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至高領域(完結)

凡塵。

五行劍宗。

自上一次沈瑩跟隨劍道童姥登臨仙界之後,又過去了百年。

這百年時光,對於凡人來說至少過了三代,即便是對修煉宗門,百年時光也是不是短時間,宗門之內的高手,已是層層迭代,換了一波又一波。

就算是宗門高層,也多了很多新麵孔。

謝無憂此刻在閉關的地方修煉。

他早可以修成仙人,隻是想要多守護一下五行劍宗,所以才一直憋著不飛昇。

宗門之內,和謝無憂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

冇有成仙時,都想著刻苦修煉,有朝一日能修成仙人;但真正能成仙時,卻又有些不捨紅塵,畢竟仙界和凡塵完全不同。

經過這兩百多年的積累,如今的五行劍宗已經是一個龐然大物,天下仙門,無人再敢小視和得罪。

即便是和凡塵第一道門禦天宗比,五行劍宗也是絲毫不差。

宗門弟子已有十萬之數。

這在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門外有人傳音:“老宗主,今日便是咱們宗門大比,您可要出席觀看?”

傳音的是六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這些精英弟子輪番在五行劍宗核心區域值守,這也是修行的一種。

畢竟這邊隱居的都是宗門內傳奇一般的人物,若是有機緣能得幾句指點,那可是受益終身的。

謝無憂聽罷,喃喃道:“這麼快,又是一年,當真是時光如梭。”

想了想,開口道:“你且先去,我自行前往便是。”

“是。”

外麵的弟子恭敬離開。

謝無憂起身,邁步而出。

平日裡,謝無憂是不出門的,隻有一些特殊的日子纔會出去。宗門內的宗門大比算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不過他也不是每一次都參加。

也是謝無憂最近有感覺,他可能憋不住了。

最多一年,他就必須要飛昇了。

所以這最後一次的宗門大比,他還是參加一下比較好。

到了外麵,謝無憂也是慢悠悠的走著,路過之處,宗門修士全部停下恭敬行禮。

半路上,謝無憂遇到了二師兄孫培炎。

對方之前受過重傷,此刻修為差了謝無憂許多,成仙無望。

不過孫培炎並不在意此事,用他的話說,能活著已經是賺到了,和當年為保護宗門弟子而犧牲的大師兄周屹比起來,他已經是幸運了。

這兩位,絕對是五行劍宗最頂級,資曆最老的存在。

“二師兄,你蒼老了許多啊。”

謝無憂看著老態龍鐘的孫培炎,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算算壽元,孫培炎怕是也所剩無幾了。

這也正常,修士即便修為再高,不成仙,壽元就難以突破。

倒是孫培炎哈哈一笑:“生死乃是天道定律,蒼老又如何,能親眼看到咱們宗門鼎盛,便是現在讓我去死,我也無憾。”

“二師兄,你莫要瞎說。”謝無憂無奈,隻好不提這個話題。

兩人邊走邊聊,到了宗門大比的地方。

一個巨大的廣場,足以容納數萬人。

參加宗門大比的,都是宗門內最年輕的一代弟子,到了現在,五行門已經傳承到第九代了。

之前謝無憂等人的弟子,也早就成了師祖級的人物。

或在外曆練,或閉關修煉,不過這一次看上去也都來了。

祖長空,韓義,雲娥此刻也是上前行禮。

下麵的眾多年輕弟子一個個氣宇軒昂精神抖擻,畢竟誰能在宗門大比上脫穎而出,是可以得到宗門的終點培養。

以現在五行劍宗的底蘊,如果花功夫要培養一些弟子,這些人必然會一飛沖天。

很快,大比開始。

眾多宗門高層卻都冇有過多關注大比內容,而是各自交談。

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境界,這種初級境界的鬥法比鬥,實在冇什麼可看的。除非是有一些驚世之才誕生,他們纔會注意。

很快,半天過去。

大比也到了最後的環節,十個年輕一輩弟子中的佼佼者站在下麵,這些是宗門大比的前十位,新一代的天驕。

接下來要進行的自然是最後的比試。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穹之上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仙門。

一股仙氣威壓瞬間席捲而下,彷彿一股五行的壓力砸下來。一些修為不高的弟子,當下是險些栽倒在地。

“好強的仙氣威壓。”

“不止是仙氣,還有劍意。”

五行劍宗修的就是劍道,對劍意更是敏感。

再看頭頂雲端那巨大的仙門,居然通體都是由無數利劍組成,充滿著一種獨特的肅殺和銳氣。

“好霸道的仙門。”

謝無憂也是禁不住讚歎一聲。

但問題也來了。

這是仙界哪位大仙降臨了?

在場的眾多修士當中,也有不少親眼見過之前降臨五行門的幾種仙門,可以說,這些仙門當中,當屬眼前這個最為宏偉霸氣,威壓也是最強。

即便是曾經那個巨大的星辰仙門也不及這個。

五行劍宗眾多修士立刻是向上而去。

“這是什麼?”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這是仙門,連同凡塵和仙界的通道,將來若是有朝一日修煉成仙,便是要登天推開仙門才能進入仙界。”

“原來如此,那這是哪位仙人降臨了?”

下麵不少弟子也是開了眼界,此刻禁不住竊竊私語。

下一刻,從仙門當中走出兩人。

其中一個是沈瑩。

另外一個,自然是徐閒。

此刻徐閒背後有劍道之環,看上去已和昔日凡塵中的他截然不同,但即便如此,還是第一時間被認了出來。

“徐師弟!”

雲娥大叫一聲。

“雲娥不可亂叫。”沈瑩嚇了一跳,立刻開口阻止。

徐閒倒是無所謂,他衝著沈瑩擺了擺手:“無妨。”

話雖這麼說,但徐閒心裡也清楚,他和雲娥師姐已經很難回到從前那般在忘憂峰上的日子。

現在回想起來,徐閒也是禁不住有些懷念過去的時光。

雲娥被沈瑩嗬止,自然有些不解,倒是謝無憂等人眼睛一亮,看出了端倪。

此刻的徐閒身上,有一種縹緲無形的力量,似乎已經完全超越了身旁沈瑩這個仙人,像是達到了更高一層的境界。

彷彿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毀天滅地。

隻是這種境界太過高深玄妙,謝無憂也隻能看出一丁點東西。

“五行劍宗眾修士,速來拜見劍道之主。”

沈瑩知道規矩不能廢,尤其達到徐閒這種和仙道之主一樣的存在,更不能亂了禮數。

不然,何以立規矩?

將來劍道的崛起和發展已經是必然,而且徐閒已經是仙界聖人一般的存在,對其絲毫不敬,都有可能遭受天道懲罰。

這話不是沈瑩自己說的,而是童姥等人告誡她的。

而且是再三告誡,就怕沈瑩忽略。

便是徐閒,也同樣得了告誡,隻不過徐閒自己也明白,自己今非昔比。此番回來,也隻是為了見見眾多故人,了卻一下心願。

將來徐閒上到更高的層次,怕是再難見到這些麵孔。

隻是如果因為身份而有了隔閡,也非徐閒本意。

對於這件事,徐閒有他的法子。

就見他掐了個劍訣,瞬間億萬劍影飛起,遮天蔽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

此法,可遮擋天道窺視。

這也是冇法子的事情,徐閒可不想被自己的師尊拜見心裡。

“師尊。”

徐閒此刻走下雲端,衝著謝無憂行禮。

謝無憂抬頭看了一眼那恐怖的巨大屏障,知曉徐閒的本事,已經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了。

“道主。”

謝無憂主動上前,將徐閒攔住,然後躬身一禮。

徐閒明白,自己可以遮擋天道,但這裡這麼多眼睛,也不可失了道主的威嚴。

師徒二人數百年冇見,此刻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五行劍宗眾多弟子此番也是漲了眼界。

“那人便是徐師祖?”

“彆亂說,那是劍道之主。”

“如今劍道已與巫、仙、佛三道並肩,從此咱們劍道可獨成一派,豈不是說將來大有可為。”

眾弟子心中自然是激動無比,看向徐閒也是帶著崇拜。

徐閒接下來在五行劍宗待了三日。

這已經是極限。

因為徐閒能感覺出來,自己的力量與日俱增,他已經不能繼續待在凡塵。

否則,凡塵之地,可能就此崩潰。

到時候就不隻是生靈塗炭那麼簡單了。

自然這三日,徐閒與師尊暢談,與故人敘舊,為宗門弟子講道。

如此,心願已了。

“師尊,我觀你早已能成仙,這劍道仙門便留給你了。”徐閒臨行之時說了一句。

事實上,這一次能踏入仙界的,又何止是謝無憂一個,五行劍宗至少有三五位可以登臨仙界。

五行劍宗如此鼎盛,徐閒心中甚慰。

徐閒此刻抬頭望天,就見凡塵之上是仙界,仙界之上有九天,九天再上過淩霄,纔有至高之界。

一步踏出,眨眼之間徐閒已經是跨越凡塵仙界,九天淩霄,上到至高之界。

此處有幾人似是等候多時,皆是衝著徐閒點頭微笑。

正是巫、仙、佛三道之主。

三人各自坐著星辰寶座,旁邊有一處寶座空著,徐閒心中會意,與三人點頭,這才坐在那寶座之上。

向下看,可見諸天萬界,便是仙界金仙之流,在他眼中,如今也不過螻蟻。

一個劍神的誕生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