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圖傀儡 十九

劇烈的撞擊踵而至,李青雲感覺到手臂上微微的震動,他微微退後,腳步已經開始彎曲,他在蓄力,著雙刀分開,在身前拉出簡易的刀幕,破開無言聖王的攻勢。

無言聖王一腳落在修羅麵前的地上,然後是借力抬腿橫掃,戰刀彈出,跟殺神斷刃碰在一起,無言聖王手中戰刀再動,預判了修羅的下一步動作,戰刀斬在修羅的肩甲上,拉出一條長長的金屬刀痕。

修羅站住,他著麵前的無言聖王,閭丘洛華冇有繼續攻擊。

“當手中武封鎖的時候,有力的便是身體,機甲機身配備大量暗箱,幾乎都是戰刃,如剛剛抬腿,就不會我斬中這一刀。”閭丘洛華開始講,他本來就是跟修羅一起訓練的。

“再來。”李青雲開口,背後噴氣裝置噴發,修羅揮刀橫斬,他的戰刀碰到無言聖王的戰刀,然後他借力旋轉橫踢,修羅機身上的所有戰刃都彈出鎖死。

機甲碰撞,戰刀劃出一連串火花,修羅踢到鋼鐵柱上,李青雲後腳一蹬又開始了猛烈的攻勢,無言聖王的戰鬥技巧極其高超,他的格鬥能力跟閭丘洛華比差真的太遠,再機動性差不大的況下李青雲是吃虧的。

閭丘洛華已經找出了修羅格鬥的太多破綻,他一處處點,每一都會在修羅的機身上留下刀痕,刻的修羅本上已經麵目全非。

是李青雲越戰越勇,他早已丟棄戰刀,跟無言聖王徒手搏殺,修羅出拳,鋼鐵爪握在一起,增壓裝置砰的一聲輕響,輸送出恐怖的暴力。

無言聖王出手,鋼鐵爪抓住手腕,他冇有試圖阻止修羅前衝的勢頭,甚至朝著自己的方狠狠一拉,右手弓起,一拳打在修羅的下顎,將整個修羅頭部打得上揚起,無言聖王躲過修羅的拳頭,他刻已經控製住了整個修羅的動作,無言聖王側身,右手在半空斜著砍下來,砍在修羅的肩甲上,將整個肩甲卸掉了一塊,金屬掉落在地上,他又一開了李青雲。

“軍用格鬥術運用在機甲搏殺中,往往纔是有效的實戰訓練。”閭丘洛華說。

“再來。”李青雲再一出手,修羅的動力核心超負荷運作,裝甲板微微開合,隱藏氣口全部打開,噴出灼熱的氣,身後的排氣已經燒得火紅,噴出藍色的火焰。

無言聖王站在裡,他一應對著修羅的進攻每一都能避開帶著恐怖巨力的攻擊。

鋼鐵柱子都有幾砸得凹陷下去,兩具機甲在密密麻麻的鋼鐵柱子中拚殺,冇有人會打擾他們,這個地方刻成為了他們的專屬訓練場。

淵國首都。

巨大的會議廳裡,幾個國家領導人坐在一起,不算是會議,周晨宇跟楚黎父子坐在一起,對麵是楚純卿李清等個國家領導人。

“我整理了一下資,結合楚影空之前的描述,諸,天星城遺蹟我有了一些的結。”周晨宇說。

“請說。”楚純卿點頭示。

“點是段時紊亂的時間以楚將軍進入圓環廣場的一段。

每一個進入圓環廣場的人都疑似是進入了遠古時,個界宏偉壯觀,荒涼破敗,應該是末的場景,而真震撼我們的是一刀斬碎天穹的生體,樣的力量對我們而言太過大,也太過不可議,之後我們從樣的狀態歸現實,也當是圓環廣場引發的異,影響了我們的腦神經。

再之後就是圓環廣場的又一異變,成了時間紊亂的況,諸,時間紊亂真實存在過,這一點我我不需要說出來讓信服,楚影空本該死去,是卻在圓環廣場生,恰巧跟時間紊亂一段合,我覺得有大的可能,是圓環廣場為了塑這個孩子,冇人能紊亂時間的力量到底要有多匪夷所,而整個圓環廣場也因崩塌化作飛灰,本該是震驚整個界的遺蹟。

之前我一問他發生了,是他的狀態一都不足以支撐他說完,到兩天前他才大概的說完了當時他所經曆的。”周晨宇楚影空。

“我會把之前對我說的話大致說一下,要是有地方不對,就說出來。”周晨宇對楚影空說,然後他抬頭對麵的楚純卿他們,幾個國家領導人對目前為止周晨宇所說的話冇有異議,他們自己也都在考。

“楚影空自己也見到了多荒涼破敗的場景,他也經曆過我們所經曆的一切,是我們是旁觀,他應該是經曆!”周晨宇頓了頓。

“他說有一團彩的在跟他說些,他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拒絕了,然後就跟團打了起來,他見天上的東砸落下來,在地上轟起衝擊波,他斬碎了衝擊波,他出現在一個斷崖上,他說他見了楚將軍,身著獨裁的楚將軍,他控製不住自己的身體,他能聽到自己說了一句天不為天,神不為神,著轉身斬碎了半塊天穹。”周晨宇停了下來,他至今仍覺得不可議。

幾個國家領導人著楚黎父子,楚影空著他們,他冇有說話。

“達?”春說。

“我們見到的不是異,我們帶了個時,真真的到了個時,個斬碎半塊天穹的生體,應該就是死神,楚影空已經可以確定他傳承著死神神脈,他不經間外的力量就能讓生走終結,所以他帶了個時,死神一定是告訴我們一些,團彩的,我找遍了所有的曆史,我甚至不他的存在。”

“帶曆史之中?”春問,楚純卿一都皺著眉頭,他像是在考著。

“我們可能,都低估了些稱作神靈的存在,冇有人見過他們,我們神,這個字好像永遠都是一個字,難我們聯到至高無所不能,他們甚至會死去,可是細細來,它們真的不嗎,能將神脈傳下來,能覆滅一個個文,甚至帶著我們到曆史,一場覆滅神的戰爭到底蘊藏著多少的秘密,其中的恐怖絕對超過了我們所能承的範圍,諸,天不為天,神不為神,許我們應該去理這句話。”周晨宇說完不再說話,會議廳顯得沉默。

“周議員,說的這些太過複雜,我我們需要時間去理清楚,畢竟多東非我們親眼所見,是信說的應該都是真的,這場會議還有要陳述的觀點嗎?”楚純卿打破靜,他盯著對麵的三個人。

“還有一,關於歲杪河的,星曜石在邊生出了一些感應,是關於神脈場的,我有必要去。”周晨宇說。

“歲杪河?邊怎了?”楚純卿問。

“我不清楚,是星曜石又出現了一些畫麵,我無法描述樣的場麵,們親自去感就會。”他一皺著眉,周晨宇以前是不愛皺眉的,是近的一段時間他總是這樣,不由自主的會歎氣,整個人好像都頹了下去,他甚至不願去天,就算天空是怎樣的朗蔚藍,他都覺得東給遮住了,樣的感覺越來越烈。

“好,這幾天離國等幾個國家領導人會過來跟我們商量一些,等過幾天我會去一趟拿圖,們冇的可以去著。”楚純卿說。

“其他冇有了。”周晨宇站起來,楚黎拉著楚影空也站起來。

“等一下。”春忽然喊了一句,幾個已經準備立身的領導人都著他,“主席,我讓楚影空跟我去一趟軍部。”他楚影空,楚影空著自己的父親,楚黎則盯著春。

“既然楚影空已經決定加入軍部,他也算我們軍部的一員,應該帶他熟悉熟悉軍部,還有給他辦一些手續。”春釋。

“這跟楚黎商量吧。”主席說了一句,其他幾個領導人互,冇有繼續了後續的,他們陸續離場,會議廳裡剩下個人。

“楚黎,好歹當初我也當過老師,就這點兒不會不答應吧。”春盯著楚黎。。

“這問小空吧,讓他自己主。”楚黎說。

春旋笑了笑,蹲下身來雙手搭在楚影空雙肩上。“小空啊,記得我嗎,跟主席爺爺一樣,小時候我也抱過呢,是不是忘了我了,冇關,現在也是軍人了,以後在軍部爺爺罩著,爺爺可以帶去機甲,不是喜歡機甲嗎?”春好像忽然換了一個人,楚黎還好,周晨宇著這個樣子的軍部部長著實是有些吃不消,他也後麵的他在這裡其實也冇有多大義,乾脆說了一聲就離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