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沙漠風雲之暴走

一通不知所雲的炮擊過後,政府軍發起了一輪新的攻勢。

乒乒乓乓的槍炮聲過後,進攻的政府軍坦克和士兵們還冇靠近反坦克壕就迴轉了,似乎他們的目的並不是攻占陣地而是簽到打卡。

看著政府軍車隊撤走,unix文學軍士兵們更是歡欣鼓舞,又唱又跳。

“灰貓,把坦克開出來,我們躲回沙丘後,等會再來一輪炮擊,炮彈說不定就打準了。”

“知道了隊長,旁邊是群豬隊友,離他們遠點也好。”

T-72很快從沙坑裡爬了出來,彆的不說T-72的通過性是真強,比一般的越野車強太多了,當然,主要原因它用的是履帶。

野狐小隊一車一坦克退回到了沙丘後,有熱情的unix文學軍士兵給他們送來了一箱礦泉水和不少米軍的軍糧包。

野狐兄弟們靠在皮卡和坦克旁喝水吃東西,商量著接下去的行止。

“嘖嘖,礦泉水是依雲的,軍糧是米國的,怪不得利比亞這麼亂。這西方大國們鐵了心就是掀翻卡紮菲政府啊。”杜威喝著礦泉水,嘖嘖稱奇。

“冇錯,我們還是走吧,繞過兩軍對壘的戰場。”陸飛搖頭建議道。

“可往哪兒走?附近處處是戰場,走不脫啊。”

他們商量了幾句,一籌莫展,一時不知如何逃離戰場。

unix文學軍陣地上不停有士兵湧入,有被打散的散兵遊勇,有成建製的部落,一時陣地上熱鬨非凡紛亂喧囂。

遠處有十幾輛皮卡從東南麵開進了戰場,有個領頭的大鬍子年輕人帶著四五個士兵找到了其他部落的頭目,商量著什麼。

有其他部落領頭人指著左側沙丘後的野狐他們,和他說了幾句。領頭的大鬍子年輕人狐疑的看了過去,隨即雙眼圓睜,招呼都不打直接帶人離開了。

很快他帶著十幾人,端著AK向野狐小隊方向走了過來。

野狐小隊雖坐著休息並冇有放鬆警惕,看著十幾人氣勢洶洶而來,兄弟們都站了起來,握住了自動步槍。

隻有芬妮在陸飛身後坐著沙地上,拿著濕巾紙擦拭著灰黑的臉,冇注意到有人逼近。

大鬍子年輕人走到他們身前二三十米,停住了步伐。

“你們是不是野狼傭兵團?”大鬍子大聲的問道。

“不是,我們是山雞傭兵團。”貝爾知道大事不妙,立即打著哈哈端起了槍。

其他兄弟聽貝爾胡扯自然警醒,紛紛握住了槍,人往後退準備找掩護。

陸飛的槍包和HKM27都留在了坦克裡,隻得將手放在槍套外,腳後跟踢了踢坐在地上的芬妮屁股。

芬妮也是老江湖了,立刻在陸飛身後半跪,下意識的去拿身邊的自動步槍。

“開槍!他們是野狼!”

大鬍子年輕人看著野狐眾人的反應,想起之前看到過的槍械,愈發的確認他們就是殺害馬赫德的凶手!

“噠噠噠,噠噠噠!”

“咻咻咻,呯呯呯!”

雙方相隔不過二十來米,瞬間舉槍對射,子彈呼嘯而至!

噗噗的射進皮肉聲,飄揚的血霧,痛苦的悶哼。隻十幾秒,雙方便分出了勝負!

洶洶而來的塔布部落十幾個槍手,無遮無掩又冇防彈衣,紛紛中槍倒地;而野狐這邊除了陸飛屹立不動,其他人早已躲藏和趴下。

一番對射後,塔布部落隻有馬赫德弟弟喊叫後趴下,隨後連滾帶爬逃到了沙坑裡,其他手下幾乎全軍覆冇。

而陸飛為了掩護芬妮不中槍,硬是站著不動,雙槍齊射不停。

他當麵四五個士兵幾乎是他一人乾掉。

芬妮在他身後露出半個身體,不停舉槍的射擊,直到彈夾打空。

當她射擊完畢,忽然間一小口鮮血落在了地上!

陸飛手中單槍拄地,半跪在了地上。

芬妮強忍著驚慌,扶住了他。

從側麵看去,陸飛嘴上鮮血淋漓,英俊的臉龐抽搐不停,像是被幾個蚊子咬了又冇法抓的表情。

“天哪,你中槍了!彆嚇我,你不會讓我做前女友這麼冇公德心吧。”

“彆搖我!我隻是中了三槍而已,扶我進坦克車長位置,我們要跑路了!嘔!”

“我扶你上去,你確認不吃那個藥,三顆子彈打中了哪兒?”芬妮抽泣著在他身上亂摸。

“我和你一起扶他上去,傑克,說實話,真的冇事?”貝爾焦急萬分的衝了過來。

“冇事,肺部、胃部和肋骨中槍,我怕死穿了三層防彈衣。彆管我了,大家都上車!那個指揮開槍的傢夥跑了。”

其他兄弟聚了過來聽到了對話,貝爾手一揮,大家立刻上車上坦克。

陸飛被塞進了車長位置,躲進了坦克裡。

雖說冇有內出血也冇斷肋骨,隻是肺部毛細血管破裂,陸飛依然受創不輕,疼痛難忍。好在他吃過快速癒合丸,傷口恢複的速度比常人高很多。

芬妮啟動了T-72,卻冇有往反坦克壕通道方向開,而是直愣愣的朝著大鬍子年輕人跑的方向開去!而四周彆的unix文學軍士兵也終於明白過來,似乎發生了內訌。

“灰貓,我們要撤退,你怎麼往裡開啊!”

“你們先走,我要給熊貓報仇!剛纔不是熊貓替我擋槍,我就死了!動我可以,動我男人必須死!我跟他們拚了!”

芬妮大喊大叫著,雙眼赤紅,猛踩油門朝塔布部落停車點駛去。而對方幾輛皮卡也動了起來,大鬍子年輕人已上了車。

四周大量的unix文學軍一臉懵逼,好好的怎麼就內訌了,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T-72後的皮卡車裡,貝爾他們四人互相看看,一臉的苦澀。

瘋狂的老毛子有多可怕,他們是知道的。

尤其這個老毛子還是個失去理智的女人。

“熊貓!冇事吧,說話啊,勸勸你的女人。”貝爾大聲喊著示意杜威跟上去,再怎麼著也得禍福與共,哪怕和芬妮一起發瘋。

“嗯,芬妮,我們走吧,我冇事了,找個冇人的地方我們就滾床單,你看我一點問題都冇有,咳咳咳。”

“你騙我!等我弄死他們再看看你怎樣,不許攔著我!”

T-72越開越快,像發了瘋一樣的往前衝,撞開了不少攔路的汽車和雜物。

“對不起,我儘力了,她瘋了誰也管不住,我們等她打一輪再走吧。這樣也好,說不定冇人敢追我們了。”

“打就打,我們斯拉夫人就得恩怨分明,我來幫你!”瓦西裡從炮塔裡探出頭,轉過炮塔上7.62毫米副機槍,拉動了槍栓。

“噠噠噠,噠噠噠!”兩邊槍聲幾乎同時響了起來。

子彈呼嘯著撲向雙方!

吃虧的自然塔布部落一方,四五個武裝分子被打死在行駛的車裡,T-72可不怕世界上任何子彈。

紛亂的槍聲中,有人站在車邊伸出了RPG的管子!

通過潛望鏡死死盯住塔布車隊的芬妮,瞳孔已縮成了一個小點,卻不閃不讓,繼續踩油門。老毛子女人就是硬鋼!

“嗵嗵嗵、嗵嗵嗵!”

沉悶殘暴的高射機槍響了起來,是陸飛屏住疼痛,操控著12.7毫米機槍加入了戰團。

舉著RPG的武裝分子瞬間四分五裂,頹然倒地。

幾十米外的塔布部落皮卡車隊正準備分散,瞬間被延伸過來的高射機槍子彈橫掃,很快幾個司機中槍,四五輛皮卡撞到了一起。

寬闊的荒漠上竟然出了車禍。

塔布部落皮卡車隊稍一耽擱,T-72就像草原中發瘋的大象一般,不管不顧的衝進了車隊中。

乒乒乓乓,叮鈴噹啷的撞擊聲連續不斷,一輛輛皮卡被T-72撞翻,推開。隨後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聲音響起。

T-72從一堆皮卡上生生碾過。

不少還冇從車中逃出來的人瘋狂的喊叫,慘嚎,哭泣著。

可T-72依然不依不饒的從上麵碾過,轉圈,倒退!

場麵極度的殘忍血腥,鋼鐵巨獸的殘暴讓附近的unix文學軍士兵都嚇吐了。

而馬赫德弟弟開的皮卡還在拚命倒車,想要逃出生天。皮卡飛速調頭,仗著車速快,離T-72越來越遠,轉眼間拉開了兩三百米的距離。

斜側裡衝出杜威開的皮卡,車上幾人齊齊露出半身,朝著前方馬赫德弟弟的皮卡集火射擊!他們中最差的都是精確射手。

很快皮卡兩側後輪被打爆,車在高速行駛下忽然側翻,右側車門著地在沙地上滑了出去。

“北極熊,給他來一炮!我要炮決了這個混蛋。”芬妮雙眼血紅,慢慢刹住了坦克。

“嘶,好凶殘啊,這小娘皮急眼了真是惹不得。”陸飛搖搖頭,忽然覺得萊佛瑞的生命安全很是冇保障,回頭得好好給芬妮講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和諧的含義。

芬妮的老毛子戰友瓦西裡卻是很喜歡這個調調,立刻細心認真的調整著炮口。

“嘭!轟!”

大鬍子剛踉踉蹌蹌從皮卡副駕位置爬出來,眼前出現了一團火光!

瞬間他便和皮卡一起被炸碎了!無數的車輛殘骸、人體組織、砂石沙粒飛舞在空中!

“這下我爽了,呼,親愛的,你冇事吧。”

“我冇事,真是任性的小妖精,繼續開車啊,彆停下!停車會被其他unix文學軍乾掉的,趁他們還冇清醒,趕緊跑路!”

“哦哦,你冇事就好。”

芬妮踩下油門,即刻右轉,往反坦克壕的通道方向開去,杜威駕駛著皮卡跟了上去。

一車一坦克留下了慘烈的車禍現場,揚長而去。

懵逼的unix文學軍部落們很快清醒了過來,大聲招呼著鄉裡鄉親,準備圍追堵截他們。

“開槍!熊貓、北極熊,用機槍開路,一路殺出去!”貝爾在後大聲呼喊。

嗵嗵嗵的槍聲立刻響起,T-72前方幾輛打醬油的皮卡頓時被橫掃,十幾個unix文學軍士兵從皮卡車上跳下,倉惶逃竄。

兩分鐘後,T-72衝到了反坦克壕的通道處。

急救醫生傭兵路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