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是徐行,我想哭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房間裡是一排排的貨架,上麵琳琅滿目,各色貨物擺放其上,讓徐行眼花繚亂。

萬掌櫃帶著徐行來到一排丹爐麵前,指著一混身赤紅的丹爐介紹道:“徐公子,你看這南明離火爐可合你眼緣?”

“此丹爐,出自鑄造大師北投子之手,采用蒼梧界南部,魔楚與妖齊交界處的凰獄火山岩鑄造而成,配備五品域陣《熾焱》,操作簡便,控火一流,可煉製一至五品的丹藥,是中低品丹師的上上之選。”

“嗯,挺好的,挺好的。”

徐行微笑點頭,看了眼旁邊標註的價格:八百八十八萬靈元。

“看來徐公子對此不滿意?那徐公子看這個!”

萬掌櫃指著另一丹爐,隻見這丹爐與大多泛紅的丹爐不同,竟帶著淡淡的藍色。

“一般的丹爐所用之材都為火屬,但此爐卻反其道而行之,采用冰淵海底深處的寒螭冰脈為主材鑄造而成,配備六品法陣《三昧》,利用水火相濟之道,能使所煉之丹的品質上一個台階。”

“能夠煉製一品到六品的丹藥,有一定的可能煉製出七品丹藥!怎麼樣,徐公子,這冰淵寒螭爐可喜歡?”

“嗯,挺好的,挺好的...”

徐行嘴角扯動,笑容僵硬。

隻因這冰淵寒螭爐的價格:五千五百萬靈元。

“哦?還不滿意?那徐公子請看這個...”

萬掌櫃繼續給徐行介紹,丹爐品質越來越好,價格卻越來越誇張。

是徐行連看都不敢看的價格。

徐行站在貨架之前,如坐鍼氈,每每想出言打斷萬掌櫃,可都被萬掌櫃興致高昂地介紹給反打斷施法,繼續給徐行介紹這貨架上的丹爐。

徐行想哭。

看來今天不買一個,不僅辜負了萬掌櫃的熱情,還很有可能走不出這通萬商會。

“咳!”

徐行重重的咳嗽一聲,暴力施法,終於將萬掌櫃打斷。

“是這樣的,萬掌櫃,我現在不過丹師初學者,買丹爐也隻是為了練手,這些丹爐用在我手,實在是糟蹋。所以不知這裡可有適合新手用的丹爐?”

徐行快速將自己的請求說出,以免萬掌櫃再介紹下去。

萬掌櫃咂摸下嘴,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說道:“原來是這樣,抱歉抱歉,講得太過儘興。如果是練手的話,我推薦這款三品丹爐赤銅,造型古樸莊嚴,配備三品域陣《赤焰》,操作極為便捷,消耗靈氣很少,非常適合新手。”

萬掌櫃指著貨架下方的一微微泛紅的丹爐介紹道。

徐行看了眼價格,二十萬靈元。

還好,還好。

徐行鬆了口氣,總算不是動不動就幾百萬靈元的丹爐了。

“那行,我就要這個了!”

徐行趕緊說道,那樣子好像自己纔是賣家,深怕對方反悔一樣。

萬掌櫃眯著眼,手指撚動著嘴角的鬍鬚,滿臉笑意。

...

徐行左手拎著赤銅,右手拎著一包藥材,跨出通萬商會的大門,揮手告彆熱情的萬掌櫃,一轉身,臉上虛假的笑容徹底消失。

我真傻,真的。

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一步呢?

我隻是想來賣點材料,然後購買一個價值五萬的最普通的丹爐,最後怎麼會變成自己倒欠通萬商會十一萬靈元呢?

徐行的那些材料價值八萬多,自然不夠二十萬購買赤銅。

不過萬掌櫃說看在龐寬的麵子上,

(adsbygoogle=window.adsbygoogle||[]).push({});

可以讓徐行先欠著,日後結算就行。

最後說湊個整,煉丹冇有藥材怎麼行?又賒給了徐行一包藥材,湊到十一萬。

隻不過是倒欠十一萬。

靈犀的小愛心突然在徐行眼前跳動,有訊息傳來。

徐行打開靈犀,是龐寬。

【昨晚忘記說了,萬掌櫃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特彆會推銷,再加上你是我推薦過去的,他一定會更加賣力的向你兜售,你可要忍住,彆亂買東西啊。】

徐行一臉木然,回了個(微笑)(微笑)。

我是徐行,我想哭。

...

其實十多萬靈元的欠債倒還好,徐行有點金手,運氣不差的話,幾天就能還清,況且徐行手裡還有一顆仙晶。

仙晶的價格,徐行剛纔亦打聽了一下,最低品質的仙晶,三百萬靈元一顆,且有價無市。

所以對於十多萬的欠債,徐行並未太過放在心上。

真正讓他想哭的是,自己又被坑了的這件事情。

徐行真懷疑,是龐寬和萬掌櫃合計搞了個仙人跳讓自己往裡鑽。

“以後,麵對龐寬和萬掌櫃,一定要多留一個心眼兒,不,兩個心眼兒!”

徐行走在街上,暗暗告誡自己。

他的肩旁突然被拍了一下,一道清脆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您好,打擾一下,請問您知道烏蛟墓園怎麼走麼?”

伴隨著聲音,一股熟悉的淡淡馨香傳入徐行的鼻端。

聞著這熟悉的香味,徐行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那張價值一室一廳的美麗臉龐。

徐行猛地轉身,大聲喝道:“你還敢...”

出現在徐行麵前的是一張清秀的臉龐,穿著一身淺白長裙,肌膚雪白,看上去十七八歲的模樣,頗為文靜。

但絕不是徐行腦海中浮現的那張臉,也冇有那顆讓徐行盪漾的淚痣。

小姑娘似乎被徐行的動作嚇到,雙手交叉護在胸前,向後退了半步。

“你還敢...趕巧了,我正好要往烏蛟山墓園那邊走,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給你帶路。”

徐行發現自己認錯人,急中生智,話頭一轉,麵帶微笑的說道。

就是這笑容轉換有點生硬,對麵的小姑娘一臉怕怕的表情望著徐行。

徐行乾咳一聲,努力使自己的表情自然,說道:“我說話可能有點口音,你不要介意啊...我在海嶺DC區那邊工作,東城門出去不遠便是烏蛟墓園,所以我是真要往那邊走。“

小姑娘歪著頭想了想,隨後用那雙純淨的眼睛盯著徐行說道:“那你可以給我帶下路嗎?我...我有些不認路。”

徐行想著烏蛟墓園雖然在城外,但離DC區並冇太遠,加上剛纔自己的唐突確實有些嚇到了小姑娘,於是點了點頭。

“太好了,謝謝你,我叫徐櫻,你叫我小徐或者小櫻都可以。”

看來小姑娘確實不太認路,見徐行答應給她帶路,拉著徐行的手,滿臉笑意地自我介紹道。

“這麼有緣,冇想到還是本家呢...”

徐行輕笑一聲,也冇在意對方的動作,領著徐櫻朝烏蛟墓園走去。UU看書www.uukanshu.unix文學

“是挺有緣的。”

徐櫻跟在徐行後麵,嘴角露出淺淺的微笑。

街邊茶樓,一長相普通的黑衣人,望著街頭離開的兩人,眼神瞬間淩厲,將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擱,輕輕一晃,已是消失不見。

烏蛟墓園位於烏蛟山腳下的一片空地,是海嶺城最大的一片墓園所在,綠植如蓋,寧靜幽深,修葺得相當不錯,許多海嶺城的達官顯貴,都會選擇烏蛟墓園作為自己死後的埋身之地。

徐行領著徐櫻先是搭乘飛艇到達東城門,隨後出城,大概走了十多分鐘,便到達烏蛟墓園。

“好了,前麵就是烏蛟墓園了,我就帶你到這裡了。”

徐行指著烏家墓園的大門,對徐櫻說道。

“嗯,謝謝你,徐行。我先去拜祭故人了,期待又一次見麵。”

徐櫻一臉可愛的笑容,對著徐行眨了眨眼,隨後揮揮手,朝著墓園走去。

徐行見狀,望著徐櫻高挑的背影,輕笑地搖了搖頭,準備回去工作。

可走在路上,徐行回味過來不對勁。

徐櫻怎麼知道自己全名?

徐行記得自己隻說了跟她是本家,並未告訴對方全名。

還有,徐櫻為什麼說期待又一次下麵?難道我和她之前見過?

想到那熟悉的淡淡馨香,那莫名熟悉的背影...

一種不好的預感再次出現心頭。

徐行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貼身藏好的仙晶。

整個人突然呆若蠢雞。

我是徐行,我想哭。

仙晶,又不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