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奪命寺廟

刹那間,我看到了一隻奇怪的生物,它的下半部分身體是蜘蛛,上半部分身體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的彪。

我從來冇見過那麼大的蜘蛛腿,那彪也比我曾經看到過的大幾倍。那腿蹬得真是比誰都快,跟給遊戲裡開了疾跑似的。

但是我發現這玩意兒雖然長了一個滲人臉兒,但是視力其實不怎麼好,因為它一直在亂撞,完全不像想要攻擊我們的樣子。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它一定視力不怎麼好。我想出言提醒,但我就是一旁觀者,啥都乾不了。

眨眼間,有個同學崴著腳了,大喊著“救命”,但是這時候都自身難保了,根本冇人有空管她。

那妖物已經衝上來了,用它那跟我曾經見到的彪一模一樣的嘴撕咬著那個落單的人。有個已經快回到剛剛那個地方的人見此情景,痛哭流涕地喊著她:“秦璿!秦璿!!!放開她!”朱彥婭趕忙捂住她的嘴,把她往旁邊帶。

此時除了那個人以外,所有人都已經回到了我們最初的地方,這些牆體在我們眼中如同虛無。

“劉雪恒,這怎麼回事?那玩意兒是什麼鬼東西?”其實大部分人都發現了“我”瞭解的東西要比他們多的多。

“那玩意兒?就是一變異的蜘蛛,我們行內的人都叫它彪蛛,見過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都以彪蛛代稱。你們這次可走運了,這玩意兒以前我也冇見過。”說完,“我”從兜裡掏出一塊石頭,就是之前的薈青。往那妖物的方向使勁扔去。

“這玩意兒啊,我聽彆人說它的視力和聽力幾乎為零,但是嗅覺極其敏銳。那個人之所以會被它發現,是因為她身上沾了那種薈香粉。這種薈香粉對於這種生物也是可以起作用的,所以我們可以憑藉剛剛那塊薈青走一段距離。我身上還有兩塊薈青,妖物的神經係統比我們要好,一塊撐不了多久。所以咱們得抓緊時間了。”這番解釋為大家提了個醒,以後要時刻注意身上有冇有異味兒。

“等等,走?為什麼要走?你明明知道她身上有薈香粉,那你為什麼不幫幫她!你為什麼不幫她!嗚嗚啊……嗚嗚嗚嗚……你為什麼要看著她死?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剛剛那個為秦璿而哭的女生質問“我”道。

“我也是在她被襲擊時才發現她身上沾了薈香粉的,咱先走,她不一定死,我有辦法讓她死而複生。隻要我們活著,她就有希望,你明白嗎黃茵?”或許是因為“我”說能救活秦璿,所以她並冇有再鬨了。

“我”帶著他們往另一麵牆走去,那麵牆現在是冇法走了,畢竟那玩意兒雖然說是視力、聽力不好,但人家也不是耳聾眼瞎啥的。

“好奇怪啊,雪恒,之前我們會掉入陷阱是因為薈青粉,可現在我們不是清醒了嗎?為什麼這些牆我們看的見卻又能夠穿過它呢?”之前那個和“我”鬨的人已經完全被“我”同化了,現在和“我”之間關係賊鐵。可惜啊,我完全不記得這人是誰了。

“我”看了看其他人,貌似也有這個疑問,出言解釋道,“首先讓我們清楚一點,我們現在不是被迷惑了,你們應該感覺到了,過牆時你們會明顯感覺到一種阻力感。因為這個地方出現了bug,原本是牆的地方被放置了影像,而原本是空地的地方被放上了牆壁。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其實不是實景,而是有人把我們的意識傳遞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就等於我們走的所有地方不是真實存在的,而是背後隱藏的人為我們建造的世界。”

雖然大家在這個地方的時間不長,但是大家也都清楚,“我”可以帶著所有人走出去,但是“我”不願意告訴他們。所以也冇人自討冇趣。

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一片被河流森林包圍的地方,前麵是一座被河流圍著的寺廟。

我雖然隻是旁觀者,但是猴子的設備不知道用啥做的,我從那寺廟中竟然聞到了一股臭味。我瞬間就想起了徐風永的父親徐式燃曾經交給徐風永的那個小冊子,小冊子裡著重介紹的那座寺廟,不過小冊子裡隻講了他們的經曆,並冇有說那座寺廟長什麼樣。所以眼前的這座寺廟到底是不是徐式燃曾經見過的寺廟,我隻能猜測了。

“怎麼辦?進去嗎?”朱彥婭問“我”。

“為什麼不進去呢?我可以肯定,那彪蛛已經來找我們了,已知的危險和未知的盲盒,為何不賭一把呢?”或許是大家這時的年齡尚小,並冇有聽出來“我”話裡其實全是不確定因素。我很擔心“我”會不會在寺廟裡麵害了這些孩子們。或許是因為我已經不是曾經的孩子了,所以自然而然的換了一個口吻

河上有座橋,我們就沿著那座橋上去,走到了寺廟門口,那股惡臭味越來越濃,我不知道身處在其中的大家有何感想,反正我已經被熏得受不了了。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我還是想說,好餓啊!”隊伍裡有人這麼說。

“好好珍惜這段時間的餓吧,等到以後,餓都是一種奢望。”我並不喜歡這種語氣,但偏偏這從曾經的自己嘴裡說出來,是那麼的刺耳。

聽“我”這麼說,那人也不好繼續講下去。

一行人進入了那座寺廟,寺廟有好幾層,第一層有幾座雕像,那些雕像我看起來特彆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到底是誰。大家在寺廟裡麵簡單的搜尋著。

“先在這裡歇歇吧,那些東西不會進到這裡來的。”“我”對著所有人說。

一樓的東西有很多,有一些書籍和武器,角落裡是樓梯,應該是通往第二層的。

大家拿了些武器防身,閒來無事,在一邊閱讀那些書。書的分類也挺多的,有小說、自傳、典籍什麼的。

如果不是之前秦璿的死,或許這也是個不錯的閒暇時光。但是同學們顯然冇有想起這些悲慘的事情。我看著他們,心裡其實也挺悲哀的。我不知道我聽從猴子的話是不是對的,現在我也有點後悔了。無論是我也好,又或者是“我”也好,這一切想的起來想不起來,真的那麼重要嗎?

我們生活在大千世界中,總是想著世界因我而轉動,但是地球多一個自己,少一個自己都一樣。二哥留下的東西,我不想管。也許想起這一切我的所有人親就都回來了,家人的溫馨我並冇有體會多久。渴望著親情,但是二哥也離我而去。

我也想清楚了,“我”既然都能做到獨當一麵,那麼作為未來的他,我又怎麼能活在彆人為我安排的生活下呢?

就在這時,那好像雕像換了個位置,我看清了它,心裡驚起冷汗,這……這是徐式燃他們的合影!一模一樣,當時的照片就是這個樣子。我更加肯定,這段記憶,我一定要瞭解清楚。這世上不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我現在對於我二哥是越來越懷疑了。但是我還是特彆奢望我二哥是個光輝形象的,儘管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對我並不好,但他這麼多年以來卻代替著我所有的親人。

“我”又把大家召集起來,對所有人說道,“目前這裡很安全的,但隻是目前,大家可以先休息一下。我會守著的,你們放心休息,出事了的話我會以最快的速度叫你們。”

我想阻止他們,因為在“我”說這番話之前,我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是一種動物的嗚咽,不,更像是召集同伴的聲音。

此時已經來不及了,在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去休息之後,有一隻長得似牛非牛,似豬非豬的奇怪動物把一個同學捉走了。那名同學甚至一句救命都冇來得及說,我不會認為“我”冇有發現這些,又或者說“我”不知道這些。從“我”的表現來看,就算“我”在此刻,“我”的“神力”不行了,我也不會相信“我”冇發現有一名同學被捉走。

就在我思考時,又有一名同學被捉走了。這次我冇看見那隻妖怪,但我覺得應該還是那隻妖怪。

因為人多,所以少了一兩個人也並冇有人覺得不對勁。但偏偏此時不斷有同學被捉走,很顯然,那種妖怪不僅僅隻有一隻。現在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了。

是誰?是朱彥婭啊!但是刹那間,朱彥婭也被捉走了。我忍不住了,這種想出聲卻又發不出聲音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因為被捉去的大部分人都靠著牆休息,所以那些妖怪應該可以自由穿梭於牆體之間。之前“我”已經測試過了,這些牆是真的。

“遊戲,就要開始了哦!!!”之前因為秦璿的死而痛哭的黃茵此時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站起來說道。

看來這個人當初並冇有聽懂“我”的話啊!想到如此,我沉著的心也放了下來。因為是這個人的話就簡單多了。

https:///siwangshihuni/14731872.html?t=20220515114711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