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沙漠風雲之雪恨

芬妮雖已氣喘籲籲,體力透支,可在自己男人麵前怎肯認慫。

這要是說不行,以後還敢在陸飛麵前說自己體力好?要求一戰再戰?

“走,親愛的,你幫我揹著包行嗎?”芬妮死撐道。

“我來就行,你負責做觀察手。”

“小弟弟最乖了,該硬的時候絕對硬!”

兩人膩膩歪歪大步往前,原地喘氣的野狐兄弟們互相看了看,一個念頭浮上心頭。這對黏糊的男女隻要黏在一起戰鬥力一定爆棚。

陸飛大步前衝,在沙漠中速度絲毫不減,十分的生猛。

芬妮逐漸的趕不上趟。

等陸飛登上一座沙丘,逃命的馬赫德等人正向前方另一座沙丘上攀爬。

陸飛立刻趴了下來,卸下了背後的巴雷特。

他正調整著瞄準鏡,芬妮氣喘籲籲的爬了上來。

“距,距離800,左側風兩級,先打領頭的。”

“嗯,我打我的,你通知兄弟們馬赫德他們的位置。”

“嘭!嘭!”

陸飛一槍槍的打著,大團的沙塵在對麵沙丘揚起,不時打倒穿迷彩服的士兵。

幾分鐘後,沙丘上留下了三具屍體,剩下的七八人翻過了沙丘。

屍體流出的鮮血很快乾涸在了黃沙之上,大片的黑紫色望之觸目驚心。

野狐兄弟們很快出現在兩人身後,貝爾冇有讓大家繼續追擊,和拉斐爾舉起望遠鏡看向對麵沙丘,合計下一步的戰術。

“對方肯定會派人在沙丘上阻擊,我們從他們翻越沙丘的右側百米外攀過沙丘,豹貓,眼鏡蛇你們在此阻擊掩護,其他人跟我上。”

野狐小隊迅速展開,六人準備往貝爾所指方向運動。

“等會!兄弟們,把槍包墊在屁股下,重心稍稍前移,滑下去!”韋伯斯特大聲的教兄弟們滑沙的技術。

“傑克,我怕摔跤,弄的一臉黃沙很狼狽的,你抱著我下去嘛。”

“這麼多兄弟看著,會不會不太好?”

“這種前仰後合的事你最有經驗了,來嘛。”

“咳咳,好吧,我的小妖精。”

艾達和拉斐爾對視了一眼,忽然覺得他們的相處模式太純真了,就像相處幾十年的老夫老妻,麵前這兩個狗男女真是敢想敢乾。

打仗還不忘**互動。

可兩人打仗運動,一點都不耽誤,你好意思批評他們?

這次也是,芬妮坐在陸飛懷裡,兩人很快滑了下去。

兩人的加速度比其他兄弟快,因為重量增加連穩定度都高不少,不像杜威和瓦西裡,兩人簡直是連滾帶爬的下到了沙丘底部。

“啪”一聲輕響,陸飛拍了怕芬妮的屁股,示意她起身去追。

芬妮倒也不耽誤,第一個衝上沙丘,架起了兩腳架。

“他們還在前方沙海裡跑,好像少了一個人,豹貓姐姐,小心狙擊手。”

說著話,芬妮開槍就射,很快她身邊兄弟們齊齊上陣,對著幾百米外奔逃的馬赫德手下就是一通齊射。

沙丘上拉斐爾和艾達接到芬妮的通報,緊張了起來,不時掃描著對麵沙丘頂部。

很快兩人就發現了隻露出槍管的隱藏射手。

咻咻咻的幾槍後,對麵沙丘上的伏兵滾了下來。

伏兵一路翻滾往下,中途還被他們倆補了幾槍。

“隱患解除,你們繼續追,我們馬上跟上來。”

“乾的好!”

兩人起身準備滑下山坡,艾達冷峻的看了看拉斐爾。他苦著臉坐在包上,等艾達坐在他腿上,兩人滑了下去。

另一邊,野狐小隊越追越近,不時還朝逃跑敵人開槍射擊。

大半個小時後,前方沙海中隻剩下三個迷彩服和兩個灰袍人。

“停!他們不跑了,躲進了一個大沙坑,似乎想和我們拚了。”芬妮爬上了陸飛的肩膀,坐的高高的通報道。

“散開,注意隱蔽,灰貓,下來,誰讓你爬這麼高的。”

“坐的舒服啊,看得也遠。”

野狐兄弟們散了開去,藉著沙坑和地形慢慢逼近。

“噠噠噠,噠噠噠!”

很快幾支ak和自動步槍向他們掃射,可惜距離超過400米,子彈亂飛一氣,完全冇有準頭。

更離譜的是他們開槍連頭都不敢露出,隻是舉著槍朝前亂開。

陸飛和艾達、拉斐爾三個狙擊手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準備槍榴彈,給我把他們都炸出來!熊貓、豹貓和眼鏡蛇你們負責敵人逃出去後的狙擊,記得彆打兩個灰袍人的腦袋,打腿!”

“好的,隊長。”

“放心吧。”

“打屁股可以吧。”

“就你的槍法最歹毒,我喜歡,哪兒疼朝哪兒打!”

貝爾笑著說道,裝配著自己的榴彈發射組件。

“嗵嗵嗵!”

很快幾發榴彈朝目標沙坑發射,轟轟的爆炸聲不停的響起。

幾分鐘後,兩個灰袍人大喊大叫的逃出了沙坑,似乎臉上身上都是血。

“熊貓,彆開槍,交給我們倆,你一槍就會把腿打飛,打屁股的話下半身都冇了。”

艾達吐槽了幾句,和拉斐爾認認真真的一槍槍打,陸飛很無奈的跑過去充當兩人的觀察手。

五百米以內的距離,兩人真是能隨便爆頭,很快就打中了兩個灰袍人的腿。

“隊長,搞定!”

“乾的好,灰貓!大家散開前進,注意沙坑裡還冇死的,補槍。”

幾分鐘後乒乒乓乓的槍聲迴盪在沙漠中,野狐8人呈半圓形慢慢逼近了還在沙地上拚命爬的兩個灰袍人。

爬在前麵大鬍子馬赫德絕望的扭曲蠕動,雙手被磨破了皮,右腿中槍血流不止。

他的身前忽然一暗,陽光被擋住了。

一個高大的人影在他麵前擋住了去路,隨後蹲了下來。

“馬赫德將軍,認識我吧。”

“你,你們是保護日本人的傭兵!”

“對,來,坐起來,熊貓,看看他的傷口,我要他活著!”

“哎,來了,灰貓,彆管那個灰袍人了,他已經死了。豹貓,你嫌我槍管粗一槍就打死人,你們也冇好哪兒去啊。”陸飛大聲說著話,向貝爾走去。

其他兄弟也聚了過去,一路上拉斐爾和艾達免不了要解釋幾句。

“這不怪我,打的的確是腿啊。”

“對啊,我和豹貓都打的腿,絕不可能出錯。”

“是啊,你們一人打了兩三槍,人家兩條大腿的動脈都被打斷了,能不掛嘛。”

“咳咳,這不是想到阿依莎就生氣嘛,這個傢夥不是馬赫德吧。”

“不是,裡麵穿著迷彩服,隊長身邊的纔是。”

“那就好,你快救活他,再好好弄死他。”

“嘖嘖,這都什麼事兒?太挑戰醫生的底線了。”

兄弟們圍住了沙地上躺著的馬赫德,陸飛蹲下檢查了一番,拿出束縛帶綁在了他大腿傷口的上方,抬頭看了眼平靜下來的貝爾。

“隊長,他冇事,動脈也冇斷,就是血流的多了點,一時半會絕對不會死,我就不給他做手術取子彈了,實在是無聊。”

馬赫德看野狐小隊關心自己的生命,卻會錯了意。

“你們是傭兵,追殺我是為了錢吧?隻要你們放了我,要多少錢我都給你們。”

貝爾氣息逐漸加粗加大,剛要發飆,卻被陸飛拉了一下,遞了個眼色過去。

貝爾雖心感疑惑卻知道傑克詭計多端,肯定有了什麼考慮,立刻給了他個眼色,請他發話。

“你一個小部落自封的將軍能有什麼錢,隨身帶著嗎?想要買自己一條命,就趕緊的!你隻有一分鐘的時間。”陸飛蹲下拍了拍馬赫德的臉,戲謔道。

“我身上冇帶錢,可我瑞士銀行的賬戶裡有!日本人給了我2000萬,已經到賬了。這總夠買一條命了吧。”

“哈,那有屁用,拿不到的就是紙。”

“我給你瑞士銀行的賬號,密碼,識彆碼,求你繞了我,我還有5個老婆七個孩子啊。”

“先寫出來吧,順便問一下,那個龜田去哪兒了?”

“他交了錢,我放他回國了。”

馬赫德忍著大腿的劇痛,從衣服裡拿出一個小本子,遞給了陸飛。

“最後問你件事,為什麼殺了那個阿拉伯女人阿依莎!”陸飛接過本子給了拉斐爾,示意他看看是不是有問題。

“她要通知樓裡的人跑,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你可以阻止她,也可以打傷她,為什麼一定要打死她。”

“這,這。”

“說實話,你隻有10秒可以爭取了。”陸飛拔出手槍,拉動了槍栓。

“她教那些女孩子認字,我們是教徒,不需要女人有文化,她是異端!”

“哈,你可真厲害,殺害一個好老師,就為這狗屁的理由!”

貝爾忽然開口道:“熊貓,他的錢我不要,日本人的錢我也不要,臟!”

陸飛笑著拍怕貝爾肩膀道:“當然!本來也不是讓他拿錢贖命,否則怎麼乾掉他?說話不算數總歸不大好。”

聽到陸飛輕描淡寫的決定了他的生死,馬赫德頓時兩眼圓掙,聲嘶力竭的大喊:“你說話不能不算啊,你們追殺我不就為了錢嗎?”

陸飛聳聳肩道:“不是啊,是你自己說的。你的錢我會讓人操作一番,然後彙入聯合國的糧食基金會,幫你做做善事。順便說一下,你打死的阿依莎是我們隊長的老情人,對,就是你認為的那種老情人關係。”

貝爾臉色好了許多,皺了皺眉:“熊貓,教教我怎麼讓他痛不欲生!我是個大老粗,除了一槍崩了他,這方麵實在不專業。”

陸飛抓了抓腦袋,略微想了想道:“我知道你想自己動手,一般情況下,短促極致疼痛間歇性的發生會讓人生不如死,比如我拆卸手指皮肉,不過這個技術難度太高了。

那就砸吧,一個個腳趾,一個個手指,一截截骨頭砸過去!

等他全身骨頭儘斷,再埋在沙子裡,在頭上塗點蜂蜜,螞蟻啊蠍子啊會帶給他第二輪**。”

野狐兄弟們聽他輕描淡寫的說完,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

隻有艾達高興的摸出了一個敲肉的錘子。

“隊長,給你這個!上次我拿它敲了鷹黨灰頭髮的腦袋,我一直留著做紀念。”

貝爾聽了陸飛細緻的介紹恍然大悟,接過了艾達手中的錘子,高興的拍了拍她。

“乾的好,如果用槍托砸,也太不方便了。”

馬赫德已一臉死灰,猛地伸手去搶陸飛手中的槍,想要討個痛快。陸飛何等樣人,怎麼會被他偷襲,輕輕往後退了一步便擺脫了他。

“隊長,快點吧,天氣挺熱的,聽點慘叫降降溫。”芬妮撣了撣頭上的沙子不耐煩道。

貝爾點點頭,眼睛逐漸紅了,拎起錘子就要下手,卻一時犯了選擇困難症。

“先把他兩個肩關節敲碎,兩個膝蓋敲碎,免得亂踢亂動,我也懶得綁他。之後嘛,你就慢慢砸,一個個,一寸寸。”陸飛慫恿道,自己卻往後退去,捂住了耳朵。

貝爾深以為然,放下身上的零零碎碎,投入到打砸拆的工作中去了。

“嘭,哢嚓!啊!我的胳膊!”

“嘭,哢嚓!啊!我的膝蓋!殺了我!”

隨著貝爾掄著錘子一下下砸,一聲聲慘叫不斷,皮肉,血水亂飛,場麵極度的血腥恐怖。

兄弟們各自散了開去,他們雖殺人無算,可嚴刑拷打一直是陸飛的活。現在貝爾像瘋了一樣的亂砸,真是又可怕又可憐。

芬妮拉著陸飛到了一邊,兩人依偎著靠在了沙丘的陰影下。

“如果我死了,你會不會像隊長一樣,不顧一切的給我報仇?”

“隻要我在,你就死不了。”

“彆迴避話題!”

“嗯,我可能會將他們部落的人都殺個乾乾淨淨!”

“噓,這話彆被隊長聽見。你好man哦,聽了這話我心中喜歡的很呢。”

“女人真奇怪,這種假設性的問題問了也冇意義啊,我隨口騙你的呢,說不定我害怕了,逃的遠遠的。”

“你不會的,萬裡之遙你也來了,還是踩著七彩祥雲跳下來的,更彆說報仇這種簡單的事了。”

“好吧,我承認,最好不要讓我遇到摯愛親朋有損傷,我瘋起來自己也害怕。”

兩人膩古膩古了半天,遠處的慘叫聲還在持續,也不知道馬赫德平時吃的是什麼,這樣被拷打還冇垮掉。

拉斐爾走了過來,拉拉陸飛。

“勸勸隊長吧,這樣下去對他不好。”

“嗯,我有辦法,等會我們一人上去搞一下,埋了馬赫德就走。”

兩人商量好,上前把貝爾給拖了出來。

貝爾全身是血,喘著粗氣,胸口起伏不定,仍是不解氣。

“隊長,阿依莎是為了我們大家死的,你也讓我們解解氣嘛!”陸飛大聲的說道,遞給貝爾一瓶水。

貝爾下意識的把敲肉的錘子給了陸飛,接過礦泉水。

“嗯,說的對,你們來!”

急救醫生傭兵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