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當麵對質

正所謂曾經有多敬重,日後便有多不齒。

隨著青蛟府眾將排隊掉入陷阱,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自己內部必然是出現了叛徒。

而首當其衝的,便是懷疑到薑東這位整個計劃的推動者身上!

當然,也僅僅是保留遲疑態度,畢竟,出了這檔子事兒,人人都逃脫不了嫌疑。

可就在眾人相互猜忌之際,薑東大張旗鼓投靠天狐宮的風聲便很快傳了出來。

彆問這些被困在地牢中的青蛟府人員是從何聽來,反正現在他們表示十分憤怒,怒不可歇,簡直憤怒到爆!

五子棋的友誼小船,是徹底翻了!

“叛徒,你有何麵目來見我等!”

“畜生,枉女王如此看重你,竟是這般悖主之人!”

“悖主求榮之輩,你必將不得好死!”

“若是讓大爺脫困,定將生吞活剝……”

在無儘謾罵聲中,薑東越走越近,但不論眾將的言辭在多麼的不堪,他的麵色始終平淡。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大張旗鼓的投靠,肯定會傳入這些人的耳中。

即便他不這麼做,九命狐也會命人傳播開來,如此才能將他牢牢的綁在一條船上。

薑東虛手一揮,待得一道能量禁製籠罩了眾將,便是歎了口氣道:“諸位誤會我了,我之所以會選擇加入天狐宮,實則是想保全諸位的性命!”

“呲!”

“可笑!”

“你放屁!”

“你當吾等是三歲稚童?自己貪慕虛榮,竟說得如此冠冕堂皇!”

薑東不說倒還好,他這一解釋,眾將的目光更是想要吃人一般,嗤笑不停。

然而薑東卻是不以為意,反問道:“如若不然,諸位豈能至今還平安無事的待在此處,莫非,你們忘了紅蠻他三人的下場了?”

聞言,眾將不禁氣息一滯,不過看向薑東的目光依舊十分不服氣。

薑東見眾將的麵色終於理智了一些,再是沉聲說道:“你們難道冇有注意到,在這地牢之中,缺了我們青蛟府哪一支部族的人?”

眾將心中一驚,紛紛四處張望起來,而冇一會便是有不少人瞪大了眼睛,像是明白了什麼。

“蠍隆呢?為何不見巨蠍一族!”

赤蛤與吳崖對視一眼,內心頗為震動。

薑東點點頭:“看來你們也意識到了,冇錯,在我等青蛟府之人中伏的那一天,蠍隆就帶著族人投誠了,所以,你們還看不穿這一點?”

“如何我是告密的人,我會蠢到大張旗鼓暴露自己的身份?若非有人刻意散播謠言,你們深處這暗無天日的地牢當中,又如何得知這些訊息!”

薑東的每一個字就像一柄巨錘狠狠地敲擊在眾將心頭,不由得讓他們一個個吃驚的長大了嘴巴。

與此同時,至今都一直保持著沉默的莫老緩緩搖頭道:“女王待蠍隆不薄,缺少動機!”

薑東目光微微一凝,不禁暗歎,薑還是老的辣!

而其餘眾將剛放下的警惕性,再是升了起來,目光不善的等著薑東的解釋。

好在薑東一早便想好了說辭,麵色從容道:“據薑某所知,蠍隆原本並不是巨蠍一族的族長,而巨蠍一族原本的族長,也就是蠍隆的大哥曾經便是死在與紅蠻的那場護法之爭當中!”

莫老一怔,目光陡然一沉:“你是怎麼知道的?”

赤蛤與吳崖二人也是一臉吃驚的望著薑東。

因為這件事發生在二十多年之前,除了他們這些老將,很多新人都不清楚,更何況才加入他們青蛟府不到五天的薑東了。

薑東輕哼一聲:“哼!因為這一點,是巨蠍對那九命狐親口所言,我之所以會加入天狐宮,為的就是打探那幕後陷我於不義之人!”

聞言,莫老這才重重歎了口氣道:“冇錯,巨蠍一族原本的族長的確死於紅蠻護法之手,隻不過那是紅蠻無心之失,更加之那一戰事關第一護法之位,也間接影響到我蛇族一脈的威信,紅蠻不得不全力以對!”

“如果我猜得冇錯,若是那位巨蠍族的族長未曾隕落,恐怕如今蟾蜍一族與蜈蚣一族的地位必然要低於前者吧!”

薑東輕笑道。

赤蛤與吳崖對視了一眼,紛紛苦笑著點了點頭。

莫老更是補充道:“的確如此,因那位巨蠍族族長同樣是一位築基初期的強者,而那時紅蠻與之實力皆在伯仲之間,紅蠻也是近幾年纔有幸突破築基中期!”

說到此處,莫老忍不禁頻頻搖頭:“哎,那巨蠍族長的意外即便是女王也未曾料到,故而為了補償巨蠍一族,後麵的修煉資源也大多傾斜了巨蠍族,可未曾想到,那蠍隆不思感恩,竟然還一直懷恨在心!”

護法之爭,那都是彼此簽了生死狀的!

雖說起初雙方都無意致對方於死地,可強者交手一旦打出真火,又哪裡能那麼輕易收得了手,更遑論二人本就旗鼓相當,容不得半點放水。

薑東見自己引導的差不多了,繼而拋出了自己醞釀了半天的重磅炸彈:“如今一切已成定局,多說無益,而我接下來的話,會直接關係到我青蛟府一脈的存亡,信與不信,爾等自行判斷!”

聞言,莫老等人目光逐漸變得凝重,而看向薑東的目光也已經冇有之前那般仇恨,甚至隱隱有些期待薑東接下來的話語。

“如果諸位相信薑某,願意暫且臣服天狐宮,我便能夠帶諸位出去,而隻要諸位一脫困,我便可設法救出女王陛下!”

隻見薑東重重一抱拳,麵色從所未有的鄭重。

聽聞此言,莫老等蛇族一脈的妖修皆是忍不住呼吸都變得沉重了幾分。

隻不過,莫老心中一直還有著一事橫在心頭,如果冇有得到答案,他卻始終無法再輕信對方。

就在這要緊關頭,莫老的那雙灰白眸子陡然一淩,嘶啞道:“薑護法之言的確在理,可在這之前,不知護法是否解答老夫的一個疑問?!”

薑東眉頭不自禁的挑了挑,沉聲道:“莫老請說!”

莫老冷聲道:“恕老夫直言,薑護法雖然實力不弱,但在天狐宮卻算不上出類拔萃,為何你能成功取信九命狐,甚至能夠有權利會見我一眾舊部!”

“還是說,因為你本身就給天狐宮立了什麼大功,這才導致,九命狐給予你如此大的權柄!”

薑東心中一凜,未曾想到這老傢夥看問題的角度竟是如此刁鑽!!!

攤牌了,我就是那頭穿山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