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結局

“結束了……”

亂流暴動,直接將許寧吞噬其中。

俞之隱站在亂流暴動的邊緣之處,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俞之隱在初入源境,身軀還無法長久適應時空亂流的時候,就曾在武道世界外勘探過。

他在此處區域,發現了亂流暴動的現象。

當時亂流暴動,俞之隱還差點被捲入其中。

之後,他對此處的亂流暴動,進行過一段時間的觀測,並且總結出來這裡的亂流暴動,是規律性的,而不是偶發性的。

當時,俞之隱在發現這個規律之後,也並未放在心上。

但是後來,在準備返回武道世界,進行決戰之前,他突然想到了這處亂流暴動的區域。

藉此,俞之隱也是想出一個絕對殺招。

如果返回武道世界後,段暉夜也領悟了萬界本源。

自己無法將其手刃的情況下,便可以把他引導至此處,用亂流暴動解決掉他。

畢竟萬界適應性身軀的形成,需要太久的時間。

隻是最後,段暉夜冇有領悟本源,領悟萬界本源的是許寧。

所以,俞之隱便按照之前的算計,最終將許寧引入到其中。

“既然這樣,那麼也該回去和段暉夜做個了結了……”

俞之隱看著亂流暴動,低聲自語一聲:“隻是可惜了,一個如此驚才豔豔之人,在觸及到超凡極限後,又在亂流暴動中,化為了虛無……”

“可惜……可惜……”

俞之隱歎息一聲。

他揮了揮衣袖,準備返回武道世界。

嘭!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如同炮彈一般,對俞之隱衝擊而來。

隨後,俞之隱便感覺到,自己被卡住了脖頸。

許寧的麵龐,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你!”

俞之隱大腦一陣轟鳴。

他明明看到許寧被亂流暴動吞噬了,為什麼會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

“一手好算計……”

許寧死死地卡住俞之隱:“如果不是已經形成萬界適應性身軀,還真有可能被你暗算到……”

“什麼?!”

俞之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你已經成就了萬界適應性身軀!?”

“這怎麼可能!”

俞之隱根本冇有料到這一點。

萬界適應性身軀,隻有在萬界本源之力長久的影響之下,才能形成啊!

可他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這許寧,根本就不是武道世界的後輩,而是之前就已經在武道世界成長起來的同輩甚至是前輩麼?

俞之隱已經無法思考了。

“本來我還冇想到怎麼能夠徹底解決你,但是現在,我知道了。”

許寧的聲音,在俞之隱耳畔迴響。

這時,俞之隱似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儘力想要擺脫許寧的束縛。

但是,許寧根本不給他掙脫的機會。

“萬界本源之力間的對抗,我無法將你徹底擊敗,但是……亂流暴動,卻能將你徹底湮滅!”

許寧拖拽著俞之隱,往暴動的亂流處去。

“不!”

俞之隱拚命反抗,但是無濟於事。

“結束了!”

許寧將俞之隱,拖拽到了亂流暴動之內。

嘩嘩嘩!

亂流暴動內,俞之隱的身軀開始分解。

他長大嘴巴,但是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這樣,俞之隱在亂流暴動的侵蝕下,徹底化作了虛無。

而許寧,身上已經更換過的特殊衣衫,也逐漸分解。

這衣衫的材質能夠短暫扛住時空亂流,但是卻扛不住亂流暴動。

眼見著俞之隱湮滅在亂流暴動,許寧也是脫離了亂流暴動中,重新套上新的衣衫。

“也是冇想到,萬界適應性身軀,竟然成為了此次交戰的勝負手……”

俞之隱本想用亂流暴動解決許寧,但萬萬冇想到,反而被許寧藉此反殺了。

亂流暴動還在持續,許寧也並未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亂流暴動,終於結束了。

隨即,許寧停留片刻,然後返回到武道世界之中。

“許寧回來了!”

段暉夜和段暉曜,看到許寧毫髮無損的回來,連忙迎上去。

“怎麼樣?”

段暉夜詢問。

“幸不辱命。”

許寧迴應。

段暉夜與段暉曜長舒一口氣。

自從幾百年前,俞之隱逃離萬勝州的時候,他便成為一個可能隨時反撲的威脅因素。

而如今,終於在許寧的手下,這個威脅因素被終結了。

段暉夜感覺心頭一陣暢快,但是隨即,他又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情緒低沉。

他再度想到了曾與俞之隱之間的情誼。

隻是一切都結束了。

“兩位,俞之隱已經被解決,眼下也是一片安定,既然這樣,那我先告個彆。”

許寧看向北方,那裡是淵北的方向:“我得回家了。”

段暉夜與段暉曜點了點頭:“此番,多謝你了。”

“也感謝你們的幫扶,不然,現在的我,也無法成長到當下的境界。”

對於段暉夜和段暉曜,許寧也是真的心存感激。

隨後,許寧與段暉夜和段暉曜兩人告彆,開啟了回家之路。

“淵北,我似乎已經離開了九年……”

許寧的眼中浮現出一抹溫暖之意。

這九年,自己從一個小角色,成為了武道世界,最頂尖的存在。

而自己的家人、友人,他們應該也發生了許多變化。

“淵北,我回來了……”

……

淵北。

飛雲州。

一處荒山之內。

“束手就擒吧!”

此時,三個身穿源生宗白衣的年輕弟子,正在追擊一黑袍男子。

三名源生宗弟子中,有一少女,手持長劍,長髮飄柔,麵容之間,帶著一股英氣。

隱約之間可以看到,她的麵容,竟然與許寧有些許相似。

這個少女,便是陶桃。

今日,陶桃與自己的兩位師兄師姐,共同逮捕一位惡貫滿盈的虛境武師。

這虛境武師,手中沾染大量無辜人命,今日他們三人,便是要將其帶回源生宗,然後對其審判斬殺。

“可惡!”

黑袍男子見追擊距離越來越近,也是心頭無比焦急。

他很清楚,一旦自己被那三人追到,那麼肯定必死無疑。

“拚了!橫豎都是死,還不如拉兩個墊背的!”

黑袍男子直接取出一枚丹藥,昂頭吞下,然後直接掉頭,麵對陶桃三人,主動出擊。

“他服用的是絕境丹!”

陶桃頓時意識到危險。

“李師兄,楊師姐,小心!”

陶桃連忙提醒道。

“陶師妹,你跟在我身邊!”

那李師兄連忙道。

這位李師兄名為李智,他膚色黝黑,身材高大,手持一厚重巨劍,自帶一股霸道氣場。

而陶桃的楊師姐,名為楊雪純,她容貌清麗,氣質溫婉,她手持輕劍,站在李智一旁。

李智與楊雪純同為源生宗弟子,也是一對武道伴侶。

他們二人與陶桃,被稱為源生宗當代,最出色的三位精英弟子。

其中,李智與楊雪純,都是虛境四重高手。

而陶桃,雖然境界差一些,隻是虛境三重,但是因為底蘊深厚,能夠越級對敵,也擁有虛境四重的戰力。

他們追擊的這位黑袍男子,本身也是虛境四重的境界。

隻是如今服用了絕境丹,他的實力,堪比虛境五重甚至是虛境六重。

“陶師妹,我與你楊師姐和他正麵纏鬥,你伺機而動!”

李智說道。

“好!”

陶桃連忙應聲。

隨後,李智與楊雪純,一人持重劍,一人持輕劍,默契配合。

而陶桃,則是在側翼,一直對黑袍男子進行騷擾。

“源生宗的弟子,真是難纏!”

黑袍男子服用了絕境丹後,感覺自己的生機在迅速流逝,再這麼下去,自己還傷不到他們三人,恐怕就被耗死了。

咕咚咕咚。

黑袍男子又服用了兩把丹藥。

這一次,他的身上,冒出黑煙,氣勢更盛。

“他的氣息,暴漲到虛境七重了!”

陶桃驚呼一聲。

“快逃!”

李智對陶桃大喝一聲,然後推開楊雪純。

他準備捨命抗衡,以自己身殞的代價,換取兩人的存活。

“李師兄!”

陶桃驚呼一聲。

“死!”

黑袍男子此時的實力,堪比虛境七重。

他的手中凝結出一道黑霧長槍,一旦將李智刺中,李智必然身殞。

然而,就在黑霧長槍即將洞穿李智胸膛的時候,黑袍男子的動作,卻是戛然而止。

之間他的額前,出現一個血洞。

隨即,他的身形,便直接倒下,冇了生機。

“這是怎麼回事?”

李智本來都做好赴死的準備,卻冇想到,敵人竟然先倒下了。

陶桃和楊雪純也是趕到李智身邊。

“小子,你很猛啊……”

這時,一個聲音,從三人背後傳來。

陶桃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身子一顫,整個人彷彿都僵住了。

李智和楊雪純回頭,便見到一個白衣男子,負手而立,笑盈盈的看著他們。

“多謝前輩相救!”

李智和楊雪純也是明白過來,自己是被路過的前輩給救了。

而此時,陶桃也是默默地轉過身來。

“小舅……”

陶桃的聲音在哽咽。

“小舅?!”

李智和楊雪純一驚。

陶師妹的小舅,不是九年前淵北的第一強者許寧麼?

據說他在九年之前,就晉升道境,然後去往了萬勝州。

許寧此人,如今在整個淵北,都是一個傳說。

十年之前,他就已經晉升道境,而現在,到底有多強!?

如今,這個傳奇站在眼前,李智和楊雪純,也是倍感震撼。

陶桃像兒時一樣,直接衝到了許寧的懷中。

許寧抱著陶桃,突然之間也有些心酸。

自己錯過了陶桃這九年的成長。

“陶桃,我回來了……”

許寧用力抱了抱陶桃,嘴角浮現出溫馨的笑容。

……

半個月後。

飛雲州。

康雲縣。

陶家莊。

今日,陶家莊內外,一片喜慶。

因為,從陶家莊走出的超級武者許寧,今日帶著家人回來了。

許寧回到陶家莊後,先去拜訪了陶氏族長陶景行,族老陶景路、陶景芳,以及對自己多有幫助的陶雲剛、陶雲猛等人。

許寧也是一直記著陶家莊的恩情。

這裡,也是許寧武道之路開啟的地方。

見到許寧回來,陶家莊前輩們,既高興又欣慰。

如今的陶家莊,也是藉助許寧的威望,成為了遠近有名的大家族。

在拜訪了陶家莊的各位前輩後,許寧和家人,再度回到了他們最初在陶家莊生活的院子裡。

如今的院子已經翻新,但是看著它,許寧還是能想起以前的時光。

“陶桃,來搭把手!”

許蓮對陶桃喊道。

今日,他們要舉行一次家宴。

“來了!”

陶桃趕到許蓮身邊。

陶桃和許蓮忙活著,許寧和姐夫陶雲川,在院子裡支了個小桌子,兩人一邊吃著熟花生米,一邊喝著茶。

“許寧!我來了!”

這時,門外傳來一聲興奮的喊聲。

隻見郭野大踏步走進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女子和一個七八歲的孩子。

“郭野!”

許寧大笑一聲,連忙迎接。

“蓮姐,姐夫!”

郭野給許蓮和陶雲川招呼道,陶桃也是喊了聲野叔。

“過來,給你乾爹磕頭!”

郭野一把將身後的男孩拽到前邊來。

“乾爹!”

男孩壯的像牛犢子似的,也不怕生,上來就磕了個響頭。

“你兒子?”

許寧看著這孩子,滿心歡喜。

“現在也是你兒子。”

郭野回道。

“好!”

許寧把男孩扶起來,拍拍他褲子上的土。

“兒子,你賺大了!你可知道你乾爹是誰?”

郭野道。

“我知道,淵北第一強者,許寧!”

男孩滿眼放光。

說罷,郭野和許寧對視一眼,兩人大笑不止。

“該上桌吃飯了!”

這時,許蓮和陶桃招呼道。

“來了!”

許寧一家和郭野一家,終於時隔多年,再度湊到了一起。

酒過三巡。

“許寧,你接下來什麼打算,還要繼續外出闖蕩麼?”

郭野滿臉通紅,他也不理解許寧如今是什麼境界。

“先不外出了,在陶家莊先呆個幾十年。”

許寧迴應道。

“好!那我也不走了。”

郭野很高興。

許寧笑了笑。

許寧如今已經到了宇宙內的超凡極限。

接下來,他的道路,將是闖蕩諸多域外世界,從各域外世界再積累資源。

他如果再度晉升,便能夠離開此方宇宙,對其他宇宙進行探索。

隻是這個計劃,應該要拖延到許久以後了,現在的許寧,隻想陪伴家人。

一頓飯吃到了晚上。

郭野帶著家人離開,許寧也是回到了自己的臥房。

黑暗中,許寧躺在床上,透過窗戶縫隙,看見漫天星辰。

“陶家莊……”

“這一切開始的地方……”

我有一張武學麵板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