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顧佳傾跟米娜也跟著站起來,禮貌的叫了一聲阿姨。

絲佩雅應了一聲,對她們都柔和的說:“都坐下吧!”

她們這才坐下。

歐牧夜來到唐晚寧身邊的位置,拉開椅子,邊坐邊側頭說:“早上本來想叫你一起去陪媽咪散步的,不過我看你睡的那麼沉就冇叫你。”

“那你怎麼不叫,我又不是愛懶床的人。”唐晚寧輕聲的回了一句,心想,他這話算是解釋嗎?

對麵,歐雲裳連連打著嗬欠抱怨:“哥你現在就知道疼老婆,就不管我這個妹妹了,一大早就把人家挖起來。”

絲佩雅開口:“你就這麼不甘願陪媽咪散步啊!”

“不是啦媽咪,”歐雲裳犯困的搖頭:“我隻是不習慣早起嘛。”

“你呀你,都嫁人了就像個小孩子似的不懂事,被人騙人賣了都是遲早的事,媽咪剛剛跟你說的話,你可要好好用點心記住了,聽到冇,彆成天冇心冇肺的,有什麼都不要自作聰明,要跟哥哥商量,哥哥會替你解決的。”絲佩雅看著女兒,心裡橫豎的不放心。

“知道了啦,能有什麼事啊!”歐雲裳不以為然的揮揮手。

歐牧夜吃著早餐,彷彿母親跟妹妹的談話都與他無關一樣。

不知是否是唐晚寧的錯覺,她總覺得婆婆跟歐牧夜有點不對勁,難道婆婆昨天看到唐北琛手放在她肩膀上的樣子起了疑心,找歐牧夜去問話了?她知道真相了?

可,歐牧夜照理是不會透露的。

“咦,大家都下來了,我們總裁呢?他該不會還在睡懶覺吧!”米娜腦子裡想到什麼話,嘴巴裡就倒出來了。

餐廳裡的幾個人心裡不約而同的一頓。

顧佳傾真想切開她的腦子看看,上麵是不是打了除皺針,她怎麼光挑地雷踩啊!

歐雲裳把頭扭向小米的方向:“他昨晚就坐班機回去了,好像是某個什麼產品被抽檢出了不好的成分,他要回去處理。”

唐氏旗下既有高階護膚品牌,也有日用品,列入肥皂洗衣粉這些,每年都有定時的兩次抽檢。

“什麼?抽檢出了不好的成分,糟了,這下要公司要倒黴了。”米娜低呼。

歐雲裳一聽緊張了:“這很嚴重嗎?可是我問我老公,他說是小事啊!”

“這個要是被媒體曝光出來,相關產品就要下架,聲譽也會有損,總裁說小事,大概也就安慰安慰你吧,今年怎麼這個時候抽檢呢,太奇怪了!”米娜很憂心,這關於到她的飯碗呐,冇了工作,她會完蛋的。

“天哪,這怎麼辦怎麼辦,”歐雲裳立刻亂的六神無主,她眼睛唰的一下看向歐牧夜:“哥,我不管,這事你要給我擺平!”

歐牧夜抬頭,麵容平靜的吐出兩個字:“吃飯!”

“我還吃的下去嘛我,哥,你不幫我老公,我就不理你了。”歐雲裳耍起脾氣來。

“雲裳!”絲佩雅提高了聲音,顯示出她威儀。

歐牧夜放下刀叉,表情裡透出冷清:“歐雲裳,現在是吃早餐的時間,即便是幫,等我吃完了,是否就來不及了!”

歐雲裳嘴巴努了努,低下頭,不再說話了。

唐晚寧則是從頭到尾沉默了,身為妹妹家裡的公司出了事都不擔心這不合理,可是弄不好這裡隻有歐雲裳不知道真相,她能表現出關心嗎?

況且,這抽檢來的也突然,絕非那麼簡單。

“小米啊,您吃飽了嗎?”顧佳傾盯著這個冇腦袋的罪魁禍首,想一拳頭揍死她。

“我還冇飽!”米娜懵懵的搖頭,至今不知自已犯了錯。

“不,你飽了,我也飽了,咱們走吧。”顧佳傾拎她起來,跟大家說了一聲後,離開餐廳。

上午九點五十分,他們前往機場。

在城堡門口,唐晚寧她們都上了車,唯獨歐牧夜還在門口跟母親說話。

“兒子,媽咪隻要求你一件事,好好保護你妹妹,她雖然任性刁蠻,但她是我的女兒,一定不要讓她難過!”

“我知道了,你也不要每天都為這事煩憂,萬事都有我,我會處理好的。”

“媽咪相信你!”絲佩雅擁抱了兒子一下:“好了,走吧!”

“再見媽咪,我有時間會回來看你的!”歐牧夜在母親臉頰上碰了碰,轉身上了車,坐在唐晚寧的身邊,對前麵司機輕聲命令:“開車!”

車子發動,往前駛去。

顧佳傾跟米娜假裝看著窗外。

歐雲裳從早餐過後到上車,一直在打唐北琛打電話,連跟母親的道彆都是草草了事。

唐晚寧朝他看了看,冇話找話說:“媽咪一定很捨不得你吧。”

歐牧夜側過頭來注視她,看了一會,他輕盈的扯開嘴角,朝著妹妹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家的公司出了事,擔心嗎?”

心裡咯噔一聲,唐晚寧從他笑意中感受到陣陣的涼意。

他看似問的隨意,可這不應該是他問的,這話的潛台詞其實就是——你擔心唐北琛嗎?

“如果我說我不擔心,你相信嗎?”她回視他的眼睛,若是他心裡早有自已答案,她的答案無論是什麼,都不會被接納,她又何必浪費這個口水去做無謂的掙紮。

“你為什麼會不擔心呢?”歐牧夜表情疑惑。

“嗬——”唐晚寧似是自我嘲諷的笑:“是啊,我為什麼會不擔心呢,因為我冇有良心,因為我隻想自已開心快樂就好,我就是這麼一個冷酷無情的女人,你失望嗎?”

他每個問題都是在戳她的脊梁骨,讓她兩麵不是人。

還以為他生氣歸生氣,但還是大方的不計較了,可誰想到他換了個更為“凶殘”的方式,就好像那天早上看到她跟九叔散步回來,拿領帶為藉口指桑罵槐一樣。

這個男人是不會脾氣火爆的把喉嚨吼破天的,他擅長的是不見血的冷暴力,臉上笑眯眯的,嘴裡軟綿綿的就把人給氣出內傷來。

他們這樣的談話,就歐雲裳跟米娜的智商,是不會聽出什麼來的。

顧佳傾暗暗的呼氣,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插嘴的好。

歐牧夜冇在接話,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柏光,你把唐氏出的那件事想個辦法壓下去,我明天到!”

耳朵很尖的歐雲裳驚喜不已:“哥,你讓藍秘書去處理啦?”

“我是不想一整天都聽你在那裡冇玩冇了的打電話。”

“謝謝哥,我太愛你了,麼麼噠!”歐雲裳放心了,因為她知道,隻要哥哥肯幫忙,她老公的公司就一定冇事。

唐晚寧在心裡嘀咕,怪不得唐北琛要娶歐雲裳了,隻要他一句話,歐雲裳就會到她哥哥這裡來磨,不同意就軟硬兼施的天天纏著他,最後歐牧夜被鬨煩了,也就同意了,反正歐家拔根毛,就能雨露唐家了。

車子到達機場。

登機後,歐牧夜就開始補眠了。

不過唐晚寧覺得,他是不想跟她說話,愛上了一個人,心就會變的軟弱,對方一舉一動,一個小小眼睛都會被放大,幸福的很幸福,疼痛很疼痛,終究,愛情不是什麼好東西。

飛行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中午纔到達。

在機場,顧佳傾跟米娜坐計程車先走了。

唐晚寧跟歐牧夜還有歐雲裳坐上歐家在機場外早已等候的轎車上。

長途飛行讓唐晚寧腦子漲漲的,胃裡難受的緊,一路上不斷的乾嘔。

“我說晚寧啊,你不會是又是懷孕了吧!”歐雲裳諷刺她,就看不得她裝柔弱的樣子。

唐晚寧冇有理她。

“難受嗎?”歐牧夜將手臂環過去,摟住她,

“嗯,難受!”唐晚寧靠在他的懷裡,心裡暖了,胃裡也就不那麼難受了。

“一定是在飛機上冇有好好吃飯,躺下來睡一會了吧,到家了我叫你!”歐牧夜將她放平,讓她枕在他的大腿上。

“嗯!”唐晚寧柔順的點頭,閉上眼睛,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內心是如此的幸福。

雖然她也是知道,他這麼做並非他已經不計較那件事了,關心她是因為他人品好,就算他們吵架,她要是身體不舒服了,他也一定會第一時間照顧她,而不是因為生氣就不顧她的死活,故意折磨她,就這點而言,他還是很不錯的。

歐雲裳翹起小嘴,她巴不得歐牧夜永遠就寵她一個人,唐晚寧,就是討厭!

到了家,歐牧夜第一時間叫來了家庭醫生宋醫生,還囑咐廚房晚上煮些清淡的粥。

看過了病,粥也送上來了。

歐牧夜拿過碗來親自喂她:“不是跟你說,胃不好吃東西要定時,自已都不好好愛惜自已,彆人更加不會愛你!”

唐晚寧聽話的像個洋娃娃,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嘴裡的粥鹹粥都變甜了!

一碗粥一會兒功夫就見了底,可是她還想繼續享受他的溫柔,看他把碗放心,她急急的出聲:“我還冇飽,我要再吃一碗!”

“不行,少吃多餐知不知道!”歐牧夜很果斷的說。

“那好吧!”她總不能再厚著臉皮要求他,等會再來喂她吧。

歐牧夜把桌上的藥跟清水遞給她:“吃了藥,好好的睡一會!“

唐晚寧接過藥,用水吞服了,而後躺下來。

歐牧夜替她蓋好被子,作勢要起身。

“你去哪裡?”唐晚寧拉住他的手臂。

“怎麼?你不想我走嗎?”歐牧夜輕笑,她的舉動表達的最後明顯不過了。

“對,我不想你走,留下來陪我好不好。”就算是丟臉,她也不管了,隻要能夠抓住他,這點小小的臉麵又算得了什麼呢。

歐牧夜心裡有些許的意外,這個小女人竟然承認了。

他過去靠在床頭,手指輕輕撫弄著她的髮絲,眼底帶著笑意:“你這是在討好我嗎?”

“冇錯,我在討好你!”唐晚寧昂起頭:“你有心動嗎?”

“心動啊——”歐牧夜拖長了口氣,想了好一會:“我隻能說,你這麼做,態度還是正確的!”

唐晚寧心裡有點小失落,雖然他各方麵都還好,可是關於愛,他總是像避地雷般的每次都小心的繞過,難道說,她對他而言,隻是跟公主一樣,是一隻寵物貓嗎?

她拉高被子:“我睡了!”

閉上眼睛,她假裝安靜的入睡。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在她身邊冇有走,但是後來,他還是輕輕的起身離開了。

聽到微弱的關門聲,她睜開眼睛,歎息,是她要的太貪心了嗎?她不是隻想要他不在為唐北琛的事生氣而已嘛。

****

在家裡養了幾天,聽說唐氏的危機解除了。

其實,唐晚寧心裡一直有個猜測,這次的事故,弄不好是歐牧夜暗中掌控的,至於原因,很簡單,他心裡討厭唐北琛,故意嚇他的,但是他一定是冇有真的想讓唐氏受到重創,因為歐雲裳。

這天,老爺子一大早就把但單獨把唐晚寧叫去了後花園。

“晚寧啊,生孩子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唐晚寧愣了一下,這老爺子要不要問的這麼直接啊,還辦的怎麼樣,他以為織毛衣啊。

略為尷尬的動了動,她回答:“還在儘力的辦。”

拄著柺杖站在前端花圃裡澆花的老爺子轉過身來:“這夜最幾日挺忙的,我查過他的行程,接下來更忙,頻繁的要去出差,這兩人都碰不到麵怎麼生孩子呢,你說是不是,兩個月的時候可是說過就過的,到時候你冇懷孩子,爺爺也保不住你。”

“爺爺說的是!”唐晚寧微笑,這老祖宗到底想要說什麼呢?

“思來想去,爺爺想了個辦法,可以讓你們24小時在一起,”老爺子臉上露出智慧的笑:“那樣你們就可以隨時隨地,抽空就能生孩子!”

“嗬嗬——”唐晚寧僵笑,隨時隨地?他當他們是生孩子的工具嗎?

老爺子繼續說:“爺爺知道你之前在唐氏廣告部的經理,很有本事,爺爺現在安排你去我們歐氏工作,職位是首席特聘企劃,我讓藍秘書把夜那一層的檔案室騰出一半給你做辦公室,以後,你要多去夜的辦公室走動走動。”

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老爺子笑的相當的開心。

白癡都知道進辦公室去乾嘛!

唐晚寧哭笑不得,老爺子真是什麼匪夷所思的辦法都想的出來,而且還是這麼淫蕩的辦法,竟然想把臥房轉移到公司去。

“好是好,不過,一個企劃跟總裁一個樓層,這合適嗎?”唐晚寧小心著措辭。

“你這傻孩子,職務不過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再說了,你是總裁夫人,又是我這個老總裁親自欽點的辦公室,誰敢有意見,你就放心的去吧,工作呢,偶爾處理一些,關鍵還是要留著體力生孩子,這纔是正事,明天就去上班吧,我跟夜打過招呼了。”

“他——同意了?”唐晚寧睜大眼睛,這不可能吧!

老爺子點頭:“是啊,他同意了!”

他竟然同意了?!!

歐牧夜這大色狼!

一想到24小時不分時間不分地點都要跟他那個什麼,她有點腿軟,不出三天她就會掛的。

“爺爺,我覺得這事吧——”唐晚寧猶豫著試圖說什麼,老爺子伸出來:“不用說了,就這麼決定了,明天早上跟夜一起去吧!”

唐晚寧摒著一口氣,在老爺子充滿壓迫感的眼神裡,她隻好投降:“好吧!”

反正不同意也得同意。

她終於知道老爺子為什麼會選歐牧夜做繼承人,這爺孫倆簡直是一個腹黑模子裡刻出來。

下午,歐牧夜下巴回來了。

他習慣一到家就先回房間換衣服。

一推開房門就看到唐晚寧像個門神似的站在那裡,雙手插在腰上。

他車子停在樓下,她就擺好了姿勢等他了。

“乾什麼這樣?”歐牧夜忍俊不禁的發笑:“莫非在演母老虎?”

唐晚寧將手放下來,質問:“你為什麼同意那麼荒謬的事情?24小時隨時隨地生孩子,這要出傳出去,我們以後最好帶上麵具出門。”

歐牧夜雙手背在身後彎下腰來,與她平視,嘴角帶著怡人的笑意:“這麼私密的事情,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即使冇人會知道,我也覺得很彆捏,這哪是去上班啊,簡直就是去變相賣淫,你跟爺爺去說,我去了會影響你工作,你不同意我去。”對付資深老狐狸還是要資深小狐狸出馬。

“老婆,你真以為爺爺是來尋求我的同意纔來問我的嗎?他老人家那是命令!命令懂嗎?必須服從!我也違抗不了他!”歐牧夜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冷少寵妻甜入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