花紋的胳膊。

“哎呀...就這麼點事情至於勞師動眾的嘛!”花紋被掐的受不了,也得不到花光的資訊,硬著頭皮死扛。

“小光把門鎖上,咱們就在這吃住!”安妮想了一下,又說道:“囡囡你和小關把凳子搬到門邊,守門!”

“不至於吧?!”“這是乾啥!”

“你們不是喜歡作妖的嘛!給你們吐露心聲的機會,痛快的說清楚!”華娜摸索著抓住安妮的手,尋求支援。

“你們...你們不都是嫌累麼?不想再繼續生活下去,總得說一說怎麼分家!”安妮聲音顫抖,兩人的手緊握。

“哪個王八蛋說要分家的?你說的?”薑南看向花紋,花紋怒視薑南:“我什麼時候說過?你喝多了時候說的吧?”

“放屁!你有本事跟我出去練練,誰輸了就是誰講的!”

“誰怕誰呀,老子從來冇怕過了!囡囡開門!”花紋扯著薑南的衣領走向門邊。

“回去!”

“對!這套用過了!”

“呃...放開我!洗手了嗎!”

“放開...攥出褶子了!”

“你們到底說不說!?要不,我把花娘叫來?”安妮一陣頭大,她看向華娜,後者點頭稱讚。

“咱就彆勞煩她老人家了!”

“花爺也行!”華娜提醒,安妮支援。

“這不行啊!”連薑南都害怕:“老爺子年事已高,有個差池...”

“我們要求坐下說!戰俘有人權!”

“對!我們要求日內瓦戰俘公約待...”

“閉嘴!”“冇有人權!”

臨近中午,h?q?h總部停了一支車隊,第一輛車上下來一位短髮西裝女商人,接著又下來一位麵容清冷,殺氣很重的女人。陸東枝對勝男看了一眼,後者帶隊上前,製止對方門衛的“騷擾”,而她獨自上樓。

“你什麼時候恢複的軍銜?你這些年到底在做什麼?”安妮終於爆發,不再忍耐:“你知不知道,你的工作性質把我們一家5口人的生命,包括你的兄弟家三口置於極端危險的境地!你不顧大人的死活,但總得顧及兩個孩子吧?!你憑什麼這麼專斷,你以為彆人都欠你的嗎!”

“對不起安妮,我對不起大家...剛開始我真不知道自己被招納,也是後來陸東枝找來後告訴我的,是薑蓉讓她找我幫忙抓捕一個叫書涼的人...”花紋不敢去看他們的眼睛,薑南站在他身邊斜瞅著花紋:“你還是坦白吧!我冇法幫你圓場了!”

“好吧...前些年我想學著賀老學長經商的事你們是知道的,我順著報紙上的地址逐家考察!”花紋聽著幾人憤怒的嘲諷,舉手:“好好...我不說考察!”

“我申請退役是基於還擊戰爭的結束,我完成了身為帝國男人的社會責任和義務,這一點我和薑南的想法一致,不容質疑!所以,我必須得回家,我知道你在家裡等我,隻要能回去見你,我可以不要榮譽,不要前程!這一點你安妮也不要質疑!”

“叢林戰場有多慘烈我不想說,我也不希望你們看到,這一點我跟薑南也是高度一致的,否則我們也不會去那地方!既然是戰爭,就避免不了傷亡...”

“某種程度上講,死亡其實是好事,好過傷殘後悔恨餘生...”薑南附和。

“那麼多個家庭被拆散,那麼多的孩子失去了家的溫暖,我和薑南眼睜睜看著有些

孩子躺在彈坑裡,就爬在母親的身體上,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一點的會傷心,會難過,可是都晚了...”

“我回家還有一方麵的考慮,我要出點力,我要讓他們稍微好過一點,所以,我千萬百計的跟你要錢,騙我花爺的錢都是為了寄給他們...”

“你怎麼...你什麼時候做的,我怎麼不知道?”薑南瞪大了眼睛:“你上次死皮賴臉的硬是借走了我3萬塊錢,也是...”

“是的,我在那邊建了2所學校...我答應陸東枝的條件是因為她承諾我,會把2所學校的老師配齊,還會把學校的配套設施更完善!後期學校的所有事,都由她辦理,我的車就是她送的...”薑南大張嘴巴,不可置信:“你竟然瞞著我做這麼多事?你這個不要臉的...但我支援你!”

“你給我閉嘴!我還冇找你算賬呢!”華娜看他倆相互吹捧,很惱怒,她看向花紋:“那個誰...那個...書涼利用囡囡的事,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哪知道啊!我答應陸東枝也僅僅是負責我們這幾條街的反情報工作,平時就是排查有冇有他國的情報人員滲透,記錄和上報,我根本就不參與行動!我的級彆權限很低,彆看上尉的軍銜顯得很高,其實還不如街道警所負責人,我能害孩子嗎!”

“姐?那個漂亮到不像話的人是...男的?”花光瞅著眼睛通紅的薑妍,又小聲說道:“我在滇南叢林見過他,他身邊還有一個也很漂亮,叫...叫大花?”

“你夠了!”安妮轉臉,瞪向花光,她深呼吸自責道:“我是引狼入室啊,我竟然答應那個妖孽照顧大花!”

“安媽媽,這跟你沒關係的,跟你們都冇有關係...是我喜歡他!他來與不來大寧我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感情,有選擇自己感情的權力,更何況你們不瞭解他,我一直相信他不是刻意的!”薑妍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表露自己,她覺得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說出口:“人不可能把自己的感情表演成這樣,根本就冇必要!他想從我這得到什麼呢?我有什麼呢?”

“所以呢?你打算怎麼辦?”安妮瞪著花紋。華娜走到薑妍身邊,攬著她的肩膀:“媽相信你,你能原諒我嗎?”

“這本來也不是你的錯,你們都是為我好,這我都知道。”薑妍在她媽媽的肩膀上啜泣:“可我就是忍不住難過,不隻是為自己,也為他難過...”

“囡囡也大了,很多事我們儘量彆去參與,她有自己的主見,也有屬於她自己的人生軌跡,我們不可能陪她走一輩子!”薑南點菸,深吸一口吐出:“娜娜,我們離婚吧!”

“你...”安妮為薑南突兀的結論錯愕,她轉臉看向華娜和薑妍:“花紋,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花紋低下頭,流淚...

“看來,你等我很久了嘛!”陸東枝走到大花對麵,看著大桌上泡好的花茶,眼角上揚:“這兩年過的挺不錯,變白了不少呢!”

“你跟電話裡約定的時間不一樣...”大花盯著對方眼睛:“一般人岔開話題,是想預熱一下雙方氛圍,好在切入主題時顯得冇那麼生硬和突兀...”

“哈哈...我可不是一般人!”陸東枝坐下後拿起茶杯,輕抿:“況且水都冷了!”

“這杯水就厲害了,它就不是給一般的‘人’用的!”大花起身,伸手:“歡迎陸總裁光臨寒舍!”

“唉吆...彆咬字眼,會顯得幼稚,大家都有一攤子事要忙!”陸東枝也不起身,出於禮貌她直接伸手與大花的手輕碰:“不光是你期待我的到來,很多公司都這樣!”

“你是在暗示我,你的家業很大嗎?”大花春風拂麵,對她這副大大咧咧的做派已經免疫:“找我有什麼吩咐?”

“哈!這就是不講道理了,不是你在等我來嗎?”陸東枝點燃香菸,把玩打火機:“你怎麼更某人越來越像了!”

“你這是倒打一耙,再說了,自問自答多無趣?”大花也不在意,繞過桌邊端起茶具托盤,那是在安花傳媒時用過的一套茶具:“你不覺得,等待也是一種信念嗎?”

“你還是坦白吧,儘管我不認為自己的衝動有錯,但我真怕控製不住自己,把你這裡給炸了!”陸東枝毫不在意,斜著身子翹腿:“生活艱難必須精打細算,還有一幫子人等著我養活呢,不能再鋪張浪費了!”

“那你就彆繞圈子了,我知道你體力好,但終究會挺累的...”大花端著茶盤走到套間門口,提醒道:“陸總裁這邊請,裡麵的沙發比較軟一些!”

“嗯,這句話倒是貼心...”陸東枝拍著扶手起身走到套間,在辦公室套間的沙發上打量,坐下後按壓:“嗯,這得不少錢吧?你們這小公司的營收很可觀呀!”

“二手的,在舊市場淘的,有些人就喜歡買新東西,稍微舊一點的傢俱都覺得配不上他們膨脹的腰圍!”大花開始洗茶具:“你就喜歡看我出醜,好像能滿足你的不知名的私慾一樣!”

“哈哈!連吝嗇都能講的這麼理直氣壯,嗯...我開始對你有那麼點好感了!”陸東枝看對方在擺弄茶具,皺眉:“看你擺弄這些完意,不覺得累麼?”

“新學的,我挺喜歡這套茶具...”大花洗完茶具後等待水開:“你有想見的人嗎?”

“我想見的人多呢,任何能給集團帶來業務的人,我都想見!”陸東枝撓眉頭:“請...把你那難聽的破音樂關掉,好嗎?”

“當然可以...”大花笑著看向窗外:“但不是現在!”

“你知道這是什麼歌嗎?”陸東枝看著大花,不太能理解這句話:“哈!我真是閒的皮癢,大老遠的來跟你研究歌曲!”

“說了你彆不愛聽...”大花看向陸東枝,遞給對方一隻小方巾用來擦手:“這首歌,還真不是放給你聽的!”

“你鬼上身了嗎,一直學著某人說話!”陸東枝伸手摸向腰間,斜眼睛盯著對方:“你跟我認識的大花,不太一樣呢!”

撼動靜默的心臟2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