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我要買的東西,之後這裡纔有嘛,走啦,走啦!”她跟做賊似的,捏著圍巾往裡麵走。

“老大,你不用弄的這麼誇張,正所謂食色性也,這,古人編的的四個字頭裡兩個都與這裡有關,我們都是成天人,自然一點吧!”顧佳傾絲毫不覺得的什麼,走的很有女王範。

“所以我才找你來啊,要是少米娜那丫頭,還不咋呼死。”唐晚寧一邊說一邊用眼睛搜尋著她想要找的店鋪。

“倒也是,要是她來說,不出三分鐘,彆人會以為發生命案的,她今天請假了,說是回去給奶奶過生日!”顧佳傾從包裡拿出噴霧往臉上額噴了噴,香味頓時四溢。

唐晚寧勾笑:“這請假理由聽的就像是假的!”

顧佳傾拍打著自已臉,聽了唐晚寧的話,她笑:“哈哈,我也是這麼覺得的,你說她會不會是拍拖了?”

“我覺得相親的可能性比較大!照的個性,交了男朋友會不被你這條蛇精看出來?除了她的智商在一夜之內成長了。”唐晚寧太瞭解她了。

“以後請叫我白素貞!”顧佳傾扭著腰往前走了,顯然,蛇精這個稱謂她很喜歡。

“前麵那條白素貞,你走慢點,小心把腰給甩給了。”唐晚寧圈著手衝著前麵那個表演慾很強的女人喊。

一般人從她們身邊經過,都會以為有神經病,不對,其中一個是蛇精病!

唐晚寧終於找到了她想要的店鋪,挽著顧佳傾的手,拉著她推開玻璃門。

店裡的老闆立刻走了出來,是個跟她們年齡相仿,染髮紅髮的女人。

這家店裡掛滿了衣服。

不過,都是製服!

“兩位美女,需要買什麼款式的,隨便挑!”老闆熱情的招呼她們。

顧佳傾賊笑的用手指點了點唐晚寧:“嘿嘿,原來有的人想跟老公玩這一手,看不出你還有這方麵的潛能啊,你家老歐真是化腐朽為神奇啊!”

唐晚寧不好意思的紅了臉:“就你話多!”

“叫我來你就該知道會被我取笑啦,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啦!”顧佳傾笑的那叫一個風騷。

唐晚寧拿下包裹著腦袋的絲巾,開始挑選起來。

實在是太多款式了,她挑的眼睛都花了。

“老大,我覺得這套女仆裝不多,清純,可愛,性感!”顧佳傾幫她出主意。

“他家最多的就是女傭,早就看膩了。”

“那這套護士裝呢,設計的多巧妙啊,老歐看了一定會喜歡的不得了。”

唐晚寧冇說話,她要的不是這種感覺的性感,她摸了下巴,有看了一圈,看到掛在上頭的一套衣服,她嘴角有了笑意:“老闆,我就要那套!”

顧佳傾一看,表情邊糾結了起來:“你的眼光還真是與眾不同。”

買好了衣服出來,她們轉而去了百貨商場。

唐晚寧想去買雙鞋子,顧佳傾卻把她拖去了內衣部。

“內置戰衣,是必須要有的,能讓你馬上從小c變成大e!”

“什麼大衣啊,我還風衣呢,況且我老公不喜歡大衣。”唐晚寧最討厭拿她的上圍說事,自從被歐牧夜無數次調侃為平胸後,她討厭任何哺乳動物。

“老大,你這個吧有時候很聰明,可有的時候呢,你真是笨到家了,有那個男人不喜歡波濤洶湧的,相信我,今晚的主場可是你的!”顧佳傾不管她願意不願意都拖著她進去。

唐晚寧雖然心裡頭並不樂意,可試出來的效果,讓她眼前嘩的一亮,雖然裡麵的墊子簡直可以用來擋子彈,但這些都不妨礙那震撼的效果啊,戰衣,果然對得起這名字,夠霸氣!

買了所有的東西,她們累的快虛脫了。

“走,我帶你去個好地方吃飯,之前歐牧夜帶我去過,環境很好!”

“你請客我當然去嘍,歐太太!”

“這個稱呼我喜歡。”唐晚寧毫不謙虛的接受。

把購物袋放進車裡,她們上車,前往意大利餐廳。

車子停在餐廳門口,兩個正要下車,看到從前麵樓梯上走下來的一男一女,她們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米娜跟蘇晉澤!!!”

她們同時驚呼。

之所以這麼震驚是因為他們簡直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一個花花公子,一個蘿莉乖乖妹,他們之間怎麼會起化學反應?

看著蘇晉澤摟著米娜上了車,顧佳傾下意識就發動車子跟上去。

“顧佳傾,你想乾嘛!”唐晚寧看她臉冒著火氣,緊張的問。

“當然是跟上去阻止他們嘍,米娜多單純啊,你告訴她玉皇大帝明天下凡她都信的,那蘇晉澤是什麼人?專泡無知少女,上完就甩,換女人比換內褲還勤快的浪蕩公子,我不能看著我的好姐妹被他糟蹋,我一定要去救她。”顧佳傾怒喊著,美麗的小臉都紅了。

唐晚寧拍拍她的腿:“好了好了,你彆這麼激動!”

“我怎麼能不激動,米娜她冇腦子的,騙說請假跟這個花花公子來約會,她腦子被門夾了還是傻了!”顧佳傾胸口劇烈的起伏。

“小米她24了,不是小女孩了,蘇晉澤是什麼人她也是知道的,如果她能夠接受,我們無權去乾涉的,傾傾,老實說,你的反應有點過了,”唐晚寧直言不諱,因為她知道,之前她跟蘇晉澤有多次磨擦。

顧佳傾稍稍收斂了一些怒氣:“當然是單純的擔心米娜啦,反正我不能讓她受傷,我一定要去阻止!”

唐晚寧拿她冇轍:“你好好開車,彆多想!”

這車來車往的公路上,情緒激動可是很容易出事的,她可不想車毀人亡。

她們跟著前麵那輛限量版的跑車一直從喧鬨的市區開到半山腰的一棟彆墅前。

前麵車子裡的人從車上下來,米娜一下車就立刻跑過去挽住蘇晉澤的臂彎,兩人開開心心的進了屋。

唐晚寧用下巴往他們進去的方向抬了抬:“你看到了,米娜她根本就是心甘情願的,我們這麼衝進去,是討不到好的,我們還是走吧!”

“我並不是要讓她說我一聲好纔跟來的,她現在被愛情衝昏了頭,以後有她哭的時候,關鍵是蘇晉澤甩她是遲早的事,她心理那麼脆弱,難道要等到那時候再救她嗎?我現在就要去。”顧佳傾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下去。

“等等我!”唐晚寧忙下車追上她,拉住她:“你冷靜點聽我說,去按門鈴可以,但是請你壓一壓自已的脾氣,這蘇晉澤畢竟是冇殺人冇放火,他一單身男青追求一個單身女青年,這冇違法亂紀,你可能動手。”

她的脾氣她知道,特彆容易爆。

顧佳傾歎了歎氣:“知道了,我不打他,我君子動手不動手可以了吧!”

“嘴巴也收著點。”

“知道了,知道了,我保證不亂來,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行了吧,在磨蹭,米娜都被那**給吃乾抹淨了!”

“弄不好早就已經吃乾抹淨了。”唐晚寧幽幽的說了這話,從她身邊飄過。

顧佳傾一下就呆了。

她們走到彆墅前,抬手按了門鈴。

唐晚寧真不知道自已在乾嘛,人家又不是嫖娼,等會他們下來該說些什麼纔好呢,難道要說,嗨,我們是來營救小羔羊逃離狼穴的,請配合!

正在她後悔之際,門開了。

來開門的是蘇晉澤。

看著外麵的兩個女人,他懶懶的斜靠在門框上,桃花眸裡漸漸的聚起疑惑的光芒:“兩位大美女這是——”他冇有把話繼續說下去,而是抬了抬,讓她們自已說。

顯然,她們是跟蹤到此的。

“蘇晉澤,你這混——”衝動派的顧佳傾上前就要開罵。

唐晚寧趕忙捂住她的嘴,說:“我們去意大利餐廳,在門口看到你跟米娜從裡麵出來,因為挺驚訝的,所以就跟過來想跟你們打個招呼,你知道米娜是我們的好姐妹,這好姐妹交了男朋友,我們也不免好奇,你不要介意。”

“嫂子你都這麼說了,我若說介意,不就是我的小氣了嘛,”蘇晉澤笑眯了那雙勾人的桃花眼,瞅著在唐晚寧手裡拚命掙紮的女人,讓開了身子:“進來坐吧!”

“哦,好!”唐晚寧拖著顧佳傾進屋。

裡頭裝修的還聽精緻的,這蘇晉澤本就是有錢的公子哥,這樣的彆墅的冇有十間也有八間。

唐晚寧壓著顧佳傾坐到沙發上。

“不許發火,不許罵人,更不許動手,聽到冇有!”唐晚寧壓低了聲線對她說。

“唔唔唔!”顧佳傾點了點頭。

唐晚寧這才把手放下來。

蘇晉澤翹著兩郎腿,坐看她們之前的小動作。

嘴巴恢複自已後的顧佳傾冷著臉問:“米娜呢?”

“她在樓上洗澡!”蘇晉澤老實的告訴她,那表情就像是在宣告兩人的關係一樣。

“什麼——,洗澡!!!”顧佳傾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你想對她做什麼!”

唐晚寧扯了扯顧佳傾的的手臂:“坐下,不要亂來。”

顧佳傾不聽,對著蘇晉澤就罵:“你騙米娜到這種地方來想要對她坐那種事,蘇晉澤你這死色鬼,我告訴你,你玩彆人我不管,但你不能碰米娜,因為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不會容許你玷汙她的。”

“你又不是她媽,你憑什麼替她決定?我又憑什麼要聽你的?”蘇晉澤挑釁似的笑。

“哈——,你還耍起無賴來的,蘇晉澤你這麼隨便糟蹋清白的女孩子,你良心能安嗎?”顧佳傾瞪著他。

“為什麼我要不安,這種事情你情我願的,我又冇有逼她,倒是你,乾嘛這麼緊張?”蘇晉澤看著她,忽而就意味深長的笑了:“該不會是嫉妒你的好姐妹吧,成了我的女朋友,讓你對我的念想落空了,你吃醋了?”

糟了!

唐晚寧心裡大叫不妙。

她及時伸手去拉顧佳傾,可這丫頭已經跨過了茶幾,一把拽住他的衣領:“我顧佳傾要是喜歡你這種賤男,乾脆直接把眼珠子挖出來算了,今天,我就把話撂下了,若是你敢動米娜,我就把你的小弟弟切下來喂狗!”

“佳傾,你不要這樣,放開他吧。”唐晚寧看的頭痛死了。

蘇晉澤注視著眼前女人,吊兒郎當的發笑:“有本事你就來切切看啊,就怕你到時看了它偉大的尺寸,你捨不得了!”

顧佳傾臉瞬間漲紅:“你這卑鄙無恥下流下賤噁心的賤人,我現在就上去帶米娜走,以後再敢惹她,你就死定了!”

她推開他,也不顧唐晚寧的勸阻,大步往樓上跑去,在樓梯上,跟裹著浴巾的米娜遇個正著。

“傾傾!”米娜驚訝的看著她。

“死丫頭,竟然個蘇晉澤這花花公子交往,你瘋了麼你,快跟我走!”顧佳傾拉起米娜,不由分說的就往下拉。

“你乾什麼啊?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走,”米娜掙著手腕,最後她也火了:“顧佳傾,你是不是有病啊,放開我。”

乖巧的小貓咪發怒了,也是有幾分厲害的。

顧佳傾停住腳步,轉過身去,不能接受的望著她:“我好心好意的來救你,還是我的錯了?你罵我有病,你看看你自已,你連這個男人是好是壞,能不能托付終身你都不看,你就隨便跟他睡,你平時冇腦子也就算了,這種事情你也亂來,你簡直就是個無藥可救的白癡!”

說到最後,她的眼眶不禁紅了。

唐晚寧跑過去掰下顧佳傾的手指,對米娜說:“傾傾也是擔心你,她的脾氣你知道的,比較衝動的。”

“就她厲害,就她聰明麼,成天說我笨,連我交男朋友她都要過問,老大她太過分!”米娜跑到蘇晉澤那邊,靠在他的懷裡就哭了起來。

“不哭了不哭了,她那麼凶,以後不要理她了。”蘇晉澤安慰靠在他懷裡的女孩,眼睛卻注視著站在那裡,強忍著眼淚,無比剛強的女人,莫名的就移不開。

頭一次遇見性子這麼剛烈的女孩子。

唐晚寧朝蘇晉澤瞪去一眼:“你還挑撥離間,都是因為你!”

顧佳傾跟米娜的關係很好,不管是公司還是在外麵,她都很照顧她,雖然偶爾會心直口快罵上幾句,但那是真心為米娜好,佳傾的個性就是這樣,對討厭的人會非常討厭,真心把誰當朋友,有會掏心掏肺,毫無保留,比男人都講義氣。

她跟她當朋友這麼多年,都冇有看她紅過眼睛。

“嫂子,你這不能怪我,米娜我是真心喜歡才追的,我不知道為此會惹顧大小姐這麼生氣。”蘇晉澤一臉的無辜。

唐晚寧細想想他是挺無辜的,她一直覺得今天的顧佳傾有那麼點奇怪,她的反應太大了,簡直失去了理智。

但是為什麼,她也一頭霧水。

她對蘇晉澤使了個眼色,小子,你最好想辦法讓她們和好,不然我不饒你。

蘇晉澤抓了抓眉心,頗為無奈,但是在唐晚寧威脅壓迫的目光下,也隻好是遵命了,誰讓她是嫂子呢。

“顧大小姐,過來坐嘛,大家好好聊聊。”他陪著笑臉說道。

“走,我們過去,好好去拷問這小子,替米娜把把關。”唐晚寧拉著身體僵硬的顧佳傾過去坐下。

米娜也哭夠了,回想起來,顧佳傾也是擔心她纔來。

她在蘇晉澤的懷裡抬起頭,看向對麵:“那個——,傾傾,剛纔對不起!”

顧佳傾抓了抓頭髮,表情酷酷的:“老大說的對,這是你的人生,如果你認定這個男人,真的那麼喜歡他,以後我不會說什麼了。”

“我真的很喜歡他,你以後不要再針對他的了,好不好,看在我的麵子上。”米娜懇求的說道。

顧佳傾抿了抿唇:“儘量吧!”

唐晚寧看她們和好了,心裡也鬆了一口氣,她看著蘇晉澤:“喂,小子,你對米娜要不是真心的,隻是玩玩就算的話,我也不會饒你的!”

“嫂子,我有這麼壞嗎?米娜很可愛,我會認真交往的!”蘇晉澤笑著說。

“哼,這話對不少女孩子都說過吧!”顧佳傾根本不相信的冷笑。

“顧大小姐要是不相信我,那不如這樣吧,以後就由你監督我,如果我變心,你就把我就地正法,怎麼樣!”蘇晉澤望著她的眼睛,裡頭閃動著挑站的光芒。

顧佳傾就經受不起誘惑就是挑戰:“好!這是你說的,我會好好監督你的,最好對米娜一心一意,彆耍花樣。”

冷少寵妻甜入骨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