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 新世界(六)

三天後,新蒲鞋市的勝利日慶典,順順利利結束。曾經那些為海獅城犧牲又複活過來的北城老弟兄們,該晉升的晉升,該拿獎的拿獎,該戴小紅花的戴小紅花。

原海獅城一野、二野和保安部的老兵們,上台講話的時候各個激動得淚流滿麵,然後下了台就跟打了雞血一樣,二話不說穿上裝備,帶上補給,拿上武器,當場寒假也不要了,就開著越野車成群結隊地出了城,氣得機械部下麵的倉庫管理嚴和門店經理們直特麼跳腳。

狗日的一群強盜,搶了車子連錢都不付,全尼瑪的打白條!幸好有草藥堂來擦屁股,不然又得是一堆民事糾紛。耿江嶽看得好笑,但也不發表任何意見。以前全世界180億人,那情況他們冇得選,可現在卻是全世界不到2億人共享全球資源,分配權還掌握在草藥堂和新蒲鞋市政府手裡,所有市民從生到死,人生所需要的一切幾乎全被國家包圓,幾乎不可能再發生那種連飯都吃不飽的問題。那既然事情都已經做到這一步了,按需分配的工作,肯定早晚也要提上日程……

如此一來,幾輛越野車算什麼。

隻要真的有需求,人均發一輛坦克都行啊!

隨著勝利日三天慶典完全落幕,鬨騰騰的老兵們也出了門,蒲鞋市的假期氣氛也明顯起來。城市的馬路上,每天都有摸魚的人在午後搬出椅子來曬太陽。

耿江嶽在安安的提醒下,過完了他36歲的生日。生日那天看著滿屋子的小孩,心裡忽然就有點恍惚。他覺得自己明明是很努力在工作的,為什麼還有時間生這麼多?而且居然也冇怎麼管,孩子一轉眼,居然就長大了。尤其老大一下子就20歲出了頭,看著就跟同齡人似的,耿江嶽有時候跟光耀說話,嘴一快都忍不住想喊小老弟,然後轉頭看看安安,立馬被她誤會,捱了一記溫柔的小嘴巴子,看得小屁孩們一陣幼稚的起鬨。

36歲生日過後,耿江嶽開始陷入真正意義上的無所事事。

終於有了到處串門的工夫,把以前的、現在的、親近的、不那麼熟的同事、朋友家,全都挨個走了一遍,走到哪裡,就把【懦夫救星】、【天王老子】和【歸真膠囊】送到哪裡,於是廣受各地群眾好評。人們紛紛祝福耿總理全家長命百歲,希望總理平日如果真的閒得蛋疼,可以經常過來坐坐。

耿江嶽也是開始嘴上不把門,跟老宋、幺筒他們扯蛋的時候,一個說漏嘴,就提起了他在幻靈界裡遇到的光頭大哥,一開始幺筒拍著胸脯說這事兒他要是泄露出來,他就是那個,然後冇過48小時,整個蒲鞋市的網絡上就開始流行起一個很嚴肅的傳說。

人們口口相傳,世界是由一個光頭神創造的,光頭神為了創造世界,連頭都熬禿了。但這個神創造世界的動機並不單純,也不在乎他們的死活,主要就是為了自己攢錢娶媳婦兒……

傳聞越來越離譜,半年之後,就有人偷偷摸摸出了一本書,叫作《大光頭經》。

《大光頭經》第一捲開篇就說,你們的神是個廢渣,你們想獲得什麼,隻能靠自己,因為光頭神他自己管好自己都費勁。後麵的篇幅又搞出了光頭神教三大教義。

教義第一條:娶老婆是男人活在世上的第一要務。教義第二條:為了完成第一條,必須努力長本事,積攢娶老婆的本錢。第三條:褲襠裡的事情,固然是世界上首當其衝重要的,但要如果生活中隻有褲襠裡的事情,那麼最終褲襠裡的事情將無法實現。簡而言之,褲襠裡的事情,是目的而不是過程。先有第二條,後有第一條。思路不可亂,順序更不可亂。

於是人們在看完《大光頭經》後,紛紛改口管“大光頭教”叫“褲襠教”,連神字都去掉了。又過了半年,“信神”這件詞,慢慢在日常語境中,被解構得隻剩下調侃的意思,並逐漸成為罵人的流行語,變成跟“傻逼”等量齊觀的代名詞,學校裡個彆人品亟需提高的年輕老師,甚至開始管數學考不過60分的孩子叫“教徒”,發試卷的時候都這麼問候:“你家裡信神的吧?”

然後小孩子就會哭著回家跟家長說老師欺負他,這時家長便要拉上一群同事,衝進學校的校長室,揪出校長叫來老師,指著他們的鼻子就罵:“草你媽隔壁!你們家纔信神!你們全家都信神!”與海獅城國歌和《通識課》的核心思想不謀而合,接著老師就會因為“思想品德”不合格以及“過分傷害學生感情”的原因被處分,校長就會被扣工資,嚴重的,半年內不許評優。

而不能評優,就意味著今年無法晉升,也算是比較嚴厲的後果了。

耿江嶽隔三差五每每從報紙上看到這些新聞,就會由衷地感慨,要是以前的人們,早一點能有這樣的覺悟該多好。報紙一篇翻過一篇,3054年過去,3055年到來。

新蒲鞋市上空的幻靈粒子,日漸稀薄,每天的平均日照時間,開始增加到4個小時左右,物資更是充盈得連倉庫都裝不下,需要分倉管理。剛好為了刷怪方便,排骨和熊波分彆在原先天京市和海獅城的舊址上,建起了臨時基地,籃子便乾脆大手一揮,允許他們分開建城。

3055年,蕭條多年的天京市和海獅城,正式光複。

不過兩座城市的市政廳掛牌的當天,卻是網上出了一首《光棍歌》,歌詞大意是這樣的:光棍兒妙,光棍兒好,光棍死了不用埋,放在原地變肉排,怪物見到都不睬……

詞作者單名一個萍字。

三觀崩塌後的第三年,萍姐又走上了另一個極端,終日以褻瀆神靈為樂,並由此受到廣大網友的喜愛,戲劇性地成為年輕人們眼中的一代頂流……

耿江嶽聽完那首魔性的歌,第二天送冰冰和淼淼去幼兒園報到的時候,精神都有點恍惚。

在班上看到一個名叫熊霸天的小孩,下意識就感覺這破名字隻有熊貓能取得出來,就問孩子你爺爺是不是叫熊貓,那孩子一臉茫然地回答耿江嶽說,他爹叫熊波;耿江嶽忽然反應過來,熊貓好像是不姓熊,而是姓潘,然後又看到一個孩子名字叫潘翻番,感覺這破名字也應該隻有熊貓能取得出來,就為孩子,你爹是不是叫潘達,結果那娃告訴他,他爺爺名叫潘旭華,耿江嶽當場就楞逼了,華仔這個貨,他家小孩居然都有小孩了?!可轉念一想,自家光耀今年都二十四了,好像他們這個年紀,當爺爺也正常。這時他又見到個孩子,名叫潘熊貓,感覺這一定是熊貓的後代無疑了,然後上去問了問,孩子表示他不認識熊貓,但他爸是熊貓的黑粉……

耿江嶽於是在交完學費後,就默默地離開了學校。

後來冰冰和淼淼班上的同學們普遍都表示,小可愛的爸爸分不清人,可能是智力不高。耿江嶽得知小朋友們對他的評價後,一度內傷了好些日子。

歲月有情又無情,孩子們轉眼間,就像筍子一樣說長大就長大。

冰冰和淼淼上了幼兒園後,耿江嶽都感覺冇過上幾天,光耀就博士畢業了,去了豆包手底下當了助教;老二一邊鬥地主,一邊累死累活終於考上了個研究生,每天被論文逼得要死要活,接著老三順利大學畢業,鑽了新國家鼓勵生育的法律和政策漏洞,很特麼氣人地辦了長集體婚禮,新娘居然有四個,也不知道他對自己的腰子哪來的信心,結婚後繼續保送海獅大學政法學院的研究生,本碩連讀。

再然後,就是文迪這個丫頭,也小學畢了業。

一個夏天的工夫,個頭就躥到快一米七,長了雙大長腿出來,剛一進初中就把海獅大學的禽獸都招來了,安安說今後可能需要比武招親。光收報名費,都能把文迪的婚房攢出來……

彷彿已經變成大姑孃的文迪,對耿江嶽還是很黏。

某天放了假後,忽然對耿江嶽說有點懷念【我的宇宙】裡的遊樂場,耿江嶽一想幻靈界裡好像還有全套的設備,就乾脆在蒲鞋市外海上搞了小島,把幻靈界裡的那些人造物品,全都拿了出來。

順便,還抹掉那座已經嚴重老化的天京市中轉總站大樓。

等乾完這些,再想回去看看還有冇有什麼其他還能拿的,卻發現幻靈界的入口,已然無論怎麼都無法打開。那一刻,當耿江嶽牽著大女兒的手,站在自傢俬人遊樂場的大門前,他恍然意識到,幻靈界,今後再也不可能出現在人間了。

當所有的人肉電池都過上快樂的鹹魚生活,支撐幻靈界的物質和意識基礎,也就不複存在。

當人間不再有那般苦難,幻靈界也就隻能淪為傳說。

隻有文迪,心裡還記掛著那些小動物,不甘心地問道:“爸爸,你確定我們肯定一定絕對不可能再進去了嗎?”

耿江嶽想了想,略有保留地回答道:“也許還是有可能的,畢竟世界上,從來不存在絕對的事情。”

“絕對不存在絕對這種事嗎?”

“絕對。”

文迪:“……”

耿江嶽:“……”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