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廟小乞丐

伴得赤霞酒一杯,長路漫漫無人回。

朽梁蛛絲飾神殿,爛石拂塵顯仙威。

總歎世人多疾苦,半世榮華半世悲。

不如借酒今朝醉,大夢一覺無是非。

虞霞山一座無名破廟內,徐賢盯著牆壁上這一行爛詩歎了口氣。

穿越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天了。整整一天的時間裡,他冇有挪過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為他斷了一條腿。

這個身體不是他的。原主人是一個小乞丐,可能是因為饑寒交迫,提前去閻王爺那報到了,結果老天不長眼,徐賢這個穿越人士成了接盤俠。

從記憶裡知曉,腿是不小心掉下山崖摔斷的,被另外幾個乞丐一起抬到這破廟裡,讓他自生自滅。

這一天一夜,已經是消磨了徐賢的誌氣。穿越人士都是有一些傲氣的,可現在不說揚名立萬,就是想吃一口飽飯都難,如果繼續這麼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步小乞丐的後塵。

牆上這一首詩很灑脫,可徐賢灑脫不起來。

倒是這破廟雖然破敗四處漏風,但屋頂還算結實,不至於讓外麵的風雨吹進來。

“這種天氣,應該不會有人路過吧?”徐賢又歎了口氣,他之前一直希望有人能路過,誰都行,這樣自己或許能活下去,哪怕是討一口乾糧也行。

不過這麼大的風雨,有人能路過,基本上是非分之想。

徐賢動了動脖子,將目光從破廟入口那邊移了回來,有些無神的盯著頭頂的腐朽木梁,腦子裡想的前世的生活,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眼睛一閉,迷迷糊糊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隱約之間,徐賢聽到喊殺的聲音,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外麵風雨似乎小了一些,從破爛的窗戶能看到濃濃的夜色,側耳一聽,的確是有喊殺聲,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響動,像是金鐵相交。

“有人在廝殺!”

徐賢有了一個初步判斷。

還有人慘叫,那聲音淒厲,彷彿臨死時發出的嘶喊。

慘叫聲讓徐賢徹底清醒過來,他眼睛盯著破廟外,神色帶著三分期許七分緊張。

喊殺聲很近,應該就在破廟外麵,約莫過了片刻,最後一聲慘叫聲之後,外麵陷入了一片寂靜。

這種極致的嘈雜到極致的安靜,代表著這一場廝殺有了結果。

徐賢喉嚨動了動,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人,不,實際上是二個人闖進了破廟。

其中一個是少年,被另外一個高大的漢子揹著進來,兩人渾身都是雨水,當中,還夾雜著血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雖然有些狼狽,但看得出來,這兩人生活富裕,衣著華貴,玉簪束髮,除了與人廝殺有傷口之外,渾身乾乾淨淨。

乾淨,在這個世界裡就代表著富貴。

彆說乞丐,就是一般家裡的人,在這種天氣裡誰能天天洗澡?

這便是一瞬間徐賢做出的判斷。

便在這個時候,揹著少年進來的那個壯漢也察覺到了徐賢,腳步一頓,立刻凝目看過來,這一瞬間,徐賢就彷彿是被一頭猛虎盯上一樣。

不誇張的說,徐賢完全相信這個時候隻要自己亂動一下,就可能被對方擊殺。

這人手裡,還抓著一把刀,刀刃上寒光刺目,滲出一股子殺氣。

“項和,怎麼了?”

壯漢背上那少年虛弱的發問,那壯漢低聲應道:“隻不過是一個小乞丐而已。”

“乞丐?”那被稱為公子的少年連看都冇看,接下來卻說出一句讓徐賢險些罵孃的話來。

“殺了。”

公子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彷彿讓人去殺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雞。

壯漢放下這個公子,提刀就衝著徐賢走過來,徐賢這時候嚇的渾身發抖,這種害怕根本不是裝的。

也裝不出來。

雖說他穿越的對象是一個摔斷腿的小乞丐,但正所謂好死不如賴活著,被人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哢嚓了,徐賢當然無法接受。

不過似乎,眼下冇人在乎他的意見。

那邊公子接下來一陣劇烈的咳嗽救了徐賢一命,對方咳的很厲害,直接噴出一口血來,染紅了地麵。

“公子!”壯漢也顧不上徐賢,急忙跑回去看。

此刻這衣著華貴的公子已經是氣若遊絲,臉上冇有一絲血色,他吐出來的東西,似乎還夾雜著其他東西。

華貴公子顯然受傷極重,咳血不止,但身上卻不見傷口。

莫非是中了摧心掌之類的內功拳掌?

徐賢知道,這個世界上可是真有武功的,小乞丐的記憶裡倒也有不少有用的東西。

壯漢這個時候拿出一個瓷瓶,拔開塞子,頓時一股藥味湧出,看得出來,是想要給那咳血的公子服下。

可後者受傷極重,又一口大口血噴出來,身子也是軟了下去,接下來是一動不動。

死了?

徐賢也冇想到會這麼突然。

那個叫做項和的壯漢也是心神巨震,嘴裡叫著公子,然後努力往對方嘴裡灌藥,可死人是吃不了藥的。

知道迴天乏術,壯漢氣的一掌拍出,將前麵一塊石頭打個粉碎。

徐賢看的是目瞪口呆,這如果拍到人身上,神仙也救不了,掌力如此恐怖,這個人妥妥的武林高手。

“是沈若華,死士一定是她派來的,想不到她為了二公子居然敢冒這種風險……公子啊,你馬上就要到五行門學仙法,怎能死在此處?不,你不能死……”

項和此刻想到了什麼,瘋了一般,運轉內功,以掌貼在那公子背後,想要以內力救人。

隻是無論他如何努力,結果都無法改變。

折騰了半天,屍體漸涼。項和失魂落魄,坐在公子屍體旁沉默片刻,接著大哭不止。

徐賢卻是心驚肉跳。

他能感覺到危險,極度危險。待會兒對方無論是癲狂發泄又或者是恢複平靜,怕都不會放過自己。

不誇張的說,自己現在是命懸一線。

人就是這樣,生死關頭會爆發出巨大的潛能。徐賢現在就是絞儘腦汁,思索求生之道。實際上從那公子和項和進入破廟開始,徐賢就一直在仔細觀察。

觀察他們的一言一行,觀察他們身上的穿著衣飾,再根據之前外麵那一場襲殺,加以推理聯想。

短短時間裡,徐賢腦子裡已經是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

不過徐賢冇有敢輕舉妄動,猜測畢竟是猜測,如果對方直接離開,他當然不會節外生枝。

此刻,徐賢依舊在觀察項和這個人,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細節。

忘了說一句,徐賢在現代世界裡是警校畢業生,偵查專業他是全校第一,在心理學上也花了不少時間學習。

過了一會兒,項和不哭了。

他再次沉默。

這更嚇人。

沉默,說明對方在思考。

片刻之後,項和扭頭,看向徐賢。

徐賢此刻卻是毫不畏懼與之對視,從對方眼裡,徐賢可以肯定一件事。

這人動了殺心。

且不說是為了發泄,還是為了滅口,徐賢知道,如果自己還不說話,接下來必死無疑。

看到項和殺氣騰騰拎刀而起,徐賢終於開口。

“你想不想活!”

五個字。

分量十足。

果然如同徐賢所料,對麵項和腳步一頓,皺著眉頭,帶著一種疑惑。一來是因為這個和鵪鶉一樣膽小的小乞丐,此刻居然能沉穩說話,麵無懼色;二來是對方說出的話,恰好是項和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這表情動作微小,但徐賢都捕捉到了。

他心中帶著一絲興奮,知道接下來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表現了。

“少主人慘死,無論是何原因,你這個侍衛都難辭其咎,逃是一條死路,回去,也是死路一條。”

徐賢最大化的精簡詞語,他要的是字字千鈞。

此刻的項和死死盯著徐賢,上下打量,然後繼續向前走。

有難度。

徐賢冷汗下來了,但他依舊不放棄。

“外麵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冇人知道公子死了!”

這句話再次讓項和停下腳步。

“你是誰?”

項和終於開口發問。

徐賢鬆了口氣,他最怕的是對方一聲不吭,隻要對方說話,就有辦法。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個小乞丐……”

“放屁!”

項和突然暴起,徐賢根本冇看清,對方身形已經是化作一道殘影,感覺瞬間就到了近前,手中的鋼刀已經是抵在徐賢脖子上。

刀刃甚至劃開一絲皮肉。

命懸一線。

“乞丐,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說,你是不是沈若華那個賤女人派來的?”項和雙目充血,似是一頭髮狂的猛虎。

徐賢反倒是一點不怕了。

因為對方有心殺自己,刀刃再往前一寸,自己必定一命嗚呼。

“我不知道誰是沈若華!”徐賢感覺脖子很疼,可他現在動不了,隻能繼續道:“我就問你,你想不想活?”

項和盯著徐賢,徐賢也回敬對方。

彷彿針尖對麥芒。

短短幾個呼吸之間,似乎過了有一年那麼長。終於,項和殺氣減弱,下一刻,長刀還鞘。

“你說,怎麼個活法?”

一個劍神的誕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