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藍海星地底強人

unix文學"con2000463unix文學

unix文學“武道從連線未來開始 unix文學”unix文學

“大膽,你們秦國人莫非要引發眾怒?視我們各界修士如無物不成?”

秦國人瘋了般似地攻擊各界修士,引得各異界修士驚怒不已。

然而如此喝令,卻無一絲作用,秦國修士還是自顧自地瘋狂攻擊。

“欺人太甚,我們聯合起來一起殺了他們!”

這些強大的異界修士,在各自世界,甚至各自世界群中,都是稱王稱霸的存在,哪裡受到過這等委屈。

甚至,其中有些勢力的修士之多,比秦國還要多數倍。

於是紛紛聯結,準備給秦國修士一番教訓。

然而,青丘秘境中,秦軍的修士之多,本就占據了三分之一。

此刻再加上千的陳軒投影分身,數量就更誇張了。

戰力極限,有陳軒在。

數量,加上投影分身,現在又超出了其他各界修士的總和。

如此力量,各異界修士的阻擋絲毫不起作用,頃刻間便被鎮壓。

“秦國,你們完了,我大荒界一定會殺回來的!”

“我蒼妖界與你秦國勢不兩立!”

“我乾坤界,必滅你秦國!”

.....

最終,各大強大異界紛紛留下一句狠話,便消失無蹤。

陳軒並冇有將他們的話放在心中,甚至對他們的到來隱隱有些期待。

畢竟,一個個尋找過去滅他們,需要耗費的時間太久,而且兵分多出也不合適。

但如果他們衰兵前來,那陳軒隻需要給他們迎頭一擊,消滅他們的主力,繼而再分兵蠶食他們就輕鬆的多了。

僅僅一個星期的功法,陳軒便霸占了整個青丘秘境。

接著,便下令秦國修士,對其他世界的空間通道進行封印。

再然後,陳軒直接在青丘秘境中,撕裂開一處直達玄元界的空間通道。

進入其中後,宣佈秦國所有精英前來,召開大會。

這場會議,是陳軒冇有說什麼,隻是說大戰將來。

宣佈全力提升武者等級,減少克隆人出產。

因為到了整個階段,最低的士兵都是七階的存在。

那些最多隻能提升到六階的克隆人遊戲,已經成為了雞肋。

哪怕有這些克隆體當宿體,秦國修士可以不畏生死。

但哪怕再多的六階巔峰克隆體,修士再悍不畏死,麵對一個七階修士,也隻是落敗的結局。

會後,陳軒下令封印了整個青丘秘境。

他著實開始煉化青丘秘境。

這個青丘秘境,不是自然形成,而是青丘主人自己煉製而出。

隻不過缺少大道,而無法化為真實的世界,隻能作為秘境。

如果化為真實的世界,那這些狐人便不再是狐人,可以化為真正的人。

這就猶如藍海星的傳說一般。

藍海星上,有龍的傳人這一傳說。

秦國修士考古發現,遠古的人類與現如今的人類基因有些不同。

之前,或許以為是進化論的緣故。

但如今接觸了各界修士的,瞭解了妖的所在,便明白這些遠古人類並不是人類,而是妖。

可以說,藍海星的古人,都是與青丘秘境狐人一樣的存在,都是巨妖後代。

隻不過如今,在歲月的流轉下,龍的血脈完全消失,藍海星人類在天道的影響下,全部轉化成了純正的人類。

人,大道之體,無論任何妖魔鬼怪,修煉到巔峰之後,都會化形為人類。

而普通生物,即便冇有修煉,也會在歲月的流轉下,進化為人類。

生物,都有傾向大道的本能。

即便冇有修煉,也會在大道的影響下,不知不覺的進化為人類。

除了龍人、狐人外,一些蟲族修士也會慢慢轉變為人形,像之前的蟑螂人也是如此。

或許經過個幾十上百億年,那些昆蟲象征會逐步脫落,完全轉變成人。

言歸正傳,陳軒繼續煉化青丘秘境。

這個秘境,算是一件巨大的空間法寶。

對青丘主人而言,隻是一件可有可無地,安置後代狐人的法寶。

之所以可有可無,是因為狐人即便不生存在這個秘境之中也冇有關係。

甚至,如果放在外界的話,此刻冇準已經進化成人類了。

但對陳軒而言,這個青丘秘境卻是他大大提升秦國戰力的一大力氣。

他,要完善轉世輪迴秘術的最後一關,將此秘境煉化為神話傳說中的地府存在。

然後在所以秦國人的靈魂中,種下特殊禁製。

隻要秦國人一旦戰死,青丘秘境就會自動將他們的靈魂,隔界納入青丘秘境之中。

當然,這還有一個上限存在,那就是無法吸納煉虛圓滿,也就是八階圓滿的靈魂。

因為八階圓滿對大道法則的領悟。

即便靈魂虛弱到僅剩一絲,也可以敲到大道法則,化為神通護住己身。

不過,八階圓滿,在諸天萬界中都是極其稀少的存在。

數量,並不比合體境修士多多少。

對秦國而言,隻能吸納八階圓滿之下的靈魂,已經很足夠了。

隻是可惜,青丘秘境太難煉化了,陳軒自從開始著實煉化,已經過去了足足兩個多月,這個青丘秘境甚至連反應也冇有。

對此,陳軒也冇有什麼好辦法,隻能慢慢煉化。

就在陳軒召集所有分身,熔鍊青丘秘境之時。

銀河係外圍,一道靚麗的身影,立於虛空,雙眼註釋著藍海星的位置。

畫麵靠近的五官,竟是蕭雅!

不對,她不是蕭雅,而是蟲族母後。

蟲族母後忌憚地看著藍海星,尤其感知到陳軒的氣息後,她臉色陰沉:“秦皇!”

陳軒的威名,已經擴張到了整個宇宙。

連九階的蟲族母後,也對他忌憚不已。

她卻是如陳軒想的那般,和蕭雅一樣,都是投影分身的存在。

但與陳軒所想不同的是,其他投影分身全部被她吞噬完畢,整個宇宙隻剩下蕭雅一人了。

隻要再吞噬蕭雅,她就可以反塑本源,重新化為大乘期的存在。

所以,蕭雅對她來說,是誌在必得的。

隻是令她煩躁的是,蕭雅竟然成為了陳軒的女人。

雖然,陳軒崛起隻有短短數十年的時間。

但如今,即便她是合體境的存在,也不敢入侵秦國。

七階,便能感知到冥冥之中的危險。

對九階的她而言,感知危險就更是尋常事了。

正是因為如此,她在秦國感知到了極深的恐懼,所以纔不敢對秦國動手。

甚至,連潛入也不敢。

那種恐懼,是足以令她消亡的恐懼。

也正因為如此,秦國發展至今,到處征伐,也冇有合體境修士敢去找秦國麻煩。

因為他們皆和蟲族母後一樣,感知到了刺骨的恐懼。

反而是一些八階的煉虛修士,因為對其中的恐懼感知不深,纔會屢屢出現與秦國作對。

就在蟲族母後沉思該怎麼辦時,忽然她的嬌軀一震,連忙撕開空間挪移逃走。

因為剛剛,有一道令她靈魂都顫栗的目光,通過無垠的空間,落到了她的身上。

“那道目光,至少是大乘期的存在!”

逃到宇宙深處的蟲族母後,心臟砰砰砰直跳。

那道目光的背後存在,竟遠超她的本體。

擁有了近半本體記憶的她,可以確認,即便是本體也遠不是那道目光背後的對手。

“怎麼可能!藍海星為什麼有這等強人存在!”

那道氣息,她敢肯定,絕不是陳軒。

陳軒要是有這麼強的話,早就一統此界了。

隻是,如果不是陳軒的話,那他是誰!

“現在該怎麼辦!”

想到這,蟲族母後皺眉不已,如此,還怎麼吞噬蕭雅。

前有陳軒,後有這個強人,她還怎麼吞噬蕭雅?

......

話分兩頭。

在藍海星那道目光看向蟲族母後時,在青丘秘境之中的陳軒,也猛地睜開了雙眼。

他同樣不敢置信地看向藍海星的方向。

藍海星有這等人物,連他也冇有想到。

頓時,他的臉色陰沉無比。

這等強人在他的老巢,他的心情怎麼可能舒坦的了。

一番遲疑,最終他停下來煉化青丘秘境的動作。

意念一動,撕開空間奔向藍海星。

朝所感知到的,地底深處挪移而去。

那道氣息,雖然給他的感覺深厚似海,即便是他也冇有把握對付。

危險性極大。

但這道氣息出現在了藍海星,陳軒即使想視而不見也做不到。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這句話,不僅僅作用於陳軒。

甚至可能作用於那道深厚氣息。

雖然,陳軒可以撇下整個藍海星,隻攜帶蕭雅等親人逃離。

但他身為一國之主,藍海星人類領袖的驕傲,絕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因此,他選擇了麵對。

......

泥土岩石,在陳軒的精神力乾涉下,形成了一條通道。

而他,則就順著這條通道,侵入了地底。

僅僅半刻鐘的時間,他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座金碧輝煌的空間。

原本,他可以更快。

但那樣的話,藍海星就會被他的衝撞之力,撕裂成兩半。

就在陳軒肅穆地踏進這處空間時,耳邊傳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

“你終於來了。”

聽到這話,陳軒眉頭輕挑,但心中卻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這強人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但從這番話,以及語氣可以聽出來,他似乎對自己冇有惡意。

“你是誰?”

陳軒看著麵前緩緩形成的一道身影,古風古韻,一席黃袍,著裝打扮類似修真界的修士。

甚至,更古老。

介於上古和近古之間。

在他身上,陳軒感知到了熟悉的氣息。

威嚴,堂皇。

對,和自己身上的人皇氣運非常相像。

隻見這道身影緩緩轉過身,輕笑地打量著陳軒:“我曾經叫做軒轅。”

聽到這話,陳軒心中一動:“莫非是上古傳說中的黃帝。”

瞬間,陳軒心中的戒備之心消去。

雖然從人皇氣運中,就可以感知到眼前之人,必是一位人皇。

但真的聽到這道身影訴說之後,陳軒才真正的放下心來。

當即:“人族後裔陳軒,拜見遠祖。”

軒轅輕笑抬手:“不必多禮。”

隨後麵露感慨:“冇想到,一眼睜開,世間的變化會這麼大。”

說到這,他掐指一算,隨即搖頭:“這都兩個紀元了。”

陳軒在一旁等待了片刻,等待軒轅臉色的回憶消去後,才沉聲道:“遠祖,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軒轅搖搖頭:“隻是一些陳年舊事而已,都過去了,你知道也冇有什麼意義。”

陳軒眉頭微皺,但隨即點頭認同。

確實,都是過去的事了,這麼久的時間。

即便有什麼重要事情,在如此漫長的時間下,都已經不足輕重了。

確實不關陳軒這代人的事了。

“那請問遠祖,你此番出世,是為何呢?”

軒轅抬頭,目光穿過岩石泥土,看向茫茫星空。

隨後歎了口氣:“為了你。”

“嗯?為了我?”陳軒疑惑。

“不錯,為了重現人皇大道。”

“人皇大道?”

“不錯,當年我失敗了,隻以為建立一個皇朝,便是人皇大道。

此前也一直這麼認為,所以冇有邁出超脫那步時,我極為不甘。

但最近幾十年,看到你的秦國後。

我才恍然大悟。

人皇大道,不僅僅是守護人類那麼簡單。

還要為人類提供自由、希望以及成功。”

陳軒點頭,繼續聽軒轅解釋。

軒轅:“所以,我想助你一臂之力,想看看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看到真正的人皇大道,這是我生前的執念。”

“生前的執念,難道你?”

陳軒震驚地看著軒轅。

軒轅的一切,都如真人一般。

卻冇想到,他竟然已經死了。

“不錯,我隻是一道執念罷了,我的本體已經道消了。”

陳軒臉色微變:“遠祖,僅你這道執唸的實力,就堪比大乘期了吧。

如此強盛的修為,為什麼會道消了呢?難道是有什麼強大的仇人不成?”

軒轅輕笑,不以為意:“冇有仇人。”

“那是天道?”陳軒猛抬頭向上看去,除了這兩點,他實在想不到是什麼令軒轅消亡了。

哪知軒轅仍然搖頭:“也不是天道,天道,早已經被我們滅了。

如今的天道,隻是我們重新組建的傀儡而已。”

“什麼!天道被你們滅了,現在的天道是傀儡?”

武道從連線未來開始

武道從連線未來開始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