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狹路相逢智者勝

“我隻能幫到這了,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了。”黃世波領著白乙化和吳濤來到縣衙倉庫門口,遠遠指著其中一間有日本兵把守的庫房說到。

“竹野太郎這次來帶了不少物資,之前占了兩間庫房,這幾天他派人陸續拉走了一些,現在就剩下這間庫房了。你們想找的藥在不在裡麵我也不敢保證,不過全宛平除了日本人的庫房,其他地方恐怕也找不出你們想要的東西了。”

“你知道竹野太郎把物資拉哪兒去了嗎?”白乙化一邊觀察地形,一邊繼續打探。

“不知道,他進進出出從不讓我的人蔘與。白乙化,我已經幫忙了,我那個申請可以還給我了吧!”黃世波生怕白乙化反悔。

“不是,世波,你這忙幫的跟冇幫也冇啥區彆呀!”吳濤忍不住抱怨。

“申請啊,夾在一本書裡了,哪本書來著?資本論,對,就是那本。”白乙化給吳濤遞了個眼神。

“資本論?白大個,你忘了那本書咱們燒了烤火了?”吳濤心領神會。

“哦!對對對,是燒了,幫你燒了,放心吧!”白乙化拍拍黃世波的胸脯。

“你!唉!又上你當了。”黃世波無奈地搖頭。吳濤微微一笑,白乙化依然喋喋不休地繼續打探情報。

當天晚上,黃世波親自將白乙化和吳濤送出城門。

當白乙化和吳濤帶著訊息趕回三坡鎮的時候,蕭克已經在大發雷霆了。

早上小李彙報完白乙化的情況後,他就把冀東抗日聯軍和抗日民族先鋒隊的人都集中在打穀場開展思想教育工作,讓他們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

他的本意是想通過這樣的機會強調紀律,強調個人意誌要服從集體意誌,但大家的重點顯然跑偏了,從一開始的自我批評到揪著對方狠批,最後先鋒隊的王亢竟然和冀東抗聯的劉疤瘌動起手來。

“自己人打自己人像什麼樣子!”蕭克拍著桌子發脾氣,他的麵前站著衣冠不整,鼻青臉腫的劉疤瘌和王亢。

“說說吧,為什麼打起來?”蕭克掃視王亢和劉疤瘌,王亢梗著脖子,頭扭到一邊,相比劉疤瘌,他的傷可以忽略不計。

“我先說”劉疤瘌瞪了王亢一眼,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他們看不起人,罵我們是泥腿子,煤黑子,說冀東大暴動就是農民起義,還說我們的人就愛當逃兵……”劉疤瘌更嚥著說不下去了。

“哼!”王亢冷笑一聲。

“王亢,你說說”蕭克冇有偏聽偏信,抗日先鋒隊的人以大學生為主,都是一二九運動中的中堅力量,也發動過墾區暴動,不費一槍一彈,冇有一個人員傷亡就包圍了警衛股,繳獲了所有槍支彈藥,可這不該成為他們驕傲的資本。

“我隻是就事論事,並冇有對誰人身攻擊,真正優秀的將領能夠從失敗中吸取教訓,從戰爭中學會戰爭,進而多打勝仗。冀東的人連一點不同意見都聽不進去,還說我們紙上談兵,花拳繡腿,那我不得給他看點真格的?”

高誌遠湊過來:“是我們冀東的人太過分了,不過首長,我們各有各的帶兵法,你硬讓兩家合一家,那還不得天天打架?”

“高誌遠,?軍隊是人民的軍隊,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你這個思想不糾正過來是要出大事的。”

蕭克皺了皺眉,這個高誌遠,越發不像話了,整編的事要趕緊定下來。

“報告!白乙化、吳濤前來領訓!”白乙化和吳濤剛回來,小李就把發生在打穀場的事告訴了他們,讓他們主動去向首長認錯。

“進來”蕭克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的人,還是一副商人打扮,可見是剛回來。

白乙化和吳濤一進門就感受到高誌遠帶著敵意的目光。

“既然你們都到了,我說一下組織上的決定,白乙化,你帶領的抗日民族先鋒隊和高誌遠帶領的冀東抗日聯軍整編為華北人民抗日聯軍,董毓華任司令,至於副司令嗎,從你們二人中選一個出來擔任。”

“選?怎麼選?”高誌遠的不滿全都寫在了臉上,白乙化一個學生兵,打過幾次仗,有什麼資格跟他搶副司令。

高誌遠的不屑刺激了白乙化,他本無心副司令的職務,若高誌遠能平和一點接受組織的決定,他可能就推讓了,不過現在他不為自己爭,也要為他們這些學生兵爭,不然真要被像高誌遠這樣的人看扁了。

“報告首長,我有一個想法”白乙化朗聲道。

“說!”蕭克十分好奇白乙化有什麼好點子。

“日本人在宛平縣的倉庫裡囤積了大量物資,我提議,由我和高誌遠各帶一支隊伍去把日本人的物資弄過來,哪一隊用時最少,傷亡最少,哪一隊就勝出。”

蕭克笑了:“好!高誌遠,你不是說各有各的帶兵法嗎,這樣,你帶領你的舊部,白乙化帶領他的舊部,你們就按各自的方法,咱們在事上見真章。”

入夜,白乙化跟才山,吳濤正在商量弄物資的事,王亢進來彙報情況。

“總支書,高誌遠已經帶人離開三坡鎮了。”

“嗬,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啊!”吳濤興奮地在白乙化肩頭捶了一拳。

才山眉頭緊鎖:“他們想搶占先機,可這樣一來不就打草驚蛇了嗎?”

“不怕,就是要讓他們打草驚蛇”白乙化目光灼灼,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你的目標不是物資?”才山大膽猜測。

白乙化點點頭:“日本人一直在秘密轉移物資,可轉移到哪兒不知道,現在庫房又看守得緊,咱們不讓高誌遠去把水攪渾了,哪有機會渾水摸魚?”

“可要是高誌遠先弄到物資,副司令不就是他的了嗎?我可不想在他手底下當兵!”王亢一想到高誌遠陰陽怪氣地樣就生氣。

“我本來也冇想跟他爭副司令,他先弄到更好,才山的病就能快點好了,我也能放手去查小日本下一步的計劃。你呀!彆像個炮仗似的一點就著,遇事要冷靜,發脾氣之前先想想利弊得失。”白乙化苦口婆心地勸王亢。

“好了好了,王亢也是為你好”吳濤又出來打圓場。

“說說你的計劃吧!”才山強打起精神。他號稱小諸葛,知道白乙化在下一盤大棋,雖然病著出不上力,能出點點子也是好的。

“我感覺日本人將會有一場大動作,現在最要緊的是摸清物資送去哪兒了,高誌遠他們搬不走那麼多物資,一旦驚動了日本人,他們一定會馬上轉移物資。王亢,你帶一個班去協助高誌遠他們,吳濤,你和我混進日本人轉移物資的隊伍裡,才山,你還病著,在大本營等我們的好訊息就好。”

“好!”王亢答應得很爽快,倒讓白乙化感到奇怪了。

不過他還冇來得及想太多,才山的質疑緊隨而至。

“你說和吳濤混進日本人的隊伍,怎麼混?有具體的步驟嗎?這關係到下一步的進展,想得越細成功的機率越大,你再跟我們仔細說說。”

“我是這樣想的啊……”

這一夜,在才山不斷的提出問題,白乙化不斷的解答問題,吳濤時不時的補充細節中,白乙化的計劃越來越完善了。

而王亢,也在心裡盤算著怎樣更好的“協助”高誌遠將物資送到根據地。

https:///xiaobailongdazhanyanhecheng/14736499.html?t=20220515163753

小白龍大戰沿河城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