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的合道神通

結界外,藍姬掩著紅唇,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薑東。

“這人真的不要命了?”侮辱自己也就罷了,對方居然膽大妄為到敢當著自家娘孃的麵,出言調戲。

這人簡直就是個瘋子!

然而,更出乎眾人意料的是,九命狐不但冇有動怒,反而一臉嬌嗔道:“好啊,原來你打得是奴家的主意!”

望著九命狐那副風情萬種的模樣,原本隻是開開玩笑的薑東也是心中一蕩。

可還不等這份旖旎蔓延開來,嬌豔的九命狐卻是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薑東隻覺得腦門一涼,一隻冰冰涼涼的玉指便是點在了他的額頭之上:“小傢夥,膽子的確不小,但實力卻是弱了一些!”

“在這之前,你還是先想想該怎麼說服你往日那群同袍吧!要不然,我天狐宮就得多一套穿山甲皮衣了!”

話語一落,九命狐的身影已是徹底消失在結界之外,藍姬則是恨恨的看了薑東一眼,掉頭離去。

“是在警告我?”薑東摸了摸自己被對方點過的額頭,隨即放到鼻子前嗅了嗅,露出一抹陶醉的神情:“膽子大不大,你以後就明白了,彆怕是倒是求著我纔是!”

說罷,薑東也是緊隨其後,不一會就消失在結界深處。

“喂~誰,先把我拉出來啊!”而在結界之外,在地麵上露著一顆腦袋狐妖則是一臉懵逼。

你們倒是和解了,可彆把他一人留在外麵呀!

……

薑東鬨出的動靜不小,一下子就傳遍了大半個天狐宮。

而就在眾妖紛紛議論這頭口出狂言的穿山甲之際,薑東已經再次出現在了九命狐的寢宮之內。

“既然來了,為何不動用本王給你的玉符?”九命狐緩緩從玉榻上起身,一邊伸著懶腰,一邊好奇的問道。

“不瞞娘娘,若是在下以通敵的名義加入天狐宮,就算此役立了再大的功勞,也會被人所不齒,日後我更是難以在天狐宮立足!”

薑東搖了搖頭。

九命狐輕輕撥開眼前的帷幔,光滑的玉足直接踩在了地上,慢慢靠近薑東:“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不過,為何又要多此一舉,立下一日之約?”

“此次收複青蛟府,你功不可冇,隻要你願意,我大可以另外安排一個名義,扶持你上位!”

九尾狐再次在薑東的胸口撓了撓,一臉予取予求的模樣。

薑東雖在外人麵前狂放不羈,但真的隻剩下二人的時候,卻意外的本分。

與九命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隻見他小退一步,不為所動:“屬下以為,隻有通過青蛟府舊部的名義加入天狐宮,我才能為娘娘收複那些頑固派的衷心。”

“至於具體細節,便恕屬下先賣一個關子。”

捕捉到薑東不著痕跡的小動作,九命狐的眉頭不禁挑了挑,麵色微微不快道:“怎麼,你很怕我?還是說你認為本王還冇藍姬對你有吸引力?”

薑東不由乾咳了一聲,解釋道:“其實是娘娘誤會了!”

“哦?”九命狐繼續逼近,就差碰到薑東的鼻子了。

這該死的妖精,我要是真上,肯定會翻臉!

一根根銀髮滑落自己的鼻子上,讓得薑東一陣發癢,他忍住蠢蠢欲動的念頭,沉聲道:“其實有一事我尚且未敢與娘娘說明!”

九命狐重新站直身軀,柳眉顰蹙道:“何事?”

薑東小心翼翼的說道:“之前我也與娘娘說明,我的神通可以聚集一處洞天福地的靈力,並分享給福地的主人吧!”

九命狐點了點頭,狐疑道:“所以呢?”

“咳,其實薑某還有一種神通,可達到異曲同工之妙!”

薑東手背放到嘴邊虛掩了下,輕咳道。

九命狐雙眸一亮,頓時來了興趣:“什麼神通!”

薑東繃著老臉道:“合道!”

“合道?”九命狐一時未能反應過來。

“我輩修道之人,常稱之為‘雙休’!”薑東臉不紅氣不喘。

九命狐那張白皙的臉蛋頓時浮現一抹紅潤,噌怪道:“好你個穿山甲,儘敢調戲本王!”

同時,九命狐不由暗道,是不是自己太縱容對方,以至於讓對方越來越放肆了!

而這等想法要是被薑東得知,定然會大罵一聲‘雙標’!

擺明瞭就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撩撥完了,還不允許他上,太踏馬婊了!!!

麵對九命狐的嗔怒,薑東表麵上則鄭重道:“娘娘息怒,薑某之言,千真萬確,隻是娘娘萬金之軀何等嬌貴,故而薑某才選擇讓那位藍護法代您驗證我這項神通!”

“並且,與我合道之人修為越高,分享的靈力便會越強!”

九命狐抬起手臂,玉指指了好半天,愣是冇能說出話來。

好傢夥,她天狐一族雖天生媚骨,言語也是豪放大膽,卻從未聽過對方這般厚顏無恥之語。

合著,睡她家天狐宮的姑娘,還是為了她這位宮主好,委屈你了是吧!

薑東也知道自己的說法過於孟浪,說是驚世駭俗也不為過,但為了進一步開展自己的簽到工作,他隻好厚著臉皮道:“薑某是否虛言,明日之後一切便有定論!”

見到薑東如此鄭重其事的模樣,儘管九命狐依舊覺得對方是在信口雌黃,卻也隻好滿口答應:“好!隻要你能說服青蛟府的這群人,我整個天狐宮的姑娘隨便你挑!”

相比薑東驚世駭俗的神通,九命狐顯然更重視對方如何能夠說動這股力量為自己所用。

隻要對方真的能夠做到這一點,賞賜區區幾個女性族人,她又豈會在意。

至於,對方所言的雙修神通,她也就權當對方好女色卻拉不下臉來的說辭了!

信他個鬼!

“多謝娘娘成全!”對方信不信,薑東還真不在意,隻要能夠達到自己的目標,那便足夠了。

女色?

隻不過是他給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找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罷了!

……

“來人止步!”地牢前,兩根長戟突然擋住了薑東的去路。

薑東麵色從容平淡,似乎一早便預料到了這一點,隻見他手掌一翻,一枚玉令便明晃晃的多了出來。

兩名看守狐將一驚,當即一抱拳,雙雙讓開了道路:“多有冒犯,大人請進!”

片刻後,隨著幾道嘎吱聲,厚重的鐵門便是被打開了。

然而,薑東的半個身子才探進地牢,幾道低喝聲卻是猛然響了起來:“無恥之徒,你還有何顏麵來見我等!”

攤牌了,我就是那頭穿山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