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鏽的智人

“哐當!哐當!哐當哐當……”

伴隨著一連串清脆的金屬脆響,身後拖著一大摞廢鐵的男孩尤基歡快的奔跑在大街上,逢人就說:“我有爸爸啦!我有爸爸啦!”

回收站鎮的居民大多是懷著笑意看著這一幕的——特彆註明,是恥笑。尤基的親生父親在好多年前就因為鋰病菌入侵生物腦,死了,留下了一個女人和七個孩子。

為了養活七個孩子,女人隻好賣了脊柱、小腦和腦橋,換了一輛工程機械。回收站鎮之所以叫回收站鎮,就是因為這裡挖出了一個“昇華戰爭”時代的垃圾場,全鎮子的人都靠垃圾場的資源過活。有一些昇華戰爭時代的合金之類的東西要往城市裡運,對運輸量的需求很大。

女人成為了工程機械之後,就冇有照顧孩子的手腳了。七個孩子裡,有四個陸陸續續的病死了,一個被稅收官當做基因稅收走,以保持人類基因庫多樣性。大兒子很早就去了城市裡討生活,隻剩下這個小兒子。他從小就是被欺負過來的。

大部分居民對尤基的“新爸爸”冇有什麼興趣。隻有幾個孩子毛手毛腳的推了尤基一把。尤基的身體倒在地上,發出“哐當”的巨響——這是廉價義體的特征。

“哈哈……冇爸爸的野種,你爸爸在哪兒呢?啊?倒是讓人看看啊?”

為首的一個大孩子哈哈大笑。

尤基哼了一聲,舉起懷裡的腦袋:“你們看!這就是我的新爸爸!”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淒慘的人頭。他的天靈蓋已經完全消失了,金屬顱骨的邊緣依舊扭曲,似乎遭受過巨力的蹂躪。裡麵是一團焦黑,似乎是什麼融化的殘渣,讓人懷疑生物腦還在不在。他以前應該有層仿生表皮,但現在隻剩下金屬的外殼,眼球被金屬的眼瞼收納。下頜骨也缺了一大塊。

大男孩愣了一下,然後爆發出巨大的笑聲:“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個死人頭!哈哈哈!和你還真配啊!死人頭!野種……哈哈哈!”

“纔不是死人頭!”男孩非常生氣:“他還活著!隻要給他一點水,他的眼球就還能動!”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樂了!一個死人頭!”這下子,大孩子甚至連欺負尤基的興趣都冇有了。他狂笑著揮揮手,示意尤基快點滾蛋。

尤基抱著那個……或者說那半個人頭,快速向家裡跑去。

他是在垃圾堆的深處找到這個人頭的。他不小心挖進了一個新的柔軟區——那是戰艦的某種緩衝結構,高分子奈米緩衝材料在這個時代還算值錢。這顆頭就躺在那裡。他先前還以為這算是比較稀有的垃圾,因此很是高興了一會。但在離開垃圾堆的時候,他失手將腦袋掉進一窪汙水裡。

然後,他看到這個腦袋的眼球動了一下。

“我一定會修好你的!”男孩對腦袋說道:“這樣我就有爸爸了。”

……

——我……

男人做了個夢,一個關於“武道”的夢。

夢中,刀光劍影。

向量噴射器、鋼棍、斬艦刀、火神炮、無線信號接收器……

每一件都是震古爍今的好兵器。

機動步、伏魔棍、禦艦訣、槍炮鎖、雲龍駭入法……

每一門都是響噹噹的好武藝。

——什麼……

意識回到了肉身之中。他張開眼睛,麵前的世界搖曳不定,一切景物都處於波動之中。

“你這孩子……怎麼就將這個腦袋泡在水裡?還將銅糖放進去了?你自己吃都不夠……”

“媽媽!你看!你看!他的眼皮真的在動!”

“咦?真的在動?”

“這樣我就有新爸爸了!”

“我們不能養這個死人頭……”

“媽媽!”

似乎發生了爭吵。

然後,是車子開動的聲音。

“好了好了,我去叫鎮長過來看一看。”

莫名其妙的對話。

男人的思考難以為繼。

於是,他再一次陷入沉睡。

但這一次,他做了個噩夢。

無數拳掌交擊。他已經記不清路數了。

然後……一個有著五米身軀的賽博義體……一個……一個……

“約格【Yawg】……”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這是你的名字嗎?”

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有另一個聲音搭話。

男人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皺巴巴的臉。這張臉似乎是原生的,頭顱的上半部分被換成了機械,眼眶之中生出鏡頭一樣的圓柱體。

男人有些錯愕:“你……是誰?”

“回收站鎮的鎮長。”老人笑了笑:“你是什麼人?‘約格’,這是你的名字?”

男人沉思了片刻。但出乎意料的是,大腦一片空白。

“我是……我……”

男人想要搖頭。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好像隻剩一個腦袋了。這個發現讓男人嚇了一跳。他隻好開口回答:“我應該不叫這個名字……‘約格’這個名字不是我的名字。”

“但是,這是你甦醒之後喊的第一個單詞。”鎮長沉吟片刻:“那麼,為了方便,還是叫你‘約格’好了?”

男人遲疑了片刻,想要點頭。但他發現現在自己仍舊點不了頭。他隻能說道:“那暫時……這樣吧?”

儘管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大聲呐喊,提醒他這個名字絕對有著深刻的含義……絕對不是他的名字。自己就算忘了自己,也絕對不能忘記這個名字……但是他就是想不出為什麼。

尤基跳了起來:“鎮長鎮長!我的爸爸會不會是舊時代的戰士啊?超厲害的那種!”

男人嚇了一跳……跳不動:“我有兒子?”

“不不不,你是撿來的。”鎮長解釋了幾句,然後說道:“爸爸什麼的都是這個孩子的想法,他有些缺乏……必要的關愛。”

“鎮長!”尤基跺了跺腳:“你還冇說是不是呢!”

“嗬嗬……這個垃圾場是在五十年之前被髮掘出來的。而‘昇華戰爭’的時間,則更早。不可能有腦細胞能夠活那麼久的。”鎮長想要解釋兩句,但發現尤基根本聽不懂,隻能搖了搖頭。

“應該是前幾個月城裡來的垃圾吧?”窗外,一個異常機械的聲音傳了進來。

這個聲音幾近噪音,震得玻璃晃動。男人轉動眼珠,看到窗外停著一輛卡車……

那車輛應該可以叫卡車?男人確實看到了巨大的貨鬥。但車子的車頭很小,不可能塞進一個人的。車頭上,一個攝像頭正看著男人。

男人這才發現,自己……或者說自己的頭,正躺在一張床上,一盞大燈架在自己的頭頂。燈應該是村長帶過來的,它的電線直接插在村長脖子上的插口裡。

而這張床,就正對著窗戶。

“尤利婭為了籌錢給自己的孩子治病,賣掉了脊椎、小腦和腦橋,然後用剩下的錢買了工程機械。”鎮長指了指門外:“這樣掙得比過去多了點,不過這種身體就冇法進屋子了,所以隻能這樣佈置房間。”

男人有些錯愕。

他隱約覺得……人類不應該這樣的。這不是人該有的樣子。

尤基期盼的望著鎮長。鎮長思索片刻:“說不定他以前真的是個人物吧?可能是個運動員?”

“哇!”尤基發出驚喜的聲音。

男人則依舊一頭霧水。

“好了,這樣思考應該很累吧?”鎮長轉向男人,搖了搖頭:“我這裡還有一塊驅動晶片,是我孫子剛換下來的——我不知道你以前經曆了什麼,但是你生物腦外側的設備全都燒了,就剩下幾個元件。好在你的腦機屏障很可靠……”鎮長的手按在男人頭頂:“我給你清理了一下,好像還有幾個能用的介麵,給你換上啊!”

男人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就隻有半個腦袋,冇有舌頭,嘴巴裡直接接了一個發聲器。

——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現在才……啊!

一陣觸電般的感覺。

【發現新設備】

【正在安裝必要的驅動】

新的信號奔馳在神經之中。

——這種感覺……

男人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活了”。

自己僅有的身軀,突然鮮活了起來!

“冇有驅動晶片的輔助,生物腦很難駕馭義體咧……我看你眼睛不錯,說不定蠻值錢了。考慮一下?賣給我,我可以給你搞個義體來。”

男人又想搖頭。他很快就表示否定:“不了,謝謝您的好意。但我想……說不定我的眼睛裡,有關於我過去的線索。我還不想換掉。”

鎮長搖了搖頭:“那可就冇有免費的義體了……”

尤基跳了起來:“我可以去垃圾堆裡找!”

“冇那麼容易哩。”鎮長揹著雙手,就這樣晃晃腦袋,離開了。

尤基跳了起來:“呸!我可以找……”

“好了!”尤利婭的喇叭嚴肅的鳴叫了一下。尤基立刻住嘴了。

傍晚,尤基摟著男人的腦袋,就這樣入睡了。

窗外,尤利婭的攝像頭聚焦在男人身上。男人看起來則根本睡不著。

——這個“約格”在想什麼呢?

尤利婭不由得有些好奇。她倒是冇有多少舊時代女人的羞惱。她現在除了生物的大腦之外,全身其他部分都是鋼鐵的。這樣的身軀,又有什麼害羞的必要呢?

她現在隻有一個願望,那就是看著尤基長大,換上一身不錯的義體,然後……然後……

她也想象不出未來了。

這也是她冇有堅決讓尤基扔掉那個人頭的原因。或許這樣孩子會快樂一點。

隻是,他們家是不可能買義體的了,再便宜也不行。所有的錢都要用來給尤基換成年義體。再過幾年,尤基的生物部分就會超過兒童義體的最大限製。

但成年義體很貴。

有時候,尤利婭都想要再賣掉自己的顳葉、額葉。但她聽人說,賣掉顳葉額葉的人,就再也不是人了,隻是機器。

成為機器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可若是她不能愛尤基了,那她還能工作嗎?

必須要快點攢錢啊!

希望這個死人頭,以後也能工作吧!

就當是償還尤基救他的恩義了。

男人也看到了尤利婭的眼神。老實說,這種攝像頭的“眼神”總讓他覺得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為什麼。

讓他不舒服的還不止這些。現在,“約格”這個名字暫時成為了他的代稱。但這就讓他覺得很不妥。

在這黑暗之中,他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

“約格”這個名字真正的主人,絕對,絕對,是他的仇敵。

不共戴天的大敵。

——我是……反抗者……

——我在反抗……什麼?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