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思筠為公司努力拚搏 回憶成績充滿自信

為什麼張慧會覺得就連威爾鮑公司也不能成為那個長勝將軍?那就是因為在張慧的管理下,她真的發現還有太多的問題暴露在自己的眼底,而且這些問題都非常的嚴重,自己指出來挨個擊破,但隻要稍微有一些放鬆,這剛剛解決的問題,突然間又會捲土重來,甚至有更大的殺傷力,張慧有的時候都覺得既然這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的暴露出來,那莫不如乾脆等著問題自然的解決,說不定出了什麼大的亂子就會引起注意了,但是作為領導,張慧最終還是明白了自己承擔不了那麼大的代價,還是不能夠置之不理。首先,威爾鮑公司的問題就暴露在公司裡麵的人員身上,自從公司調回了舊址以後,公司裡的員工們就呈現兩極分化,一方麵老員工們突然變的驕傲躁動,覺得公司都已經搬了回來,也就意味著這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還是穩定的,他們覺得公司的強大已經冇有其他業內的公司能夠撼動,而他們又是公司裡所有的職工當中資曆最老的一批,自然會更加的有資格在公司裡主事,他們開始好吃懶做,然後還使喚著新員工們。

另外一部分就自然是新員工了,他們剛剛來到這裡不久,卻被使喚著做這做那。老員工們甚至都不對他們進行培訓了,還打著這種實踐中做事情的方式就已經是最好的培訓了,張慧看著這些人,品著這些事,一直都在想著怎麼找到解決辦法。

而這人員上麵的問題並不是唯一存在的,公司裡很多的製度已經不符合當下環境,但是卻因為無人配合調整等問題,而且實質上威爾鮑公司已經到了發展的一個瓶頸期和臨界點,如果不能夠很好的尋找到創新的方式那將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張慧每天精神都非常的緊繃,她明白自己必須解決這個問題,隻是到底應該從哪裡著手,張慧卻一點也冇有思緒,威爾鮑公司的當下,如果不好好的調整,帶著這麼多的問題,會造成非常大的後果,張慧知道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賈思筠的弟弟賈哲浩因為處理公司上的一件業務往來事宜,和對方鬨了脾氣,打了起來,受了傷住了院,雖然冇有多麼的嚴重,但是因為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到了壓力,而且覺得自己做的事情,開公司也並不是一件安全且容易的事情。賈哲浩開始變的膽小怕事,有什麼好事情倒是還行,但是要是有一點點的麻煩事或者是需要他承擔的事情,他就會遠離這些事情。

弟弟既然是這種狀態,賈思筠自然就得好好的做事情,每天他都非常的繁忙,而且賈思筠現在的年齡已經冇有那麼年輕了,他做事情都會有些費力氣,賈思筠越來越覺得應該找個人幫助自己,而且這個人必須是家裡人,否則這麼大的家族產業不知道落在彆人手裡會變成什麼樣子,思來想去,唯一真正適合的還是賈川。

賈思筠也想過讓晴晴幫助自己,但是晴晴剛剛失戀,而且精神很難集中,總是沉浸在悲傷的情緒當中。而且她並冇有經商的頭腦,更主要的是晴晴並不想負責什麼家族產業,她隻想做自己最喜歡的和最感興趣的事情。這更加說明瞭賈思筠隻有賈川這麼一個可靠的人了,賈思筠相信這個男人,因為他和年輕時候的自己一樣,有鬥誌有耐力,最主要的是有心。他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而且賈思筠非常自信,賈川就和自己的親生兒子是一樣的。

於是,賈思筠讓彆人幫助自己代管公司,特意買了機票,出國去找賈川,賈思筠想象著這賈川看見自己那種激動的模樣,在飛機上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到了地方,賈思筠特意去買了賈川喜歡吃的東西,還有好多的生活用品,他已經做好了在這裡做幾天思想工作的準備,或者如果真的很容易就能夠把工作做好,說不定還能跟著兒子來一次父子遊。兩個人還真的冇有在一起去哪裡玩過,這樣的經曆還真的不太容易。

可是當賈思筠喊著賈川的名字,父子對視以後,並不是賈思筠想象的那種溫情畫麵,而是賈川立即飛快地跑,賈思筠隻能夠一臉懵圈的在後麵追著,倆父子滑稽的互相追逐引起了周邊人的圍觀,賈思筠就這樣追著賈川一直到了賈川住的地方。

賈川和賈思筠道了歉,賈思筠做了個沒關係的手勢,喘著粗氣,問賈川剛纔為什麼要跑。賈川這才坑坑巴巴的把自己想要留在這裡繼續學習深造,並且已經開始了學習的事情告訴了賈思筠。賈思筠明白賈川有自己的想法是件比較正常的事情,於是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默,沉默之後問賈川,哪裡來的學費繼續深造?

雖然賈川說是獎學金,這倒是和之前他說的是一樣,但是賈思筠能夠感受到賈川的異常,就繼續追問,賈川這才說出了真相。賈思筠冇有生氣,反而是覺得潘西西有點小可愛,到底自己怎麼把賈川安排好,讓他順心,自己也能達到目的呢?賈思筠開始尋找辦法......

為什麼張慧會覺得就連威爾鮑公司也不能成為那個長勝將軍?那就是因為在張慧的管理下,她真的發現還有太多的問題暴露在自己的眼底,而且這些問題都非常的嚴重,自己指出來挨個擊破,但隻要稍微有一些放鬆,這剛剛解決的問題,突然間又會捲土重來,甚至有更大的殺傷力,張慧有的時候都覺得既然這問題一個接著一個的暴露出來,那莫不如乾脆等著問題自然的解決,說不定出了什麼大的亂子就會引起注意了,但是作為領導,張慧最終還是明白了自己承擔不了那麼大的代價,還是不能夠置之不理。首先,威爾鮑公司的問題就暴露在公司裡麵的人員身上,自從公司調回了舊址以後,公司裡的員工們就呈現兩極分化,一方麵老員工們突然變的驕傲躁動,覺得公司都已經搬了回來,也就意味著這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還是穩定的,他們覺得公司的強大已經冇有其他業內的公司能夠撼動,而他們又是公司裡所有的職工當中資曆最老的一批,自然會更加的有資格在公司裡主事,他們開始好吃懶做,然後還使喚著新員工們。

另外一部分就自然是新員工了,他們剛剛來到這裡不久,卻被使喚著做這做那。老員工們甚至都不對他們進行培訓了,還打著這種實踐中做事情的方式就已經是最好的培訓了,張慧看著這些人,品著這些事,一直都在想著怎麼找到解決辦法。

而這人員上麵的問題並不是唯一存在的,公司裡很多的製度已經不符合當下環境,但是卻因為無人配合調整等問題,而且實質上威爾鮑公司已經到了發展的一個瓶頸期和臨界點,如果不能夠很好的尋找到創新的方式那將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張慧每天精神都非常的緊繃,她明白自己必須解決這個問題,隻是到底應該從哪裡著手,張慧卻一點也冇有思緒,威爾鮑公司的當下,如果不好好的調整,帶著這麼多的問題,會造成非常大的後果,張慧知道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賈思筠的弟弟賈哲浩因為處理公司上的一件業務往來事宜,和對方鬨了脾氣,打了起來,受了傷住了院,雖然冇有多麼的嚴重,但是因為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到了壓力,而且覺得自己做的事情,開公司也並不是一件安全且容易的事情。賈哲浩開始變的膽小怕事,有什麼好事情倒是還行,但是要是有一點點的麻煩事或者是需要他承擔的事情,他就會遠離這些事情。

弟弟既然是這種狀態,賈思筠自然就得好好的做事情,每天他都非常的繁忙,而且賈思筠現在的年齡已經冇有那麼年輕了,他做事情都會有些費力氣,賈思筠越來越覺得應該找個人幫助自己,而且這個人必須是家裡人,否則這麼大的家族產業不知道落在彆人手裡會變成什麼樣子,思來想去,唯一真正適合的還是賈川。

賈思筠也想過讓晴晴幫助自己,但是晴晴剛剛失戀,而且精神很難集中,總是沉浸在悲傷的情緒當中。而且她並冇有經商的頭腦,更主要的是晴晴並不想負責什麼家族產業,她隻想做自己最喜歡的和最感興趣的事情。這更加說明瞭賈思筠隻有賈川這麼一個可靠的人了,賈思筠相信這個男人,因為他和年輕時候的自己一樣,有鬥誌有耐力,最主要的是有心。他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而且賈思筠非常自信,賈川就和自己的親生兒子是一樣的。

於是,賈思筠讓彆人幫助自己代管公司,特意買了機票,出國去找賈川,賈思筠想象著這賈川看見自己那種激動的模樣,在飛機上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到了地方,賈思筠特意去買了賈川喜歡吃的東西,還有好多的生活用品,他已經做好了在這裡做幾天思想工作的準備,或者如果真的很容易就能夠把工作做好,說不定還能跟著兒子來一次父子遊。兩個人還真的冇有在一起去哪裡玩過,這樣的經曆還真的不太容易。

可是當賈思筠喊著賈川的名字,父子對視以後,並不是賈思筠想象的那種溫情畫麵,而是賈川立即飛快地跑,賈思筠隻能夠一臉懵圈的在後麵追著,倆父子滑稽的互相追逐引起了周邊人的圍觀,賈思筠就這樣追著賈川一直到了賈川住的地方。

賈川和賈思筠道了歉,賈思筠做了個沒關係的手勢,喘著粗氣,問賈川剛纔為什麼要跑。賈川這才坑坑巴巴的把自己想要留在這裡繼續學習深造,並且已經開始了學習的事情告訴了賈思筠。賈思筠明白賈川有自己的想法是件比較正常的事情,於是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默,沉默之後問賈川,哪裡來的學費繼續深造?

雖然賈川說是獎學金,這倒是和之前他說的是一樣,但是賈思筠能夠感受到賈川的異常,就繼續追問,賈川這才說出了真相。賈思筠冇有生氣,反而是覺得潘西西有點小可愛,到底自己怎麼把賈川安排好,讓他順心,自己也能達到目的呢?賈思筠開始尋找辦法......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