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可抗力

一輪藍月高掛在彷彿結了霜的雲層之上,大冷的天,耿江嶽藏身在黑鴉森林深處的一個小樹洞裡,哪怕身上已經披上帶有5抗寒效果的布甲,但在體驗度100的遊戲裡,還是哆嗦得跟篩子似的。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咬牙堅持著,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精神越發亢奮,乃至兩眼冒光。因為就在他前方大概5米的地方,一根百年老山參,馬上就要徹底成熟。

從今天早上進入遊戲到現在,自打耿江嶽發現這玩意兒,他就冇挪開過視線。

就算被遊戲係統判定為工作消極,也渾然不在乎。

畢竟根據傳聞和小道訊息,像這樣的百年老山參,在遊戲的玩家交易市場裡至少值30塊錢的現金,隻要一參在手,想來從某位寂寞少婦手裡直接換個初級技能書應該都不成問題。

耿江嶽幻想著馬上就能和寂寞少婦達成交易的功夫,那株被他標記過的野山參的倒計時,不知不覺間,就已經隻剩下42秒。耿江嶽看到那跳動的數字,一下子清醒過來。

他重重地喘了口氣,喉結一動,遊戲裡的口水,感覺就像現實那樣真實。

而心跳的頻率,則跟現實完全一樣……

每分鐘至少120次以上,再快下去,甚至有被係統自動斷開連接的危險。

像那些連鼻屎都要挖來吃的摳逼遊戲公司,可是絕對不會承擔過失致死的法律責任的。斷開遊戲的猝死與遊戲公司無關,最終解釋權,天曉得歸哪頭所有。

反正絕對不是玩家——或者說遊戲打工仔說了算就是。

讀書時成績一向不錯的耿江嶽,又習慣性地思維發散了一下,這一發散,麵前野山參的倒計時,已然隻剩下不到十秒。

耿江嶽終於坐不住了。

他慌忙地從樹洞中跳出來,滿心歡喜地朝著那野山參奔去。

可就在這時,樹叢四周,突然一陣窸窸窣窣,幾十條人影竟跟他一樣,從四麵八方躍出,耿江嶽震驚之時,便聽到有人高喊:“艸你媽!誰都不許動!是老子的!”

但隨即就有更凶狠的聲音回道:“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老子還是說你媽是我的呢!”

“爸!我媽歸你,跟你換這根野山參好不好?”

“滾!”

混亂中,耿江嶽隻聽到這裡,就突然感到額前一痛。

他的人物麵板隨即跳出來,上麵清楚地顯示:重傷,眩暈狀態。

“我日你姥姥!”被飛來的板磚拍傷的耿江嶽頓時怒不可遏,本著反正在遊戲裡死亡不算死亡的大無畏精神,嗷的一聲叫就衝進了人堆,一腳踹飛了使用暗器的王八蛋。

一群拾荒的癟三拿著板磚、折凳、扳手互相砍成一團。

耿江嶽一邊砍一邊挨砍一邊蹲身前行,飄逸的走位使得他靈活地繞開一個又一個隻知道跑直線的傻叉,眼見著那野山參離他的手不過也就半米遠了,突然一隻幼嫩的小手卻從斜刺裡殺出,搶在耿江嶽之前,摘下了野山參。耿江嶽的胳膊空虛地僵直在夜色中,他愕然看著那小鬼,眼神崩潰了兩秒後,忍不住抓狂地怒吼起來:“俏麗嗎!你小學畢業了嗎?就來玩遊戲?”

那小鬼朝耿江嶽吐吐舌頭,做個鬼臉,理直氣壯道:“我數學考18分,被學校開除了不行嗎?臭傻逼,不服打我啊!”

“我ap¥……”耿江嶽忍不住口吐芬芳,剛冇罵兩句,人物麵板就收到一封信件。

遊戲係統親切問候道:親愛的玩家你好,係統檢測到你在遊戲過程中對已註冊的未成年用戶使用了不當詞彙,從收到該通知起,你將被禁言24小時。祝你遊戲愉快。

耿江嶽看得眼珠子一瞪,又衝那小鬼張了張口,卻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祝你遊戲愉快……

遊戲公司的文案,我祝你全家都愉快……

“啊!野山參被人偷走了!”

耿江嶽失聲之際,人群裡終於有人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緊接著一群二貨就開始毫無意義地逼逼——

“我日,怎麼窮逼這麼多啊,一根野山參都這麼多人搶。”

“你不窮逼你搶什麼?”

“老子就喜歡自嘲,關你瘠薄的事?”

“散了散了,都6點了,我還要給我老婆做飯呢。”

“吹尼瑪的牛逼,你這種窮逼能有個毛的老婆,快樂杯都買不起……”

十幾分鐘的功夫,人群罵罵咧咧地散開。

原本熱鬨的黑鴉森林一角,又恢複了之前的寂寞如水。耿江嶽茫然地坐在原地,腦子裡嗡嗡響著,他仰頭看著和現實中1:1還原的藍色月亮,心裡充滿無儘的失落和無奈。

又是這樣,好像經常都是這樣……

每當他準備得萬無一失了,現實就總會給他一記不可抗力的巴掌。

回想兩個月前,他還在準備高考。

連續四個學期,他都是海獅城第三高級中學玄科班的第一名,模擬考總分能拉開第二名100來分。像他這樣的種子選手,哪怕考不上東都大學,可要進海師大學也是手到擒來的。

——事實上就算不參加高考,學校也已經打算保送他了。

可誰能料到,他的靈力值測試結果,居然是隻有3點……

3點,也就意味著他無法參與任何理論之外的科目。按照中南次大陸聯盟的規定,像他這樣的“精神力殘疾”是冇有資格上大學的,也不能報考任何公職。要知道哪怕他的靈力值能有個5點,好歹也還可以憑學業成績去當個掏糞工人,吃上一口公糧啊!

“唉,什麼世道……像我這麼英俊的少年,居然被認定為三級殘廢,還連殘疾證都給我發下來了,狗日的你們給我做了殘疾認定,倒是給點補貼啊!”

耿江嶽心裡嘀嘀咕咕著,但這話卻又有點冤枉政府。

海獅城其實是給了他補貼的。

這個補貼,就是他的遊戲賬號……

三級殘疾人專用遊戲號,每天的遊戲工時,比正常人高5,換成通用貨幣的話,每個月能比普通職業遊戲者多掙15塊錢。按海獅城的物價,這15塊錢差不多能頂3天的飯錢。

“可我耿江嶽一表人才,帥到掉渣,難道活著就是為了這十塊錢?啊……賊老天,我日你娘!我不服啊!”耿江嶽放聲高喊,含著滿腔的憤怒,明知不可能再找到什麼,卻依然發瘋似的,在剛剛被摘走的野山參土層上亂刨起來。

邊上一對基友走過,看著耿江嶽光張嘴不出聲,張牙舞爪的樣子,雙雙歎了口氣。

“又瘋一個。”

“就是不知足啊,有吃有穿就不錯了,要那麼多乾嘛呢……”

耿江嶽充耳不聞,繼續刨地。

正憋著淚水,不讓眼淚流出來,手裡卻突然真摸到一個東西。

耿江嶽挖出那個硬物,在月光下細細端詳了一下,卻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

【白板之戒(可命名)】屬性:無。特效:免疫超靈體附身攻擊,自動反擊超靈體附身攻擊。不可損壞,不可丟失,不可交易。

物品介紹:親愛的少年喲,相逢即是緣分。雖然你撿到的隻是一個破爛,可對於我,收穫的卻是整個世界。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了。要善待我喲~

“我善待你媽媽……”

“尊敬的玩家,請注意禮貌用語。”

“我注意你媽媽……”

“尊敬的玩家,請注意禮貌用語。”

“我禮貌你媽媽……”

“尊敬的玩家你好,根據係統判定,你目前暫不適合繼續遊戲。10分鐘後係統將自動斷開連接,請儲存好的你的物品,以免出現損失。注:我公司不會賠償任何損失,感謝配合。”

耿江嶽冷冷一笑,往地上吐口唾沫。

話說那狗逼靈力測試儀,也是這破公司造的吧……

老子什麼世麵冇見過,爹會怕你?

一邊想著,一邊趕緊把白板戒指戴在手指上。

這好歹是他玩這破遊戲兩個月以來,打到的第一個裝備,很有紀念意義……

隻是耿江嶽剛把戒指套上手指,一股莫名的吸力,就從戒指中傳了出來。

就那麼一瞬間的功夫,耿江嶽就感到身上有什麼東西被戒指吸走。

然後根本就冇等到10分鐘,他便被彈出了遊戲。

被強製斷開遊戲的刹那,他依稀彷彿看到,自己人物麵板上的靈力值,從3點變成了1點……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