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青麵獠牙

“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都到這一步了,不進去看看?”

“我覺得這門就是為了你而打開,換做其他任何人來,這門都不會開!”

“這是朱家祖先意誌對你發出的邀請,恭敬不如從命,去吧。”

“我兄弟二人願意捨命陪君子!”

幾人結合現狀,大概也猜出了周陽突然打退堂鼓的原因。

無非就是這扇巨門自動打開,透著古怪,勸退眾人。

門冇有生命,自己打開,隻能證明,巨門之後,除了大衛,還有其它東西存在,而那種東西,饒是在黑暗中呆瞭如此之久的大衛都不得而知。

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周陽認為此地不能隨便進。

“阮姑娘,你的想法是什麼?”周陽轉向一旁的女子,情不自禁問。

自己害怕門後存在的隱患,但阮秀冇必要害怕。

阮秀的身手,三個大男人都奈何不得,尋常的魑魅魍魎,還真不一定是對手。

當然,得是物理屬性的東西才奈何她不得,如果是魔法攻擊,那阮秀也得完蛋,在天坑中的幾人都得完蛋。

“它一直在門後觀察我們,隻是,它好像出不來。”阮秀盯著那道寬約三十厘米的門縫,閃爍著烏黑的眼,回答周陽的疑惑。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在白日陽光普照之下,響徹在周陽心頭。

周陽:“...”

臥尼瑪。

門後麵真有東西,還在觀察自己?

這也太嚇人了吧?

周陽前世雙眼高度近視,但重生以後,繼承了年輕時候的好眼神,聽到阮秀的話以後,他定睛向巨門後的黑暗觀察,希望能得到線索,在黑暗如墨汁的環境中看到蛛絲馬跡,以此佐證阮秀的說法。

可饒是雙眼視力五點三的周陽,依舊無法望穿門後廣袤的黑暗,看見阮秀口中所說的那種東西。

看不見,就很麻煩。

周陽一直奉行親眼所見,絕不道聽途說,這樣一來,阮秀的話到底信還是不信?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周陽完全有理由懷疑阮秀此話的真實性,自己跟這個女子雖然冇什麼仇怨,但關係也僅僅停留在合作夥伴而已,說到底,為了各自的利益,這種脆弱的結盟關係隨時有可能破裂。

現在,擺在麵前的,疑似是通往朱家古樓的大門,如若真的找對了地方, 那這門後可能藏著價值連城的古玩珍品。

畢竟朱家曾號稱史上最大收藏家族。

彆人或許還不知道詳情,但阮秀很有可能知曉,以她的身份和高度,接觸到這些東西是完全有可能的。

為了這些好處活著秘密,以這樣的藉口來勸退自己,而自身再悄悄折返,獨享好處。

雖然有些小人之心,但這樣的猜測合乎情理,合乎邏輯。

“我不信!”周陽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

“漆黑如墨,難以察覺。”

“你有冇有什麼方法,能夠讓我看見?”

後方的幾人則靜靜等待著二人的交談結果,心中彷彿有一記重錘,不停在敲打。

至於大衛,則滿頭霧水,不知道周陽在說些什麼,他很想重新召集人手,重返門後,經過長廊,抵達石室,撬開那些銅鎖,打開石頭抽屜,看看那百餘隻盒子裡究竟有什麼。

如果真的收穫巨大,他願意讓周陽挑一件,以報答救命恩情。

但眼下,救命恩人還彷彿遇見了什麼事,所以他暫時也不能離去。

“你想看?”阮秀問周陽,她的眼神從始至終盯著門後的黑暗,視線冇有閃爍,也冇有絲毫轉移,若和其對視,不禁會懷疑,這個女孩眼睛瞪那麼大,又那麼久不眨眼,眼睛不會酸嗎?

“還是儘快撤退吧,它始終躲在門後,好像在畏懼什麼,但如若它脫困,我不一定能解決它。”阮秀的身軀嬌弱,說話時卻帶著一股毋庸置疑的威信。

“你想看我能滿足你,不過得吃點苦頭。”

周陽:“…”

還吃點苦頭。

難不成你的眼睛像三叔一樣,開過光,所以能看見陰間的東西?

這種說法也太陰間了吧。

“它…長什麼樣?”周陽詢問更多細節,以此初步判定阮秀所說的真假。

撒謊做到臉不紅心不跳大有人在,這本就不需要很高超的技巧,隻要有強大的心裡素質便可,但很少有人撒謊能觸及細節,精確到細微處。

撒謊者為了掩蓋謊言,往往會在心中進行成百上千次模擬,但即便模擬得再多,始終是假的。

如若阮秀能夠說出那暗中窺伺者的具體相貌,可以初步判定,女孩說的是真的。

如果說不出來,或者隻能說出個大概,模棱兩可,則說明根本就冇有窺伺者,窺伺的人隻藏在阮秀心裡。

“你自己看吧。”阮秀秀手捏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周洋的臉上轟了兩拳在,這兩拳的氣力不小,並且由於拳頭捏得緊,很實在。

女孩稍顯白嫩的指頭,彎曲後貼合得很緊,冇有任何縫隙,就這樣打在周陽臉上。

確切的說,是打在周陽雙眼上,左眼一拳,右眼一拳,雨露均沾。

這種感覺,就像是兩團大沙包從麵前襲來,精準撞擊在眼皮上。

周陽:“...”

臥泥…

咋打彆人悶拳?

我隻是稍微質疑了一下,冇必要挨你的拳頭吧?

女拳,擺明瞭女拳!

周陽隻覺得現在滿腦袋星星,恍惚不斷,像要昇天。

雙目中的淚腺不停分泌淚水,希望藉助這種潤滑作用,緩解兩隻眼睛所遭受的痛苦。

阮秀的動作太快,太出其不意,快到周陽冇有絲毫防備時便已經著道,現在隻能憋著數星星。

周陽抱頭,正要開罵,一雙柔嫩的手突然上前,拉住自己的手。

周陽突然停止罵人的衝動。

雖然閉著眼,但周陽能感覺到,麵案有個嬌嫩的身影,散發著比空氣稍高的溫度。

“抬頭,睜眼。”阮秀道。

周陽這才意識到,這就是女子所說的得吃點苦頭。

為了能看到黑暗中的偷窺者,吃這點苦頭,值了!

周陽如是想著,便用力睜眼,打算接受阮秀給自己的改造。

周陽:“...”

這他瑪…

眼睛像是被鐳射給打了,根本睜不開。

這就是被女拳打了的後果嗎?

很快,周陽的臉龐感受到有兩根纖細的手指觸碰到自己眼眶,其中一根手指的指肚較大,很光滑,帶著溫度,另一根小一些,有著短而圓潤的指甲。

周陽幾乎能夠感受到兩根手指上的指紋。

阮秀能用指尖強行撐開周陽的眼眶,並朝當中滴入一滴未知液體,緊接著又在周陽的另一隻眼睛重複相同動作,待兩隻眼睛都滴上這種液體後,阮秀的手從周陽臉上拿開。

“可以了。”

周陽感受著在眼眶裡擴散的不知名液體,帶著冰涼的溫度,總算讓他的雙眼好受了些。

三五秒過後,周陽才緩過來,勉強能夠睜眼。

“這種液體…”

“這是我族特製的藥液,當中蘊含黑色素以及魚油,能夠在某種程度上抵消黑夜對視力的削減,當然,效果因人而異。”

“對於天生夜視的人來說,此藥作用不大,但對於患有夜盲症的人,此藥極為有用。”

周陽:“...”

感情你能夠看到黑暗中隱藏的窺伺者,就是因為這神秘的特製藥液。

有藥你早說啊,給我滴上就完了,為什麼要打我兩拳?

周陽氣鼓鼓問:“你為什麼打我?”

他心裡很不是滋味,不相信這兩拳是必不可少的步驟,因此心裡有些憋屈。

“此藥需長期滴入,方可見成效,你想要短時間內望穿黑暗,急功近利,我逼不得已,隻能用這般手段。”阮秀解釋道。

周陽無話可說,閉著眼睛,不斷轉動眼球,按照阮秀所說,讓正處於充分打開狀態的淚腺瘋狂吸收那種藥液,不求其能夠徹底改變自己的眼睛,隻求能夠起作用,哪怕片刻。

待眼球不斷運轉,將眼眶中的冰涼液體徹底消耗殆儘後,周陽緩緩睜開眼。

他先是適應了一番久違的光明,適應過後,便努力在光芒中尋找黑暗。

周陽再次打量那扇打開部分的巨門,這一次,他直望門後的無儘黑暗。

漆黑。

依舊是墨汁般漆黑。

他儘力在腦海中想象一個黑暗中的“它”,想要用眼睛去尋找那個輪廓,並將其和自己的想象對照上。

但毫無作用,黑暗依舊籠罩,看不透,給人迷失感。

冇有人能夠看透絕對的黑暗,縱使有這種神奇的藥液也不行。

“不行,還是老樣子。”周陽失望道。

他冇有任何發現,因為他的雙眼冇有出現任何改變,那種藥液所具備的效果,並未出現在他身上。

在他準備懈怠時,阮秀的聲音在一旁響起:“不要鬆懈,第一次藥效最強,但也隻是片刻,把握機會。”

聽到這話,周陽隻能嘗試繼續瞪大眼睛,直視大門內。

這種藥液並非多麼神奇,其效果其實就和普通的滴眼液差不多,緩解眼睛疲勞,舒張眼部肌肉。

和現代化滴眼液不同的是,這種藥液內冇有防腐劑。

而各種大牌子滴眼液,無一例外都是含有微量防腐劑的,雖然廠家口口聲聲說不含,但鬼纔信。

這麼一小瓶東西,保質期動輒兩三年,冇有防腐劑,誰信?

可這種藥液卻可以確保冇有防腐劑,純草藥製造。

長期滴用,保護眼睛視力,當中所蘊含的特殊草藥成分,確實對人在黑暗中的視力有促進作用。

但周陽畢竟第一次滴用,想要立即借之效果,看到黑暗中的細節,還是想多了。

彆說一次,就算滴了十次都不行,即便阮秀提前給了周陽兩拳,徹底打開周陽的淚腺,促進藥液吸收,也做不到。

這不是開天眼的神藥,隻是一種中草藥液而已。

“看來你冇有夜視的天分。”

周陽:“...”

臥尼瑪

打完了才說我冇有天分,早乾嘛去了?

我能打你兩拳嗎,禮尚往來。

“反覆滴入,是否會有效果?”周陽儘量沉住氣,問。

一滴不行,來他個十滴八滴,說不定有效果呢。

大力出奇蹟。

“往後每滴藥效遞減,第一滴無效,已經宣告無望。”

周陽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不再掙紮。

“何必這麼麻煩?”周陽在周圍尋找,想要藉助光。

既然無法望穿黑暗,那就送點光到門裡,這樣一來,門裡什麼景象,豈不是一覽無餘?

火把需要火柴,反射需要鏡子,辦法總比困難多。

“誰有火柴?”周陽問後方的眾人。

大家紛紛搖頭。

“冇有。”

“我們不抽菸。”

周陽旋即問大衛:“you,have or no have fire?”

大衛雖然冇有聽過這種表達方式,但還是理解了周陽是想要火,搖頭:“no。”

周陽隻能作罷,又問大家是否有鏡子,得到的又是一片否定的回答。

連阮秀和朱顏兩位女生都冇有鏡子,更不要說其他大男人。

這些大男人,一年都照不了一次鏡子,走到街上不小心照到,還要害羞好半天,彷彿鏡子裡的倒影是自己對象。

周陽無奈時,注意到大衛手指上的鉑金戒指。

光滑,凸麵,銀白色…

就材質來講,絕對可以當做反射源。

再看青黑巨門前不遠處的空地上,果然有光忙從歪脖子樹葉的縫隙灑落。

就算光源不足,但隻要自己把歪脖子樹的枝葉稍微處理一番便可。

光源,反射麵,都已經具備!

周陽也顧不上表達了,主動從大衛手指摘下了那枚鉑金戒指。

大衛對周陽的熱情感到欣喜,看周陽雙手朝自己手掌而來,以為是要握手,便伸出雙手恭迎。

冇想到周陽是來摘戒指的。

大衛:“…”

緊接著,周陽來到光斑底下,取出那隻鉑金戒指,小小的戒指,由於是凸麵,反射出的光源落在陰涼的巨門表麵,竟有拳頭大小。

“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是什麼!”周陽迫不及待,通過指尖鉑金戒指的微微轉動,移動遠處巨門上的那塊光斑。

也就是在此時,異變突生。

一道青色身影,突然出現在門縫處,左右三十厘米的縫隙,似乎不足以讓它擠出來,隻見它用力掙紮,身上的青色更加濃厚。

“咯吱。”

巨門門軸轉動的聲音傳來,兩扇難以移動分毫的大門,又再度敞開了數公分。

這樣一來,大門打開得更加充分,更多的光線從這道寬敞的縫隙灑落,大家得以看到這個東西全身的容貌。

“速退!”

“快跑!”

“這是什麼?!”

這突然出現的怪異生物,嚇得所有人一個哆嗦。

周陽哪裡還敢繼續站在原地,看著那獨自便可掙脫巨門的怪異生物,心中已不知罵了多少句mmp。

那東西長得怪異,全身青色,身上的皮膚有一塊塊的凸起,小而密,給人的感覺像是癩蛤蟆的皮膚,有密集恐懼症的人看到它的皮膚,絕對會瞬間起一層雞皮疙瘩。

那絕對不是一個人。

根本不像人!

它冇有人的頭髮,也冇有人那般模樣的無關。

這個東西冇有頭髮,頭頂也是青色的皮膚,眼睛和鼻子雖然存在,卻和人類的的大相徑庭。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 這個生物從門縫裡擠了出來,不再繼續躲在門後觀望,而是來到了陽光底下。

周陽和對方對視了刹那,心中便涼了半截。

臥尼瑪…

這東西是癩蛤蟆成精嗎,還是老樹成精,怎麼這麼綠?

是什麼精都不重要了,關鍵是爺涼了。

阮秀先前所說的它,正是此刻在麵洽的生物。

“你們先走,我斷後。”雖然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使得此生物踏出大門,但這種關頭,追尋原因已經不那麼重要,撤退纔是正解。

“好,我們先退。”苟於東拉著弟弟的衣角,滿臉懼色,要沿小路上山。

本以為能跟著進入巨門中撈點好處,誰曾想最害怕的事果然還是發生了。

巨門後,果然有怪物!

這青色怪物體型狀若黑猩猩,站起來足足有兩米高,雙手更是怪異,冇有手指,取而代之的是兩根大大的尖骨,像是巨型獵犬的獒牙那般鋒利。

很難想象,這種生物竟然長著如初駭人的攻擊姓器官。

若受它一拳,毫無疑問會是貫穿傷。

再看它的臉,臉上的東五官,都是青色,像是水溝裡生長起來的青苔般翠綠,和背部的顏色一樣。

怪物胸口,則是乳白色,看起來就是光零零的肌膚,很是脆弱,心臟處伴隨著怪物每一次呼吸,還在不停上下隆起。

“弟,走!”

苟中天連忙應允,跟著哥的腳步撤退。

他本意是想留下來一起對敵,幫助周陽,可和怪物直視後,他所有負隅頑抗的想法皆儘消失。

他冇有膽量對抗那樣的青麵獠牙!

青麵鬼!

僅僅對視一眼,便已經嚇破膽。

苟中天難以想象,大衛是如何活著從門後走出的。

兩兄弟頭也不回,害怕受殃及之活,頭都不回。

但下一刻,青麵怪物動了,它繞開阮秀等人所在的位置,直衝落單的苟氏兩兄弟。

“回來,不要落單!”阮秀急忙呼喊。

她本以為這青麵獠牙怪物隻是個畜生,誰曾想對方擁有靈智。

“這下糟了…”

首富從90年代撿漏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