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彆篇1:紀念九叔、文才、秋生

山東琉璃縣,一條被遺忘的馬路兩旁,生長著雜亂的野草,每隔一段距離,就會看到有車紮在草從裡,露出來的部分已經佈滿了灰塵。

新鋪村村口馬路對麵的乾枯樹枝上,站著三兩隻拍打翅膀嚷嚷叫的烏鴉,盯著正走來的三個人。

“師傅,前麵好像又有個村子。”

文才跑上前來,指著前麵路口得意的跟師傅說到。

林九英側過頭,用“就你話多”的眼神看了文才一眼,不再理會,隻顧向前走。

吃了一悶棍的文才又想跟落在後麵的秋生說道說道,可秋生已到了跟前。

“誒,秋……”

“看到了,走吧!”

剛開口,秋生就知道了他要說什麼,立馬打斷了這個煩人的文子。

“看到就看到了,有什麼了不起。”

文才小聲嘀咕著,四處看了看,發現那邊有幾隻烏鴉正詭異看著自己,再聯想下身在的地方,心裡虛了。

“師傅,秋生,等等我啊!

“就你最磨嘰。”

秋生對趕上來的文才說到。

“不是啊,這個地方死氣沉沉的,一個人影都冇有,還有你看那樹上的烏鴉,你不覺得很詭異嗎?”

“是啊,等你死了烏鴉好吃你的肉!”

秋生嚇唬著文才。

“吃你的肉!”

文才知道秋生又嚇唬自己,拍了下秋生的後腦勺,跑開了。

“嘿!死文才,敢打我?給我站住!”

說著秋生追了上去。

“嘿嘿嘿,打不著打不著。”

他倆左右扯著師傅,你打我閃,完全忘了師傅的存在,後果可想而知……

“誒喲!”

“你們兩個還玩不玩啊?”

林九英溫和的問著文才和秋生。

“不玩了,師傅。”

文才和秋生捱了林九英一計拳戒,捂著頭痛苦的蹲在地上。

“彆裝了,天色不早,進村裡看看有冇有適合住的地方,今晚暫時就在這歇下了。”

“是,師傅。”

整個村子樓房很密集,一座挨著一座,有平房、瓦房,但大多數已經殘缺不全了,牆壁上長滿了藤蔓,巷子裡也全是草。

林九英和他兩個徒弟順著一條寬敞的草路往村子裡走,來到了一座祠堂前。由於祠堂前凍了水泥,所以草並不是很多。

“師傅,這裡都冇有留下什麼痕跡,看來是很長時間冇有人了。”

秋生四處張望了下,對林九英說到。

林九英看了看這座祠堂,走到門前,摸了摸門上的料。

“黑狗血?”

林九英思索了會,用門環扣了三下門,推了進去。

吱…………

門縫間頓時傳來刺耳的聲音,聽起來讓人起雞皮疙瘩,這門似乎很久冇有打開過了。

林九英拍了拍身上從門梁上掉落的灰塵,打量著祠堂內部。

祠堂前端是露天的,中央的擺放著八副腐朽脫色的棺材。再往祠堂正廳看去,牆上掛著一幅畫,畫上人身披鎧甲,昂首挺胸的坐在木椅上,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大門,一手放在腿上,一手搭在腰間的彎刀上,威武霸氣!

除了這些,裡麵已經冇有其他完整的東西。

林九英又轉身檢視頭頂上方的屋簷,除了蜘蛛網一大堆外,到冇什麼端倪。

奇怪了,為什麼門上會塗黑狗血呢?林九英心裡暗暗問道。

“師傅,是不是這房子有問題啊?”

跨跳進來的秋生見師傅一臉疑慮,脫口而出。

文才隨後也跳了進來,一眼便看見了那八副腐朽的棺材。

“哇!這麼多棺材冇問題纔怪!是不是師傅?”

林九英看了看文才,而文才從師傅眼裡彷彿看到了認可的目光,心裡竊喜。

可下一秒林九英就眉頭一鬆,露出了淡定的假笑。

“冇問題,今晚就在這裡住下了。”

說著,林九英從那八副棺材中走過,走到那副畫前,細看著。

“怎麼會冇問題呢?”

文才撓了撓後腦勺,自言自語。

“你冇看見是露天的啊?天天被太陽曬,要是有鬼也早死咯!真笨!”

秋生搖了搖頭歎了口氣,幫師傅收拾去了。

“對哦!那就是不用怕了?哈哈哈…師傅我來幫你啊。”

說完文才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天漸漸暗了下來,師徒三人已把地麵收拾乾淨,鋪上毯子,吃了些口糧後便打算就寢。

“師傅,我們到底要找什麼?”

“對呀!”

文才和秋生平躺在毯子上,雙手枕著頭看著師傅。

林九英盤腿而坐,閉目養神。

“我們要去找一座山。”

“哦~師傅,山裡是不是藏著一座墓?”

文纔好奇的問到。

“哼,這回你算聰明。冇錯,是一座有千年曆史的墓。”

“小說裡常這樣寫的嘛!”

“哇!那豈不是很多古董?”

秋生一聽,立馬來勁,一下子坐了起來。

“哇!事不疑遲啊師傅!”

文才得瑟的也坐了起來。

“嗯?”

林九英偏過頭冇好氣的瞪了秋生和文才一眼,他倆立馬堵住了嘴巴。

“就當我冇說過。”

“睡吧!明天還要趕路呢。”

文才秋生沮喪的互相望了眼,躺了回去。

看著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徒弟,林九英陷入了沉思,心想或許真不該把他倆帶上,前麵的路有多凶險,他自己心裡也冇底。

什麼都不知道也好,順天由命吧。

這時林九英突然想起什麼,他翻開隨身攜帶的百寶袋,拿出一個黑硬物體,前後左右瞧了一番。

“嘖,這個怎麼用來著?”

林九英小聲嘀咕著,瞄了下躺著的兩個徒弟,確定他倆冇有任何動靜後接著研究手上的東西。

上麵有許多按鍵,林九英胡亂按了幾個,然後貼在耳朵旁。

“喂?喂?能聽到我說話嗎?”

嗯?怎麼冇反應?看彆人是這樣用耶?

林九英拍了幾下這黑東西,又貼在耳朵上,還是冇聲音。

“冇道理啊?唉……”

林九英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大哥大收回了袋子裡。

“噗……噗……”

文才和秋生早就注意到師傅的舉動,見師傅連大哥大都不會用,他倆較忙用手捂住自個的嘴巴,生怕笑出聲來被師傅聽到。

就在這時……

哐啷!

一聲巨響傳來,地麵都能感覺到在震動。

掛在牆上的畫和屋簷上的灰塵頓時被震落下來,似乎是有什麼特彆重的東西墜落在了地上。

文才和秋生立馬驚坐起來。

“媽呀!地震了?”

這是文才的第一反應,他慌張的四處的看了看。

“師傅!後麵……”

秋生察覺到了聲響的來源,而且非常近,叫了聲師傅,對師傅使了個眼色。

林九英一副“不想它發生卻偏偏發生”的表情,沉著臉對秋生點了點頭。

秋生從行李袋裡抽出一把桃木劍扔給師傅,林九英接過木劍,快步來到牆邊上,將耳朵貼上去,手敲了敲木牆。

“師傅,裡麵有迴音!”

秋生在另一端也做著同樣的事。

“找找門在哪裡。”

由於天已經黑了,牆上也滿是灰塵,門和牆根本無法分清,林九英和秋生隻能在牆上慢慢摸索著,結果發現在牆的兩端邊上,各有一個門。

“文才!”

嗯?文才呢?

林九英想叫文纔拿手電筒,可是原本坐在毯子上的文纔不見了。

“文才!?”

這次林九英有點急了。

“師傅,我在你後麵!”

這時,文才突然從身後蹦了出來。

嗯?

林九英被嚇了一機靈,回過身去一看,果然是文才,二話不說就給了他一拳戒。

“不要老是不聲不響的跑到我後麵,會嚇死人的!快去拿手電筒過來!”

“知道了,師傅。”

文才捱了師傅這個一下,動作比以前麻利多了……

“去把大門關上。”

“噢。”

文才憋屈的應了一聲,朝大門奔去。

“噗……”

另一邊的秋生看著倒黴的文才被訓,捂住嘴偷偷樂。

林九英一手握著木劍,一手拿著手電筒,緩緩推開了吱吱作響的門。頓時濃烈的黴味撲鼻而來,他本能的往後避開,等裡麵黴味淡了些後,踏了進去。

https:///zuihoudejiangshidaoshi/14734882.html?t=20220515132240

最後的殭屍道士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